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原版《勇敢者的游戲》至今仍如此獨一無二?

許多經典喜劇片和兒童片的電影,其內容都深受殘酷現實生活的影響。比如,喜劇大師卓別林,其經典作品《淘金記》的背景設定在一個疾病蔓延,死亡成為常態的世界;《瓦力》是一部可愛的作品,但我們看到可愛溫情的同時也看到一個滿目瘡痍的地球和被禁錮在太空船的生活。

當然,今天要提的片子是《勇敢者的游戲》。至於新作後面也會提及來個新老對比。

1995年上映的原版《勇敢者的游戲》是一部非典型劇情片(動筆之前特意把這個23年前的老片子重看了兩遍)。

艾倫(羅賓·威廉姆斯飾)在 1969 年第一次開啟了這場勇敢者游戲,並意外失蹤。因為艾倫的人間蒸發,間接導致這個游戲26年後再度被開啟,而這也成為整部電影的主線。

艾倫的父親因為兒子失蹤多年,始終「無法得知」事情的真相,最後遺憾而終;而諾拉也「不能理解」為什麼父母過世的茱蒂和彼得會如此輕易進入恐慌症狀。在這一切的混亂當中,沒有人知道《勇敢者的游戲》最深處到底是什麼——最恐怖的其實是「未知」。

個人很喜歡羅賓·威廉姆斯,相信很多人小時候都看過他的《勇敢者的游戲》《飛天法寶》《機器管家》,長大後還看過《死亡詩社》《心靈捕手》,這些陪伴過我們童年和成年的電影至今仍然被當作經典。 

羅賓威廉斯把個角色不平衡感演活了,成功引領着影迷們沉浸到這部作品的喧鬧與混亂。當然,如果只簡單地用「《勇敢者的游戲》的重點就是羅賓威廉斯的表演」一句話帶過這部電影其實未免有點不盡完整。

除了羅賓的好演技,影片本身的內涵也是成就佳片的重要一環。表面上《勇敢者的游戲》是小孩子的大冒險,但如果你看得夠仔細應該不難發現,整部電影透過艾倫(羅賓·威廉姆斯 飾)這個被困在游戲里多年的成人角色,訴說着其中隱含的死亡、失去、道德、時間流逝、甚至罪惡感等非常成人向的話題。這也是《勇敢者的游戲》至今仍獨一無二的原因。

比如,莎拉因為害怕死活不想擲骰子,艾倫以「骰子給我,回家去吧,不玩沒關係」引誘莎拉伸手,在骰子掉下的瞬間艾倫閃開了手。被莎拉判定為「你人太好了」的艾倫則很得意的告誡她這叫[叢林法則]。

艾倫把鞋子放在生產線上導致機器故障,因為自己沒有向老爸坦白,導致無辜的班特利被解僱。在游戲結束時間重回過去後,艾倫選擇了承認自己的這個錯誤。

扯了這麼多,下面說下新上映的續集《勇敢者的游戲:瘋狂叢林》。 

新作與前作之間有着非常重大的差異,從桌遊進化成電玩,對新一代的影迷來說,可能會感興趣甚至有所認同,但某種程度上也是在說電影團隊不需要花費太多心思就可以設計出電影的背景。看着有《奪寶奇兵》或是《秘境探險》電玩游戲的即視感。

缺乏與外部世界的重大關聯,也不太注重勾畫人物細節,《勇敢者的游戲:瘋狂叢林》不管是游戲前還是游戲後,都刻意把尖銳的話題給磨掉了。很明顯《勇敢者的游戲:瘋狂叢林》的定位很明確——動作喜劇。

儘管新舊影片差異較大,也沒有劇情關聯,但兩者在拍攝中都應用了許多相同的元素,而且都在一定程度上試着添加有趣的情節。前作中為數甚多的造景或道具在今天看來依然發揮着很大的效用,讓巨型蜘蛛、食人花、樹藤、洪水、脫韁野獸看起來更加真實。

甚至設計了「范培特」這名從游戲里追捕艾倫到現實世界的角色(事實上他同時也是艾倫的父親),這樣的大膽劇情帶來了很大的效果,尤其歸因於演員喬納森·海德頗具喜劇感的演出。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那個「朱蒂」的小女孩其實是如今演過《蜘蛛俠》三部曲、《夜訪吸血鬼》和《絕代艷後》的克里斯滕·鄧斯特。(我也是重看時才發現,意外不意外~)

而片中飾演艾倫父親和獵人「范培特」的喬納森·海德23年後成了美劇《血族》里的反派老爺爺。

最後收個尾吧,現代的兒童向電影裡已經很少能夠看到像《勇敢者的游戲》里的懊悔、死亡等人性話題,電影的結尾多少沖淡了有點灰暗的電影主題(艾倫與莎拉得以重新改寫歷史)。 

《勇敢者的游戲》代表不僅僅有童年那些不負責任的混亂,也反映了這些事件的反面,並讓我們對從不停下腳步的「時間」以及最終一定會到來的「死亡」有了第一次的深刻感受。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