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桓公被餓死時,為什麼用衣袖蒙臉?原來是去了黃泉愧見一個人

(齊桓公)

(一)齊桓公,春秋五霸之首

《史記•齊太公世家》記載:「冬十月乙亥,齊桓公卒,易牙入,與豎刁因內寵殺群吏,立公子無詭為君。」

齊桓公,無論文治還是武治都為人稱道,開明大度,勵精圖治,唯閒選舉。前後任用管仲,鮑叔牙為相,曾九匡諸侯,創造春秋威風凜凜霸氣局面,是春秋五霸之首。

(管仲)

樹大招風,人在勝利面前常會迷失方向。齊桓公不例外,霸業初定,喜氣洋洋,傲視蒼穹,討好巴結不絕於耳。有人送昂貴的禮物,有人送金錢美女,有人割地求和,有人用三寸不爛之舌甜言蜜語,有一個竟然自行閹割自己,表達自己的忠誠。作為男人閹割的意思代表從此告別男人,也不是女人,不男不女,如何在世上立足?全靠主子賞口飯,給點生活費。齊桓公此等鐵骨錚錚男子,深知男人各種滋味,身邊有人為了讓他高興忘卻了自己,感動,感動,還是感動。

儒家至聖先師早就對君子小人區分過: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辱聖人之言。

一個不顧惜自己身體,用自殘犧牲自己博取別人信任的人,背後藏着不為人知的陰謀詭計。點頭哈腰的後面藏着心機重重的算計,忍氣吞聲的背後是換取大的利益的暫時苟安。

齊桓公那裡明白。他的宰相管仲勸他,他振振有詞,人家連命根都不要,為了我做出這麼多的犧牲,怎懷疑人家的良苦用心。不要胡亂猜疑,你干你的事,我全力支持,他在我身邊伺候我舒舒服服。我們偉大的祖國一日日強盛,都跟着我享受榮華富貴。

(二)豎刁揮刀自宮,取得齊桓公的寵信

豎刁,本是伺候齊桓公寵妃的一名僕人,長到十幾歲,按照宮里規矩,要被趕走離宮。從小耳聞目染宮中奢華,不願意離開,於是狠狠心,咬咬牙,自己閹割自己。

他其它才能並沒有,可聰明伶俐,腦袋瓜子好使,甜言蜜語功夫十分了得,常在齊桓公耳邊說東道西,將齊桓公迷得暈三倒四。

他開口就來,別人說什麼,就接什麼。揣摩人心理極其到位,阿諛奉承之能事無所不及。你說,糖是苦的,他立馬說就是。你說大米是樹上長的,他說曾經在那裡見過。你說鳥有四隻腳,他說就是。為了接近齊桓公,得到信任,不顧性命。當時醫學不發達,敢對自己身體下手,需要多大的狠心決心勇氣殘忍心。

宋理學家邵雍說:「小人無恥,重利輕死,不畏人言人誅,豈顧物議。」人家說什麼都與自己無關,自己想咋就咋,我就是我,流氓無賴無恥小人,我怕誰?

功夫沒白費,齊桓公把豎刁安排在身邊,做了近臣,寵臣,被服務的舒舒服服的齊桓公樂滋滋,美悠悠,對豎刁言聽計從。

豎刁在齊桓公身邊久了,熟悉齊桓公的喜好。一喜美味,奇味,於是介紹易牙,同樣小人之最的奸詐之徒。善烹調,做出的味道別具一格,最稱道的是把自己小兒子烹蒸給齊桓公吃。另一喜好是喜歡女色,豎刁勾結開方,又一位狡詐陰險之徒,千方百計把衛懿公如花似玉的女兒嫁給齊桓公。齊桓公樂開花,把這三個人都放在身邊隨手可見的地位,整日沉浸在美女甜言溫柔鄉中。

管仲多次勸說無用。臨死前,拉着齊桓公的手說:「人情莫過愛其身,不愛其身,豈能愛君乎?一個連自己身體都不愛惜的人,怎麼能忠君忠國,久之必亂。」說完走了。

(三)豎刁 弄權,齊桓公被活活餓死

齊桓公這次怪聽話,趕走豎刁三人,發奮立志,繼續輝煌。任用鮑叔牙為相。好景不長,離開三人,齊桓公睡不好,吃不好,精神萎靡不振,身邊的人採用多種計謀仍然無用。奄奄一息的齊桓公說:「我離開他們三人,命不久矣。」三年之後,豎刁三人重新回國,得到重新重用寵信。他們更囂張跋扈,任意胡行。為了表達誠意,齊桓公把自己的一個兒子過繼給豎刁,改為公子刁。

鮑叔牙極力勸阻,你忘了管相給你說的話了嗎?齊桓公置之不理。

小人如同打不死的小強,一息尚存便野火燒不盡,何況有溫暖的東風吹拂,生長的旺盛茁壯。三人狼狽為奸,為非作歹,把握朝政,丑惡嘴臉在齊桓公後期暴露無遺。齊桓公病重,不給看醫生,不給食物,不讓其他人見面。幽禁在宮中,他們發號施令,任意安排政局。

齊桓公活生生餓死在宮中,死時,用衣袖蒙臉,表示無顏面去見地下早走的管仲。桓公死後,豎刁幾人趕走太子,齊國大亂。一直到67天後,整個寢宮臭氣沖天,蛆蟲滿地爬,才被安葬。堂堂一代霸主,沒有戰死沙場,沒有嘔心瀝血駕鶴西去,被小人餓死,還不得安生。

作為國君,不能不用小人,合理利用既能制衡,也能治理國家,可惜齊桓公沒有這樣的大氣智慧。

小人不能長久,作亂的豎刁等人沒有好下場。齊國亂成一鍋粥,老臣出面化解危機,邀請豎刁商量國事,他意識不到大禍臨頭,興沖沖進宮,走到宮內,被士兵亂槍砍死。第一個有歷史記載的宦官終命喪黃泉。好人不一定有好報,壞人一定會遭到惡報。

【作者簡介】王崇菊,一名鄉村語文老師,喜歡讀書,喜歡寫寫,喜歡將日子記錄,喜歡把每一個值得銘記。工作之於,將散亂的思想整理成文。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