滿清也實行槍械管制?隱藏在紫光閣功臣像背後的秘密

編者按:近段時間來,「紫光閣地溝油」成為了網絡熱搜的關鍵詞。雖然根據報道,這是某說唱歌手的粉絲購買「紫光閣地溝油」熱搜所導致的鬧劇,但也引發了主流媒體對於「網絡水軍成熟產業鏈」的警惕和批判。但在冷君看來,那些粉絲所暴露出來的貧瘠得可憐的歷史知識常識,竟能把大名鼎鼎的紫光閣當成飯店,這才是最可悲的!因此,今天冷君就來做一點紫光閣的相關歷史科普。

▲九龍壁

想必大家都聽說過「九龍壁」這個詞,但要提到「九龍袋」,很多讀者可能都要在心裡打個問號了。其實這個詞,跟著名的中南海紫光閣有着莫大的關系,具體一點說,是跟著名的「紫光閣功臣像」淵源頗深!

中南海紫光閣,在明清時期是皇家演武的場所。清乾隆年間,為了表達自己的「十全武功」冠絕古今,自稱「十全老人」的乾隆皇帝,仿照唐太宗「凌煙閣二十四功臣」圖,在紫光閣內同樣懸掛功臣像以炫耀武功並以示恩寵。所謂「紫光閣功臣像」,泛指乾隆降旨為諸位在「十全武功」戰役中立下軍功的將領繪制的各式肖像,其形制包括:功臣油畫肖像、手卷小稿、以及功臣肖像立軸。

▲中南海紫光閣

其內容包括:《平定準部回部前五十功臣像》、《平定準部回部後五十功臣像》、《平定兩金川前五十功臣像》、《平定兩金川後五十功臣像》、《平定台灣前二十功臣像》、《平定台灣後三十功臣像》、《平定廓爾喀前十五功臣像》、以及《平定廓爾喀後十五功臣像》。總計應有二百八十幅油畫肖像、八卷手卷小稿、以及二百八十幅肖像立軸,其數量遠超唐「凌煙閣二十四功臣」。

清末,北京城數次被外敵淪陷,存於紫光閣的功臣像大量流散國外。根據現存下來的功臣圖,我們可以看到異常濃厚的乾隆時代風格。由於乾隆皇帝大力提倡清語騎射,功臣圖中的武將多在表現18世紀,滿洲武士區別於本土漢軍、乃至其他主流文明的特色——多使用弓箭及冷兵器,所以我們通常看到的功臣圖中的巴圖魯是下面這樣的。

然而,在這些體現了滿洲武士弓馬冷兵樣樣嫻熟的時代特色功臣圖中,還有幾張不為人知非主流——他們是拿着火繩槍的。這些拿着形狀長短大小不一的火繩槍的功臣們,遠不如滿洲弓箭手們整齊劃一,不過這些長短口徑形制同樣玲瓏滿目的火繩槍,也體現了18世紀清朝軍隊,有別於整齊劃一的弓箭手們,在火槍形制上五花八門的特色。而「九龍袋」就出現在那些火繩槍功臣像上!

▲《四川松藩鎮總兵奮圖禮巴圖魯穆克登阿像軸》,絹本設色,柏林國家博物館民族學博物館舊藏,現下落不明

▲《雲南昭通鎮兵巴克坦布像》,絹本設色,柏林國家博物館亞洲藝術館藏。

▲《領隊大臣山西大同鎮總兵巴爾丹巴圖魯官達色像軸》,絹本設色,柏林國家博物館民族學博物館舊藏,現下落不明

▲《內大臣鄂齊爾像軸》,絹本設色,柏林國家博物館民族學博物館舊藏,現下落不明

現存功臣圖中,有四副功臣圖裝備火繩槍,四圖中有四種不同長短、口徑、銃床形制的火繩槍。除《內大臣鄂齊爾像軸》為小口徑長身管、手槍式握柄銃床火繩槍外,其餘三種火繩槍銃管長度大致在2~3尺,口徑較大,且在腰間配備有被稱為「九龍袋」的奇怪裝備。

那麼到底「九龍袋」為何物?根據清末文人《日本紀游》中,對日本展示清軍武備描述,「其所陳軍械、刀槍、盔甲、旗幟處,置銹蝕鳥槍數杆,破布九龍袋兩個,中插裝火藥小竹簡十數根,俱標識曰中國物。」可見實際上,「九龍袋」就是清代裝置火繩槍定裝火藥藥筒的九格分格腰袋的稱謂!

▲清本《練兵實記》為9格包,或為九龍袋翻刻

▲朝鮮倭亂後翻刻《紀效新書》腰帶格數為15格

其實功臣圖中九龍袋的佩戴方式,與明代一脈相承。《領隊大臣山西大同鎮總兵巴爾丹巴圖魯官達色像軸》中可以看到,九格藥包中有九根裝藥竹管,約為明代火繩槍兵腰袋裝管數的60%,16~17世紀歐洲火繩槍兵「十二使徒」彈藥帶的72%。

而「九龍袋」之所以不為外人所知,其實主要是因為清代嚴格的火器管理制度。「其九龍袋一項。系鳥槍隨用要件。自亦官為製造。或操演時給發用之。事後仍須繳回。亦非兵丁等所當家貯之物。」九龍袋為插定裝火藥竹管的腰袋,一般收入庫房之中,士兵日常難得一見,功臣圖中亦可體現清軍軍備存放管理之嚴格。《內大臣鄂齊爾像軸》中,他身為功臣繪像之時,裝備亦然未能領全,未見有定裝藥管的九龍袋,僅有藥鱉一個,無火繩、無鉛子袋、無裝門藥的牛角。

「火藥等項。收貯必須慎重。若散交兵丁。不特伊等房屋狹隘。難以存貯。且恐有散失短少情事。自應存貯公所。嚴密看守。」、「自今歲起、豫領一季火藥鉛彈存貯備用等語。火藥鉛彈。存貯公所。不先豫給兵丁。」、「尋議、火藥鉛彈。領存該旗印房。核數封貯。一遇需用。傳集兵丁。按名散給。」、「八旗漢軍於開操前期計日支領。鉛彈則計數支領。向無餘存。有槍無藥。又無鉛彈。」

清代對火藥武器管理嚴苛程度從上文可見,即便身為清軍的火繩槍兵,日常也是只有一杆空槍,無火藥、無鉛彈、無九龍袋,火繩自然也無。四副功臣圖中均不見鉛子袋,也不見火繩。雖《雲南昭通鎮兵巴克坦布像》中有裝藥示意圖,但是以清軍火藥管理之嚴格,有很大可能僅為空管,做裝藥示意。其中牛角存藥器懸掛在胸前——《雲南昭通鎮兵巴克坦布像》,或紐在扣上——《四川松藩鎮總兵奮圖禮巴圖魯穆克登阿像軸》。火藥藥鱉則掛在九龍袋腰繩上——《領隊大臣山西大同鎮總兵巴爾丹巴圖魯官達色像軸》,或者腰帶上——《內大臣鄂齊爾像軸》。

四副功臣圖中所有火繩槍均無照門準星,其中《內大臣鄂齊爾像軸》中的火繩槍,頗為類似《皇朝禮器圖式》中不加星斗(準星照門)、鑄鐵材質、發射鐵砂的線槍款,其餘三種暫時未能找到相似武器種類。相對於其他功臣圖中完備的弓箭手,火槍手們裝備不齊,武器低劣,口徑繁雜,長短不一。因此,即便乾隆皇帝如何自稱十全又或者大清全盛又或滿洲無敵,畫出十幾倍《凌煙閣二十四功臣》數量的《紫光閣二百八十功臣》,也不能改變其落後世界主流的本質。

本文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梁小天,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