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間諜眼中的紅色高棉(三)

生於柬埔寨的華人黃時明是中國間諜,前半生就在柬埔寨和南越從事秘密工作,公開的身份是個華僑小商人。他親身經歷了1970年代後半葉那場紅色高棉製造的浩劫,回國之後寫了一部60萬字的紀實著作《逐浪湄河》。在這部書中,他這樣評價紅色高棉領導人:

「他們只是一群滿腦子浸透着極左思想、雙手沾滿着鮮血、以人民為芻狗的狂人。」

作者這是咬牙切齒了。

紅色高棉執政3年8個多月時間里,瘋狂地屠殺自己的同胞、同志。到底他們殺了多少人?現在還沒有準確的數字。保守的說法是,40萬;誇張的說法是,300萬;40萬和300萬,差距太大,但就以最少的40萬來說,那也是遠遠超出正常人的想象,那也是罪無可逭。

有關那場浩劫,另外有一本著作、《活着,我的兒子》,也是一本親歷紀實作品。作者平亞賴是柬埔寨人,用紅色高棉的說法,他應該就是屬於那種所謂的「爛透了的城市人」。1960年,他17歲的時候,曾因為數學成績優異,獲得國家數學獎,頒獎人是西哈努克的母親柯薩瑪王太後。

平亞賴這樣寫道:「紅色高棉的所謂『新社會』就是要刪除所有『舊的』。」刪除,這個詞兒簡直叫人毛骨悚然。刪除不要的文字,電腦上摁一個刪除鍵就OK了;該怎麼刪除不要的人呢?整死。

平亞賴說,他聽到紅色高棉的一個官員解釋:「在新的柬埔寨,我們只需要一百萬人來繼續我們的革命, 剩下的我們都不需要。我們寧可殺死朋友也不讓一個敵人留下來。」

有這樣一組數字,已經無法驗證其真假。在紅色高棉統治時期,除了本民族高棉族大量死亡之外,在柬埔寨的兩萬越南裔幾乎全部死亡,43萬華裔死了21.5萬,1萬老撾裔死了4000人,2萬泰裔死了8000人。

《逐浪湄河》的作者寫道,「我親眼見到一個不懂柬語的華僑,……有一天,不知道出了什麼錯,他突然被綁了起來。氣勢洶洶的鄉幹部們,在全村群眾大會上,宣布他是一個不務正業的二流子,是新社會的蛀蟲,幾個幹部輪流用一把工業用的鐡鉗,把他身上的肉,一塊塊夾了下來。……他滿身鮮血泉涌,倒在地上,高聲哭號,……」

程老漢主持的鳳凰衛視紀錄片《血色黃昏》的第5節:

解說:柬埔寨檔案中心近些年來一直在調查前紅色高棉時期的情況,根據他們的調查顯示,當年的殺戮行為不僅僅是發生在首都金邊的這座監獄裡,而是遍及全國各地。

柬埔寨檔案中心副主任波達拉說:「我們在全國發現了近兩萬個殺人坑,通過對每一個殺人坑死難者的數量進行評估,可以合計出一個大概的數字,而就有研究者由此推算出,全國大約有兩百萬名左右的死難者。」

鳳凰記者在金邊街頭做了幾個隨機采訪。以下是其中的幾個片段。

「那個時期讓我非常地痛苦,因為我的父母、還有我的祖父母告訴我,在波爾布特時期,我的大伯和叔父被人帶走幷處死。而殺害他們,只是為了用他們的屍體去做種榴槤樹的肥料。」

「我的親叔叔,在那時候被殺死了。他們說我叔叔是舊社會的人,他跑到屋頂上藏起來,但還是被人發現,並從屋頂摔到地上,就這樣被殺死了。」

「我的一個哥哥在斯東醫院前面被他們開槍打死.。原因是他白天去工地勞動,晚上收工以後,沒有按時返回村子。」

「在波爾布特時期,我的家人死了有六七個,包括我的表兄弟,還有我的親叔叔。他們是被人打死的,他們被強迫挖坑來活埋自己。」

「我的一個姐夫有一天被他們叫出去,說留着他沒什麼用,殺了也沒什麼損失,可能是因為他當時比較瘦弱吧,不能做多少工作,所以就這樣被帶走殺死了。我想,他們可能做了計劃,村子裡面每一戶人家要殺死多少人,由村長負責篩選哪些人身體比較瘦弱,工作不積極,就把他帶走殺死。」

如果他們所說的都是事實,那樣的柬埔寨還能算是人間嗎?

《逐浪湄河》這樣寫道,「在紅色高棉出現之前,柬埔寨土地上所發生的一切災難,都是外族強加於柬埔寨人民身上的,但誰也想不到,給柬埔寨帶來有史以來最大禍害的,竟然是自己的骨肉同胞。」

這位作者,黃時明先生,對紅色高棉的如此暴行恨之入骨,他乾脆這樣說:「紅色高棉領導層中的那一小撮滅絕人性的極左分子所犯下的罪行真正是罄竹難書,他們所執行的政策,給柬埔寨人民帶來的這一場『世紀浩劫』,不但是高棉民族有史以來空前的毀滅性的大災難,而且也是人類史上最殘暴的罪行之一。」

鳳凰網友問——老程:有一個問題,1975年之前的柬埔寨戰爭期間死了有多少人呢?

在程老漢主持的鳳凰衛視紀錄片《血色黃昏》中,有這樣一段話:

這里有兩組數字。一組,美國學者說,美軍占領柬埔寨5年,90萬柬埔寨人死於美軍和偽軍之手,也有學者說,死亡人數為200萬。另一組,紅色高棉執政期間,保守估計屠殺了40萬人,誇大估計是300萬。

兩組數字,一樣令人發指。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