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 | 是生是死,不過《一步之遙》

馬走日:「找個愛人,不是和他一起死,而是和他一起生」 ,是生是死,不過一步之遙。

這不是一部觀眾容易接受的電影,因為無法接受,所以多數人情感上自然地認為它是爛片。實際上姜文還是那個姜文,《一步之遙》算是回歸姜文的一部作品。

從影片本身來看,並沒有那麼糟糕,除了敘事結構略微吊詭和飽受詬病的3D,全片從色彩,台詞還是演員,完成度都很高,這是一部被少數差評摧毀了的電影,進影院的人都是將影片可看性排在首位,當電影的藝術形式超出普通觀眾的審美範疇,姜文用他的情懷和理念衝擊觀眾的票價和時間,是很冒險的。

《一步之遙》這部片子形式主義風格十分強烈,同時帶有極強的「媒介自反」屬性以抒發姜文自己心中的焦慮,片中典型的操縱雜糅的敘事元素與野性的風格化視覺元素都流露出刻意的痕跡。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編劇中有廖一梅的參與,給人一種拍着拍着就變成孟京輝先鋒話劇的感覺。這種拍法的特點就是導演對客觀現實的忠誠度降低,故事的靠譜性已經不是導演的考慮。

類似的大師作品還有比如英格瑪·伯格曼的《第七封印》,比如昆丁的《低俗小說》,其中充斥的盡情暴力就是電影的全部內容,就像《一步之遙》其中充斥的大量快節奏台詞,大白腿和雄性荷爾蒙。進電影院,享受它,即可。如果我非要追究故事呢?那麼往下看。

故事到底講了什麼?
第一段:歌舞劇
第二段:愛情戲
第三段:反抗戲

首段這半個小時基本是姜文個人審美趣味脫韁的展現,開場就是黑白畫面和鮮明的意大利影像風格,文章出來對着姜文叨逼叨逼一頓,然後姜文突然轉身,穿着西裝,玫瑰,昏暗的燈光,配上懷裡抱着一隻兔子,這就是在向《教父》開場馬龍白蘭度的表演致敬(當然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種玩笑)。

隨後近半小時的歌舞劇像極了姜和葛的雙口相聲,畫面華麗程度有點像《了不起的蓋茨比》,批判性的鏡頭就是語言,鏡頭就是快感,大白腿,台詞,快節奏,除了姜文對當下媒體節目極致誇張的諷刺,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需要你去追尋,爽就可以。

這也是為什麼廖一梅說影片劇本還沒弄好,這出歌舞劇就已經提前拍的原因,姜導的心態大概是:「你們拿三十分鐘給我,我就他媽想爽一把。」

之後是愛情戲,整部片的凌亂感就是因為一個馬走日和兩個女人不清不楚的愛戀關系,其實故事很簡單,馬走日捧紅了花國公主,公主愛馬,馬不領情,公主死,馬成疑犯,逃跑,武六愛馬,和馬一起,兩人共同患難,光輝燦爛。

站在周韻的角度,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她會夸姜文浪漫了。這個部分情節中穿插充斥着社會當下的官商勾結,性交易,貪婪和虛榮,以及道德問題的探討,比如洪晃飾演的大老婆對女兒媚俗的「訓斥」,以及人物性格的兩面三刀,這是現在某部分群體的縮影。

這些亂七八糟的亂象雜糅在一起什麼意思呢?就是人在追求表面快感過程中對於真相的判斷往往會失常,例如馬走日對滿清姓氏和太後紅人身份的誇耀,如果不認真聽,沒有人會懷疑他是在吹牛且是一個浮誇之人。

事實上,只有最後他面對槍子兒時候的那些話接近真實。他和武六說,我可以走向死,但你不能為我再死,因為我不值得你這麼愛。這個時候馬走日是個有底線的人。

還有的比如對「媒體借刀殺人」的諷刺,刻畫「官商站隊對無辜者的迫害「,這些事件的表面是無比的冠冕堂皇,哪想內里卻如此骯髒?

當然也可以完全不解讀,你看到了什麼就是什麼,就當姜文和你調情,沒有標准答案,也無從談起。姜文酷愛北洋時期的虛幻迷離,所以把各種元素一股腦兒往裡塞,這種敘事結構的混亂是一種另類的電影語言,一次個人主義實驗。

最後私以為全片雖然在講馬走日的經歷和亂象,講他的愛情糾纏,但是抗爭與對真相的堅持才是人物的核心,也是本片的核心。

有人說馬走日沒有角色性格,馬走日的角色性格就是在追求浪漫主義過程中跳脫性的反抗,馬走日是誰,他就是姜文本人。

當王志文用文明戲來演義」閆瑞生案」的時候,馬走日看到了戲中對自己的扭曲和誤解,突然不惜命,跳出來抗爭,這像極了姜文追求個人主義風格過程中被人誤解而急於掙脫,早期電影的被禁,票房的失利,以及電影語言不被理解,都在馬走日(也就是現實中的閆瑞生)這個角色身上得到釋放。

而王天王就是姜文批判的那類人,利益至上,不顧真相,只要觀眾喝彩,只求錢入口袋。姜文是冷靜卻又沖動的,他冷眼戳穿,他想干翻這個虛偽的世界,他把自己當成閆瑞生,站在他的角度拍,於是各種鬼怪任性的野蠻生長,就像劇中那句「我還是個孩子。

馬走日說 「找個愛人,不是和他一起死,而是和他一起生」 ,是生是死,不過一步之遙。愛情如此,藝術亦是如此,拍出真相與討好觀眾的距離,藝術與市場的距離,做市場的奴隸或是藝術的烈士,這些在《讓子彈飛》的功成名就後,顯得更加難以取捨。

在中國大陸,敢這麼拍電影的,也就是只有姜文,於是好片和爛片,也就是姜導的腦熱一拍,這一切,就如你於藝術,藝術於觀眾,觀眾於心中的姜文,隔了很遠看不懂,近一步,或許能懂,再近一步,恍然大悟,這麼多年姜對電影的追求始終無法盡興,人到中年,是進一步堅持,還是退一步妥協,是執着地解剖真相,還是妥協的順應大眾,對姜文自己來說,都不過一步之遙。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