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坐出租車,打車的是「孫子」,開車的是「爺」

1月8號晚,西安廣播電視台播出2018年首期電視問政節目《問政時刻》,使長期以來飽受爭議的西安出租車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市民李女士在乘坐出租汽車時不慎將隨身物品落在車上,本想去出租車公司找回丟失物品,誰知卻一次次遭到保安阻攔,連大門都進不去。

有意思的是,當第二天工作人員以記者身份前往時,同樣的問題卻迅速得以解決。由此,西安出租車公司的懶政、不作為、監管不力等問題暴露無遺。然而,西安出租車的問題僅僅是這些嗎?

提到西安的出租車,本地人深惡痛絕,外地人無可奈何。

「拒載加價、繞道拼座、態度惡劣、從不找零」,人們對於西安出租車的日常日吐槽可謂不絕於耳。


多年來,西安出租車的惡名像狗皮膏藥一樣難以甩掉,讓西安這座國際化城市始終抬不起頭。

在某乎上搜索 「西安出租車」,出來的結果竟沒有一個是正面的:

有這樣一種說法,在西安坐出租車,打車的是「孫子」,開車的才是「爺」。

「哇(那裡)人多,不氣(去)!」
「哇都扯(那裡堵車),不氣!」

「額(我)交班,不氣!」

聽到去火車站、鍾樓、大雁塔、大學城,有些出租車司機會一腳油門瀟灑地離去。

機場大巴發車的地方,有出租車司機為了攬客,謊稱大巴不按時發車,甚至在乘客還沒同意的情況下拉扯乘客的行李,強行把乘客拽上車。

西安出租車還曾圍堵寒假送學生去火車站和機場的校車,只因為人家搶了他們的生意。

而有些出租車司機「過人」的宰客能力更是讓人佩服。

有個段子,說一個外地人從火車站打車到鍾樓被宰,原因是司機說路很遠,要經過兩個市。哪兩個市呢?大差市和騾馬市。

出租車司機李師傅說,他們司機內部曾有一個「火車站宰客」比賽,比誰在火車站拉人宰到的錢最多,每個人都樂此不疲。有次一個老外到和平門,十塊錢的路程司機愣是收了老外五百美元,至今沒人打破他的記錄。

如此丑惡的行為,在行業內不以為恥,反而成了日常的談資和笑料,這種對「惡」的習以為常,才真正令人心寒。

我們感受到的,不僅僅是個別從業者的傲慢,而是整個出租車行業深深的惡意。



去年5月鬧得沸沸揚揚的出租車罷工事件,出租車司機本是為了抵制網約車,維護自身利益,而網友的評論卻一邊倒,整個朋友圈都流傳着這樣的段子:

出租車終於罷工了!

全市人民支持你們!

你們就不要開工了!

下雨天不拉!堵車不拉!

不順路不拉!行李多不拉!

交班了不拉!車站打表不拉!

帶小孩不拉!帶寵物不拉!

這回正好!誰都不用拉了!

保持下去!永遠不要拉!

出租車都歇了吧!

我們有滴滴!有快車!有Uber!

有代駕!有公交!有地鐵!

感謝你們歇業!

這回下班不堵車了 ,空氣也好多了,

也沒出租車搶道了。

自認為是弱勢群體的從業者,在維權時居然得不到同情,這本身就很值得從業者反思。

西安出租車的劣行早就被市民所詬病,然而經歷了無數次的曝光和整治,結果仍不盡如人意。

是什麼造成了西安整個出租車行業的亂象?出租車的頑疾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根治?

和全國大部分城市一樣,西安的出租車司機每個月要向出租車公司上交高額的「份子錢」。

份子錢,是出租車司機按月交給出租車管理公司的運營管理費、稅費等眾多費用,也稱承包費。它被認為是出租車司機的主要負擔,也是出租車公司的主要營收收入。

出租車管理處稱,西安市出租車行業 「份子錢」有兩種,一種是司機給出租車承包人交的,每天160—170元不等;一種是出租車承包人給出租車公司交的承包金,目前交的費用是每月4441元錢。

然而,出租車公司收着高額的費用,實現了「旱澇保收」,司機卻連基本的生活都難以保障,每天一睜眼就欠公司幾百塊錢。

出租車司機黃師傅無奈地表示,如果不拼座不拒載,碰上道遠的只能空車回程,一天下來連本都掙不回來。

低收入導致的心理失衡,也因此轉嫁到乘客身上,造成了出租車司機態度惡劣、伺機宰客等不當行為。

在現有的管理體制下,出租車公司掌控了出租車的經營權,獲取壟斷性收益,而司機則淪為被公司剝削的對象。

究其根本,出租車公司和司機的利益失衡,是造成出租車行業亂象的根本原因。

而這種利益失衡,正是當前出租車行業管理體制和運營模式不合理的體現。

對比 「溫州模式」的高度個體化,西安出租車大多屬於公司化經營。在壟斷控制下,使得擁有特許經營權的出租車公司對司機收取高額「份子錢」,造成行業利益分配不均。

過高的費用使得眾多希望加入出租車行業的人望而卻步,只能通過黑車進入市場,大幅度增加了黑車的出現。

另一方面,為保障行業利益,政府會進一步限制出租車數量的增加,使市場上出租車供給不足,再加上高額的「份子錢」大大增加了營運成本,勢必會抬高出租車起步價,損害消費者利益,進而導致乘客數量減少,司機收入下降。

在這種體制下,出租車公司也很容易為取得經營許可權對相關管理部門進行「尋租」,這也為官員腐敗提供了土壤。

正因為現行的出租車行業體制與模式的不完善,逐漸激化了出租車公司、司機、消費者和政府之間的矛盾,使出租車行業亂象愈演愈烈,西安出租車幾乎成為過街老鼠。

近年來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使得很多行業都面臨着重新洗牌和利益變革。

在滴滴打車等網約車興起後,乘客一窩蜂地湧向網約車,氣急敗壞的出租車司機愚蠢地堵路罷工抵制網約車,結果收獲了一片罵聲。

利益鏈最底端的出租車司機成為了眾矢之的,而出租車公司依然優哉游哉地收着高額的「份子錢」。

筆者認為,只有從根本上平衡好利益關係,出租車行業亂象才能得以解決。

在當今的大環境下,沒有人會是永遠的既得利益者。面對瞬息萬變的行業格局,不求改變就是自取滅亡。


為什麼西安留不住人才?

因為人才打不到出租車。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