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童年陰影,數它寓意最深

上世紀六十年代,鄧小平於公眾視野,提出一個政治理念:

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

這句話,曾在「文革」期間,被扣上「唯生產力論」的頭銜,遭到眾人批判。

直到改革開放,鄧小平登上《時代》周刊,人們才開始重新理解他的務實精神,才漸漸明白一個真理:

教條主義,是不可取的。

「黑貓白貓」論,不僅成為世界名言,更衍生出一部動畫片。

這部動畫片,在許多人的回憶里,堪稱一個時代的經典。

可與此同時,它也恐怖如斯,成為不少人的童年夢魘。

誰不害怕食猿雕那集?

童年的噩夢

多年以後,我以成人的角度,將它翻出來重看。

沒想到,非但驚悚依舊,反而更細思極恐

很多時候,有些看似簡單的東西,其真相往往比我們想象中,要更復雜、難辨、意義深遠。

好了,賣關子到此為止——

《黑貓警長》

這到底是部怎樣的動畫?

首先,從表面上看,它無疑是具有先鋒性的。

比如第三集,這輛「氣墊摩托」。

夜晚,黑貓警長輕觸按鈕,原本用於陸地的摩托,霎時變成飛毯,把逃犯嚇尿。

有沒有《黑暗騎士》既視感?

再看角色塑造。

每一個角色,乍看起來是動物,實際卻是高度擬人化的。

森林居民們坐着拖拉機,來挖紅土造房子。

先把紅土挖出,放進籃筐,再吊樹上,最後倒入拖拉機內。

這叫科學運輸法。

接着,一個月黑風高的夜,幾隻巨獸影子閃現,把居民嚇得不敢出門。

由於畫面太過陰暗,這裡我就不截圖。

翌日清晨,居民們走出來,發現自己剛建好的紅土房,居然被「啃壞了」。

目睹此事,我們來看看猴子居民的面部表情——

急忙顧左右,在尋不見兇手之後,仰天驚嘆。

就這演技,能不能上《演員的誕生》?

再往後,居民報案,警官們布下天羅地網,要將偷吃紅土的賊抓住。

賊,依然是高度擬人化的。

明朝年間,有一賊人,向王陽明問道:你說人人皆有良知,請問像我這樣的賊,也有嗎?

王陽明答:有,脫掉你的內褲,我就證明給你看。

即使臨危之際,賊人也沒有當眾脫褲。王陽明說:看,這就是你的良知。

正如同,偷吃紅土的河馬,疲於奔命之際,也仍不忘穿上掉了的褲子,以致延誤戰機,終被逮捕。

河馬,為什麼要偷吃紅土?

在今天這個營養過剩的年代,我們已經很難與「偷吃」這個字眼產生共情。

因此,要想弄明白一些問題,我們就需要換位思考,去分析文藝作品的創作年代。

「文革」時期,制度為資源公有化,糧食按照人口和勞動力七三分。

也就是說:無論是否幹活,都能分到七。干再多的活,也就多得三。

勞動缺乏動力。久而久之,就使一些人養成了不思進取、懶惰成性、好吃等死的不良習慣。

電影《小武》

而《黑貓警長》開播於1984年,時值改革開放初期,同時也是「83嚴打」(《小武》的背景年代)的第二年。

那時,文革雖已結束,中國社會卻陷入另一種動盪。

似乎一瞬間,「七三分」制度被打破了,私人貿易開放了。極端的平等變為極端的自由,使太多人感到無所適從。

賈樟柯的電影里,小武渾渾噩噩,看不到未來,極度的迷茫使他產生一個信念:「偷一天活一天,活一天算一天」。

《黑貓警長》里的河馬則說——

我就是要吃現成飯

少花力氣

這句台詞,透露出作者對「文革餘孽」的抵觸情緒。

在我看來,《黑貓警長》不僅構思源於政治名言,其故事本身也有太多暗喻。

比如:

森林公安的警服,顯然與「二戰」時期的德國黨衛軍頗為相似。

黑貓警長手持的「魯格槍」,同時也是納粹的最愛。

我當然知道:

《黑貓警長》的導演,戴鐵郎曾說過,自己描畫軍裝時,詢問了小朋友的意見和喜好。

但這並不能改變,他最終採用法西斯形象的事實。

如果說軍裝和槍械只是為了美感,那下面的圖,怎麼解釋?——

黑貓警長常使用的手勢,頗像「德意志禮」

這也只是例子之一。

在重溫過程中,我看到黑貓警長,多次做出與納粹相仿的舉動與情緒。

請看黑貓警長與《大獨裁者》里,卓別林模仿希特勒演講的對比——

這或許,就是它令我們童年恐懼的真實原因。

這可能也是為什麼,它當年在第五集的結尾,打上「請看下集」後,卻再沒了音信。

戴鐵郎原話——

那天我被叫去人事處

他們遞給我一張退休證

說我年齡到了,該退了

醒過神來後,我一句話沒說

拿了退休證轉身就走

前面說過,《黑貓警長》里的所有動物,都是高度擬人化的。

而它的故事,則以反諷的方式,刻畫了一個法制不健全,且反烏托邦的,人吃人的社會。

黑貓警長,是正義使者,同時也是獨裁者。

他一個人,集執法、審訊、判決於一身,嚴格把控森林居民的某些權利。

深夜不定期巡邏,偷看居民窗戶,全然無視隱私。

噯,你知道這個領頭的,是誰嗎?

啊!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黑貓警長!

第一集裡,搬倉鼠走投無路時,把人質綁到樹上,以威脅警方。

黑貓警長的做法,居然是不顧威脅,開槍射擊。

相似的情節,第二集裡再次重現——

警方來到犯罪分子巢穴,與食猴鷹鏖戰。突然,一名白貓警官,被食猴鷹擄走。

黑貓警長是怎麼做的?

他仍然下令開槍,實施無差別攻擊,險些打死自己的同僚。

由此可見,黑貓警長為了抓捕罪犯,可以全然不顧別人的死活。

換句話說:他只要功績,不在乎人命。

豆瓣上,很多人表示第二集裡,這個情節使他們產生童年恐懼——

食猴鷹叼走大量動物,把他們關在巢穴里,然後將一隻猴子……吃了!

原來,法國恐怖片《生吃》那一套,我們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玩過。

然而,最可怕的,遠不僅於此。

從動物學角度講:

食猴鷹,本就以猴子為食,是生態食物鏈中很自然的一環。

再加上,食猴鷹的身份是反派,因此他即便做出變態行徑,我們其實還是能勉強接受的。

我們真正難以接受,卻容易在潛意識裡忽略的,實際上是正派警長的變態行徑。

暴力執法,只是其一。

下面說說,《黑貓警長》至關重要的第四集。

與往常一樣,所有角色都是高度擬人化

尤其兩位主角:螳螂夫婦

螳螂夫婦偶然相遇,忽然蝗蟲家族湧來。螳螂夫婦二話不說,直接拔刀與之激戰。

說是激戰,其實是屠殺。

整場戰鬥中,螳螂夫婦先用長刀,砍斷蝗蟲的匕首,再砍斷蝗蟲的胳膊腿,大面積實施肢解與屠殺。

其暴力、血腥程度,比食猴鷹有過之而無不及。

沒錯,蝗蟲的確危害了農業,可也罪不至此吧?

這就好比,83年一男性,僅僅偷看女生洗澡,結果卻被判「流氓罪」處以死刑?

然而,面對這樣慘無人道的屠殺,黑貓警長又是怎麼做的?

只見他發射燃燒彈,將僅剩的蝗蟲化作屍灰,隨後露出悚人的笑容。

哈哈

這是最好的肥料啦!

片中,無論猴子還是蝗蟲,都是同樣高度擬人化的,除了形體之外沒任何區別。

可為什麼,吃猴子就是犯罪,屠殺蝗蟲卻是「維護正義」?

如果說,殺蝗蟲是為了遵循自然法則。

那麼,食猴鷹吃猴子,不也是在遵循食物鏈、遵循自然法則嗎?

森林居民必須遵循的「自然法則」,到底是由誰來決定的?

這是《黑貓警長》向我們提出的問題。

或許你們還沒忘記,螳螂先生髮出的那聲慘叫。

一天,警局突然接到來電:

螳螂先生,死了。

死狀近似於蝗蟲,全身被高度肢解。

黑貓警長展開屍檢,發現上面有鋸齒印。

再經過電腦搜索、比對,黑貓警長終於揭開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螳螂先生被螳螂姑娘,也就是自己的老婆生吃了。

而這,也是《黑貓警長》最恐怖的一幕,沒有之一。

為什麼?

螳螂先生被吃前,請來現代化樂隊,舉行了隆重婚禮。喜帖發出,鞭炮響起,森林居民紛紛前來隨禮。

坦白說,單論這一幕的音樂和美學成就,我認為堪稱中國動畫近四十年來的一座高峰。

然而,如果從編劇角度講:

超長的婚禮,足以使我們與螳螂先生產生人物共情,並讓我們感受到動畫片的現實性與真實性。

因此,螳螂先生被螳螂姑娘吃,實際上就是真正的人吃人

對這個情節,動畫片是這樣解釋的——

螳螂姑娘吃掉丈夫,是為了給自己補充營養,如此才能多多繁殖「能吃害蟲」的螳螂寶寶。

為了我們能生下更多能「吃害蟲」的後代

就非這樣做不可

非這樣做不可嗎?

有人說,《黑貓警長》只是一部簡單的科普動畫,這個情節只是向孩子科普螳螂的行為罷了。

可是根據現實資料統計,雌螳螂吃掉雄螳螂的概率,不超過5%。

即使吃了,也絕不是因為什麼缺乏營養,而是一種愚蠢的無意識行為。

換句話說:螳螂姑娘根本沒意識到,吃丈夫是一種罪惡的行為。就像槍斃「流氓分子」的劊子手,還以為是自己為革命後代掃除了障礙。

最最可怕的,是黑貓警長,居然「尊重」這種吃人的行為——

新娘吃新郎是螳螂繁殖後代的傳統方法

我們尊重他們的傳統

現在我宣布,對螳螂姑娘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希望螳螂姑娘多繁殖一些「吃害蟲」的螳螂小寶寶

三兩句話,就把一件殺人案草率收尾,並將極其惡劣的犯罪行徑,轉化為「群眾喜聞樂見」的主旋律新聞報道。

真正的罪惡,往往在這樣的社會裡孕育而生。

最後再說一點——

《黑貓警長》誠然優秀。

但出於一個人類的角度,我並不希望再看到這樣的作品誕生。

正如同,雨果的作品誠然偉大,但恐怕沒人願意回到《悲慘世界》吧。

1997年,中共召開十五大。

眾人高舉鄧小平理論,堅決反對人治,並首次提出「依法治國」的先進理念。

時至今日,我們遵循並貫徹這一理念,已使中國成為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國家之一。

我希望有朝一日,《黑貓警長》所描寫的黑暗,能被深埋在歷史長河中,並永去不返。

想重溫《黑貓警長》的,B站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