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替跑廈門馬拉松猝死,索賠128萬駁回後二審開庭

文|AI財經社實習生 楊佩雯

編|梁夜

2018年的廈門馬拉松剛落下帷幕,2016年發生的馬拉松替跑者猝死舊案再次對簿公堂。

1月12日上午9點半,國內第一起馬拉松替跑者猝死索賠案在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進行二審,隨後法官宣布擇日宣判。

替跑猝死,家屬索賠128萬元

2016年12月,廈門文廣體育有限公司承辦了國際半程馬拉松賽事,參賽選手吳某在終點附近暈倒,經賽事醫療點醫護人員臨時救護後,被送往海滄醫院救治,後因搶救無效死亡。經主辦方調查發現,吳某並沒有報名參加比賽,而是通過第三方尤某獲得了李某的號碼布參賽。

2017年1月,死者吳某的妻子梁女士將賽事的主辦方和轉讓號碼布的李某告上了法庭,要求賠償包括喪葬費、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等在內共計128萬元。

原告的代理律師黎永綠律師告訴AI財經社,參加比賽的男性與女性所佩戴的號碼布顏色不同,身為男性的吳某佩戴紅色的女性號碼布,順利通過檢錄並跑完全程,中途沒有遇到任何工作人員的阻攔。這實際上是賽事舉辦方怠於履行組織方監管責任的表現。

值得一提的是,吳某並不認識轉讓號碼布的李某,而是通過其同事尤某獲得了參賽的號碼布。死者的妻子放棄了追究尤某的民事權利,只將號碼布的原擁有者李某與賽事主辦方告上法庭。

同年9月,該案於海滄區人民法院開庭,法院駁回了原告128萬元的賠償訴訟請求,並表示吳某此前參加過"泰寧環大金湖世界華人馬拉松賽"並順利完成,理應了解馬拉松賽事的相關規程。因此,吳某使用他人號碼布參賽的行為屬於自甘風險。

在一審的判決中,法院主張兩被告都有過錯,但無須對吳某的死亡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原告方當庭失聲痛哭,表示不服判決將會上訴。

馬拉松井噴,個案推動賽事規范

在馬拉松賽事井噴發展的今天,該案作為國內第一宗馬拉松賽事替跑者猝死維權案,一直以來備受關注,在網絡上也引起了巨大的爭議。諸如「死哪訛哪」、「何止三方,應該把馬拉松這項運動的創始人告了,還有修馬路的公路局……」此類諷刺的言語占據了爭議中的上風。

針對這些言論,原告代理律師黎永綠律師認為:「非客觀理性的網絡評論不值得關注。許多評論我們看過,有相同的ID號不斷地刷相同的對梁方不利的評論,我們甚至都懷疑是某一方雇的水軍。」

另外,黎永綠律師表示,他本人也參與過多次馬拉松賽事,非常了解目前井噴式馬拉松比賽存在的問題,賽事主辦方片面地追求賽事經濟效益而忽略監管責任是常態。他們希望能得到一個公正適當的判決結果,從而對當前馬拉松賽事的發展起到一個正確積極的引導作用。

黎律師舉例稱,2018年年初的廈門馬拉松的賽事在組織上已經規范了很多,檢錄入場是以刷臉的形式,賽事中也不會再出現佩戴錯誤號碼布跑完全程的事故,替跑越來越難。這實際上就是該案推動的進步。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