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宴:三國是渣男的時代,他又是渣男中的極品

吾乃昊天|文

《軍師聯盟》這個劇可以說在拚命的洗白司馬懿,但洗得最白的還不是司馬懿,而是其長子司馬師。歷史上殘忍歹毒、連面子文章都懶得做的司馬師,在劇中居然成了一個老實巴交的小受,司馬師殺妻的惡行居然也被安到了司馬昭頭上,這跟歷史嚴重不符。讓我們以司馬師為代表,來看一看三國這個渣男的時代。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

1

司馬懿黑虎掏心

《軍師聯盟》的第二部《虎嘯龍吟》中,曾對曹丕忠心耿耿的司馬懿將逐步黑化,最終成為把魏帝曹芳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權臣。

司馬懿死後,他的兩個兒子司馬師、司馬昭先後掌權,在代魏自立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說起司馬懿的這兩個兒子,大家想必對老二司馬昭更加熟悉,除了因為最終建立西晉、一統天下的司馬炎是他的兒子外,還有「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典故。

平定內亂,攻滅西蜀的業績也給司馬昭的知名度加分不少,身為司馬懿長子和權力繼承人的司馬師反而被相對忽略。

《軍師聯盟》劇照——司馬師

但在真實的歷史上,司馬師無論個人的膽略和智慧,還是在司馬代魏的過程中起到的作用,都在弟弟司馬昭之上,就連司馬昭自己在晚年也不得不承認「此景王之天下也」,甚至因此想立被司馬師收養的次子司馬攸為世子。

建安十三年,大概就在司馬懿響應曹操徵辟,入丞相府為官的同時,他的第一個兒子司馬師呱呱墜地。

有司馬懿這麼個厲害的老爹在,官二代司馬師的少年時光總的來說還算是無憂無慮的,年輕時候的司馬師,經常和後來成為曹爽心腹的何晏、夏侯玄等人一塊談古論今,品評時政。少年司馬師對時局的獨到見解總能博得其他官二代們的一致稱贊,何晏曾評價:

「 

「惟幾也能成天下之務,司馬子元是也。」,

《晉書》中亦稱贊:

「 

「帝雅有風采,沉毅多大略」。

指點江山的激情歲月沒有持續多久,也許是這群公子哥們的誇誇其談讓同樣年輕氣盛的曹叡不勝其煩,甚或是這位手段權謀不遜於乃父的帝王想找理由搞一次政治清洗。

太和四年,曹叡下詔以「浮華不務本道」為由,將何晏、李勝、鄧颺等官員貶黜,此事便是三國曆史上著名的「太和浮華案」。

即使司馬懿正在西線和蜀軍作戰,司馬師也未能倖免,剛過弱冠之年,他就見識了權力的冷酷。

他雖然靠着父親的庇佑躲過一難,可終曹叡一朝,在仕途上都沒有太大的進步。

恰如猛虎臥荒丘,潛伏爪牙忍受

2

曹叡駕崩後,司馬懿與曹爽同受顧命,輔佐年幼的小皇帝曹芳,曹爽在謀臣的建議下,拜司馬懿為太傅,奪其實權,一起被明升暗降的還有司馬懿的親信,三朝元老蔣濟。

劇照中的曹爽與司馬懿

司馬師也升了官,任中護軍,不同於父親的明升暗降,中護軍是禁衛軍的重要官職,負責武官的選拔和監管,三國時代的名將趙雲、周瑜、李嚴、等人都曾經擔任過這一職位。

曹爽肯把這個職務給司馬師,除了是在把司馬懿排擠出權力核心後對司馬氏的政治妥協外,可能也是因為司馬師出眾的才能。

嘉平元年,在曹爽的所作所為成功激起了曹魏元老的普遍反感後,司馬懿卸下偽裝,發動高平陵之變,邁出了篡魏的第一步——

在起事過程中,司馬師成了父親的主要助手,政變前夕,司馬懿告知了司馬師和司馬昭具體行動計劃,並暗中派人觀察他們二人的反應,當夜司馬師如平常無二,司馬昭卻緊張的坐立不安。

舉事當天,司馬師暗中蒙養在各地的三千死士像神兵下凡般迅速聚集,屯兵司馬門,司馬懿親自帶兵搶占了兵器庫,控制了京城的局勢。

三馬同槽

高平陵後,司馬師以功封侯,升任衛將軍,負責京師守衛。嘉平三年,司馬懿病逝,魏國群臣借商代「伊尹既卒,伊陟嗣事」(商開國功臣伊尹死後,其子繼任相位)的古訓,迫使曹芳封司馬師為撫軍大將軍,次年又進封為大將軍,侍中,都督中外軍事,錄尚書事,從父親手中接過魏國的軍政大權。

司馬懿死後不久,孫權也緊隨其後亡故,因為新帝孫亮年幼,太傅諸葛恪(諸葛瑾之子,諸葛亮之侄)受命輔政,掌握吳國實權。司馬師趁吳國新喪南下攻吳,卻失利於東興。引得諸葛恪趁勢率大軍北上。

剛奪權沒幾年的司馬氏面臨嚴重的政治軍事危機,和諸葛亮、諸葛恪不同,司馬師掌權並非受先帝顧命,他繼承的僅僅是父親的權柄,再加上出現了東興戰敗的失誤,其執政的合法性受到極大的質疑和挑戰,畢竟此時朝中忠於曹魏的重臣還大有人在。

危局當前,司馬師行動果斷,先削去了監軍不力的弟弟司馬昭的爵位,以示公正,而對其他將領平調防區,略做震攝,又親自調兵將諸葛恪擊退。

諸葛恪退兵回國後被同為託孤大臣的孫峻誘殺於宴會,東吳朝政陷入內亂,無暇伐魏,司馬氏僥幸度過了東興之敗帶來的執政危機。

嘉平六年二月,不甘心當司馬氏傀儡的曹芳效法漢獻帝,與張緝、李豐、夏侯玄等密謀廢黜司馬師,改立夏侯玄為輔政大臣,因為保密工作沒有做好,計劃被司馬師得知。

此時司馬師執政日久,羽翼已豐,手段愈加老辣,不僅李豐、張緝被滅族,連他昔日的好友兼大舅子夏侯玄,也被夷了三族。少年時代曾經的惺惺相惜終抵不過爭權奪利的冷酷無情。

夏侯玄一黨伏誅後,司馬師廢曹芳為齊王,欲立曹操之子彭城王曹據為帝,在郭太後的堅持下改立曹髦,司馬氏對魏國政權的控制大大加強。

正元二年,鎮東將軍毌丘儉、揚州刺史文欽起兵討伐司馬師,司馬師不顧眼有瘤疾,親率大軍平叛,在司馬師、諸葛誕、鄧艾等將領的指揮下,毌丘儉戰死,文欽逃往東吳,淮南三叛的第二叛順利平息。

司馬師卻在文欽之子文鴦帶兵襲營時受驚過度,眼疾發作,致使眼睛震出眼眶,為了不影響士氣,他強忍劇痛把自己裹在被子裡,在班師回洛陽後不治而亡,享年四十八歲。

渣男時代的極品渣男

3

司馬師的原配夫人夏侯徽

縱觀司馬師一生,執政前少有大志,助父奪權,執政後退吳蜀,平叛亂,提拔人才,鞏固家業,為隨後司馬昭、司馬炎父子的功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在三國後期不失為梟雄。咸熙元年司馬昭封晉王後,追封司馬師為晉景王,司馬炎篡位後,又追封為晉景帝。

需要指出的是,不管在政治上多麼雄才大略,司馬師在感情方面卻和他老爹一樣是不折不扣的渣男一枚。

他與原配夏侯徽琴瑟和諧,一連生育了五個女兒(從生育頻率和年歲相仿來看,應該是有真愛的),在夏侯徽發現了司馬家心有不軌的秘密後,擔心夏侯徽向曹叡告密的司馬師背叛了愛情,毒殺了年僅二十四歲的愛妻。

第二任妻子鎮北將軍吳質(曹丕早年的心腹,曹丕能在和曹植的奪嫡之爭中勝出其實很多都是他的主意)之女也因故被他休棄,改娶了才女蔡文姬的外甥女羊徽瑜。直到死前,他的三個妻子都沒有給他生出兒子來,不得已過繼了司馬昭的兒子司馬攸延續香火,這估計就是對司馬師渣男行徑的報應吧?

當然,司馬師這種薄情寡義的行為,在三國時代絕對不是個例。他的父親司馬懿在這個方面就帶了個壞頭。

晚年的司馬懿專寵愛妾柏夫人,對結髮妻子張春華視而不見,有一次他生病的時候張春華前來探望,被病痛折磨的心煩意亂的司馬懿竟然對妻子惡語相向:「老物可憎,何煩出也!」氣的張春華想絕食自殺,司馬師和司馬昭聞訊,要和母親一起絕食,看在兒子的面子上,司馬懿勉強給老婆道了歉,但轉過頭來就對柏夫人說:「老婦何惜,但惜我好兒郎!」

被司馬氏篡奪社稷的曹氏,也是不折不扣的渣男世家,曹操對人妻的獨特興趣和休離原配丁夫人、改立卞夫人的事跡自不必說。曹丕和甄宓、郭女王的愛恨糾葛相信大家也已經不陌生了。而曹叡在對待自己老婆的殘酷方面,比其父祖有過之而無不及。

曹叡的第一任正妻是虞氏,但他在繼位後改立毛氏為皇後,然而這位毛皇後也沒有得寵多久,曹叡很快又移情別戀了寵妃郭氏,把毛皇後拋到腦後。

景初元年,曹叡率眾嬪妃游北園,特意不帶毛皇後同行,並叮囑眾人不要將此事告訴皇後。第二天毛皇後見到曹叡問,陛下昨日在北園可還盡興?曹叡在懷疑和憤怒下竟然下令把毛皇後和隨行侍從全部賜死。不知道毛皇後死的時候,有沒有像婆婆一樣被「口含米糠,以發覆面」。

魏晉帝王如此,吳蜀也好不到哪裡去,劉皇叔換妻如換衣的名言耳熟能詳,東吳皇後潘氏和全氏也因為宮廷鬥爭的緣故不得善終。

都說亂世出英雄,看來這亂世之中渣男也不少啊!

歡迎關注文史宴

專業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專業

熟悉歷史陌生化,陌生歷史普及化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