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板橋的艷遇,堪稱茶史上的風流佳話

清代「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名燮,字克柔,號板橋,他的「難得糊塗」世人皆知,其詩、書、畫時稱「三絕」。然而這鄭板橋有一段因茶詞的姻緣卻少有人知。

鄭板橋喜歡品茗,頗懂茶道,過着「茅屋一間,新篁數竿,雪白紙窗,微浸綠色。此時獨坐其中,一盞雨前茶,一方端硯石,一張宣州紙,幾筆折枝花」的恬淡怡然生活,從茶中品味出空靈淡泊、洗脫塵埃的人生境界,也為他的創作提供了良好的境界。

(一組鄭板橋的經典竹子)

鄭板橋先後為官十二年,目睹官場污濁,深感厭惡,毅然辭官,以賣畫寫字為生,茶成了他的一大痴好,也因為茶,他有一段極富傳奇色彩的茶緣,定親的聘禮便是一首吟茶的《西江月》。

(一)春遊艷遇

話說雍正十三年春,鄭板橋到揚州春遊,尋訪北郊大虹橋外的玉勾斜宮女墳。到了玉勾斜,口渴思茶,但見不遠處一座黃土築牆的草屋,屋外翠竹掩映,院中一株杏花盛開,花團錦簇,鄭板橋信步踱到門前,輕叩柴扉,逕入賞花,並投語呼之:「請問有人嗎?」

只見一位老婆婆從內而出,招呼板橋在小廳堂落坐。

板橋環視這簡約干淨的小廳堂,牆壁上掛着的書法作品,竟然是自己的詩詞,便問:「敢問這位大媽,你可認識鄭板橋?」

老婆婆答曰:「久聞板橋先生的大名,卻不曾識過!」

板橋笑着說:「不才便是鄭板橋。」

老婆婆聞言又驚又喜,對着裡屋喊了起來:「小五子,小五子,快出來,你所仰慕的鄭板橋先生來啦!」

過了一會,方見一位青春煥發、美麗嬌好的盛妝少女翩翩而出,走上前拜見鄭板橋,並對鄭板橋說:「久慕先生大名,尤喜歡讀先生的詩詞,故抄寫出來貼於廳堂,聽說先生近有《道情》十首,能否親書賜妾呢?」

鄭板橋見這被稱之為「小五子」的姑娘端莊秀麗,舉止嫻雅,又愛好詩文,心想難得在這荒郊之所遇上知音少女,愛戀之情油然而生。自然立即允諾,取過隨身攜帶的書囊,拿出松江蜜色花箋、湖州筆、端州硯,這位五姑娘欣喜若狂、心花怒放,綰起翠袖,露出玉腕,用纖纖玉手為板橋磨墨。

鄭板橋收心靜氣,提筆揮毫,一氣把十首《道情》寫完,尚覺意猶未盡,乘興又題了一首《西江月》贈五姑娘:

微雨曉風被歇,紗窗旭日才溫。繡幃香夢半朦朧,窗外鸚哥未醒。

蟹眼茶聲靜悄,蝦須簾影輕明。梅花老去杏花勻,夜夜胭脂怯冷。

(二)相約佳期

鄭板橋寫的是眼前景眼前事眼前人,五姑娘得詞,捧讀再三。她冰雪聰明,恰是情竇初開,為這情意綿綿的「茶詞」羞得桃花初染,紅霞臉生,低頭偷視,脈脈傳情。當她母親喚她備飯,款待板橋,並說要敬鄭先生三杯水酒,以表謝意和敬慕之情,才回過神來。

有佳人傳情,板橋春心浮動,也不推辭。

吃飯時,板橋了解到這戶人家姓饒,男主人已經去世,養有五位如花似玉的女兒,四朵金花已經名花有主,惟有這最小的五姑娘待字閨中,侍候老母。五姑娘芳齡十七,幼好詩文,獨愛板橋作品,對板橋人品更是崇拜。

五姑娘的母親早就在一旁窺見二人你有情我有意,覺得機不可失,開門見山地說:「聽說先生喪偶未娶,如蒙先生不棄,何不納小女為箕帚之妾,以遂了小女愛慕先生的心願!」

板橋聽了感動不已,但一想自己已經四十二歲了,功名未就,家中清貧,便無不歉意地推辭道:「大媽美意感人,但吾一介寒士,哪敢納此麗人。」

五姑娘母親又說:「我母女不求榮華富貴,只要能為老身養老送終就行了。」

真情實意,令板橋怎能不動心,便承諾:「今年是乙卯年,明年是丙辰年,逢辰年大考,後年是丁巳年,如果能考中進士,我一定來迎娶五姑娘,但不知五姑娘能否等?」

母女聞之,異口同聲回答:「能。」

就這樣,鄭板橋游祭宮女墳倒祭得一位活生生、俊俏俏、知書達理的小嬌妻來。

(二)高中進士

愛情能激發人的最大潛能,板橋的艷遇,更增加了他尋求功名的欲望。在封建時代,讀書人的成就功名唯有參加科舉考試,年近「知天命」的鄭板橋,發憤苦讀,第二年,考上進士,名列二甲進士第八十八名,並且在京城等待朝廷的任命,然而,朝中有人好當官,朝中無人眼望穿。

乾隆元年五月初三,皇帝發布任命詔書,共任命了一百四十六位新科進士,而卻沒有鄭板橋。他不甘心,便留在京城四處活動,不惜走後門,調動一切關系,在等待中,他誤了與饒五娘定下的兩年後迎娶的婚約,這一誤差點失去了五姑娘。

此時饒家母女生活日漸貧困,生活窘迫,度日如年,值錢的金銀首飾都典當盡了,連宅旁的五畝園地也賣給別人。

有一富商見五姑娘美麗動人,願出七百兩銀子買五姑娘為小妾,他三番五次登門求親,施以小恩小惠,饒母心動了,而五姑娘堅辭不從,並對來人說:「我已經與鄭先生訂親,如果背棄定是不義,七百兩銀子總會花完的。我深信鄭先生會來娶我,請你們死了這條心。」並且對母親說:「鄭先生是真君子,一定不會違約,再等一年。」

江西蓼州人程羽宸路過真州,在江上一家茶樓看到一幅書法,寫了一幅對聯:「山光撲面因朝雨,江水回頭為晚潮。」落款是「板橋鄭燮題」,積羽宸大為驚異如此獨創一體的書法,世間罕少,忙尋問板橋何許人也?

茶樓主人告訴他 :「等你到了揚州一打聽,便會知道一切。」

程羽宸便趕往揚州,得知鄭板橋是揚州無人不曉的詩書畫名家,急切想見一見。細一打聽方知鄭板橋因舉進士尚在京城,又聽說了五姑娘拒絕富商求婚,決絕等鄭板橋的感人故事,大為感動,這位古道熱腸的程羽宸,敬慕之情頓生,立即拿出五百兩銀子以鄭板橋的名義送給饒家母女,以解燃眉之急。

(三)終成眷屬

待鄭板橋返回揚州,二人相見,情同手足,成為知己,此時板橋45歲,程羽宸60餘歲,板橋以兄事之。程羽宸又出資五百兩銀子,為板橋和五姑娘完婚,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

婚後二人情趣相投,情愛彌篤。對於五姑娘的紅袖添香,相伴讀書習畫的幸福時光,板橋賦詩曰:

樓上佳人架上書,燭光微冷月來初。

偷開繡帳看雲鬢,擘斷牙簽拂蠹魚。

謝傅青山為院落,隋家芳草入園蔬。

思鄉懷古兼傷暮,江雨江花爾自如。

夜深了,板橋讀書睏倦了,擲開書筆,躡手躡腳走到五姑娘床前,悄悄撩開繡帳,細細端詳她那雲鬢橫枕、玉臂擁衾的美姿媚態,心都醉了……

板橋這段姻緣,堪稱茶史上的風流佳話。

【作者簡介】陳二虎,筆名紅葉,蒙古族中的契丹人。翁牛特旗作家協會副秘書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