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漢中的第一條「龍」 俗人的肉體完成了濟世

刀墓觀點:特性,不如說是心性。作為道人,他是失敗的;作為英雄,他是成功的!

在一百單八將里,最神秘的要數入雲龍公孫勝。之所以神秘,不僅因為他能呼風喚雨興雲起霧,還因為他的一些行為確實讓人捉摸不透。相比吳用,公孫勝才是最懂政治的人。

除去法力第一不說,他還占着兩個「一」:

他是一百單八將中唯一一個中途出走「躲貓貓」的人,也是第一個和宋江說再見拜拜的人。單就這兩個一,就很值得同大家討論一番。

生辰綱東窗事發後,公孫勝和晁蓋等人死力殺退官軍,逃到梁山泊,火併王倫,晁蓋當上樑山泊的老大,公孫勝也扶搖直上,成了梁山泊的三當家。在這一系列活動中,公孫勝始終是積極主動、全力以赴的。他為的是什麼?是權力。半生的拼打,不正是為了今天嗎?志得意滿、功成名就的公孫勝怎麼會去做道士呢?怎麼會突然離開權力場,躲進了深山呢?

因為一個人——宋江。

公孫勝判斷:一個不愛錢財也不好色的人,一定會熱衷於權力;一個熱衷於權力而放着二把手不當的人,就是想當一把手。可是,梁山泊已經有一把手了,那就是晁蓋。

如果宋江真的當上了老大,梁山泊還會有晁蓋的立身之地嗎?而沒有晁蓋,還有公孫勝嗎?是晁蓋讓公孫勝當了三把手,是晁蓋給了公孫勝現在擁有的一切權力和富貴。他們同甘共苦、並肩戰斗,才開創梁了山泊的今天,可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已經看出了宋江不是個好鳥,與自己的革命理想有所分歧,於是借探母之機返回二仙山跟隨羅仙人繼續深造。

但是即使公孫勝在看清了宋江的為人之後,對於自己昔日的戰友們還是放心不下,在打高唐州時再度出山,顯示了其對革命戰友的同情心理。

除此之外,也很有理由懷疑「忠義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這把戲就是他一手操作的,畢竟他是這49名道士之中的一員,很難想象沒有他這樣的一個被神化了的人物,宋江怎麼能如此完美的泡製這一子虛烏有的事件。

如果第一次出走完全是他自己做的決定,那麼第二次徹底離開宋江就不只是自己的意願,還是遵從師父羅真人的法旨

這一點五十三回反映的很清楚。戴宗找到公孫勝時,高唐州的軍情已是十萬火急,可公孫勝還跟戴宗,因為這回不是他一個人在戰斗,還有他師父這個強有力的「後盾」。羅真人當戴宗面替徒弟回絕「吾弟子已脫火炕,學煉長生,何得再慕此境?」

這個「火炕」,很顯然是公孫勝對羅真人述說的那個梁山,也許是晁蓋式的梁山,也可能是宋江式的梁山,公孫勝跟戴宗走,完全是被動的服從師命而並非出於真心。總而言之,公孫勝作為一個英雄人物,是梁山英雄智慧者的代表,也是灑脫道家不甘淪落紅塵的體現。

尊師重孝、足智多謀、道術多變、嫉惡如仇。但是,他也有其他道者不同的一面。重視友情,體恤民生,擁有了一個道家不該有的濟世情懷。

辨別善惡忠奸,把自己的能力用在合適的地方,公孫勝用俗人的肉體完成了濟世,用道人的仙骨,完成了他的終其一生的修道生涯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以下資訊根據您的興趣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