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

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概述

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是歐、亞、非三大洲都有分佈的蜱媒自然疫源性病毒疾病。人群普遍易感,感染髮病以青壯年為多,但也有2.5~3歲嬰幼兒被感染。臨床表現與其他型出血熱相似,惟腎髒的損傷較為輕微。患者入院時多呈重症,病死率高達50%。本病因在克裡米亞和剛果相繼發現而得名。在國內首先發現於新疆巴楚,故我國又稱新疆出血熱

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病因

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屬於布尼亞(布尼奧羅)病毒科的內羅病毒屬。病毒顆粒呈圓形和橢圓形,直徑約85~120納米,外被包膜。光學鏡下在鼠腦的感染組織中可見到吉姆薩染色呈嗜鹼性的有如紅細胞大小的胞質包涵體,而在電鏡下的超薄切片中可辨認包涵體所集聚的核糖體樣緻密顆粒,這些可能是抗原或病毒亞單位結構。該病毒通過蜱蟲叮咬或在屠宰動物過程中和屠宰後與病毒感染的組織接觸而進行傳播。

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臨床表現

潛伏期2~12天。起病急驟,惡寒戰慄,體溫上升至39~41℃。頭痛劇烈,尤以前額和顳部劇痛難忍,顏面呈痛苦表情。周身肌痛,四肢關節酸痛劇烈,甚至難以行走。病程早期顏面和頸項部皮膚潮紅,眼結膜、口腔黏膜以及軟齶均見明顯充血,呈醉酒貌。錶面黏膜和皮膚在早期即可見到出血點或淤血斑。噁心、嘔吐持續數天。起病後2~3天即出現鼻出血,有時持續不止。病程中期見有嘔血,嚴重時連續大量嘔血,同時發生血尿和血便,可見黑便。多有肝大脾大者少見。重症病程短,僅2~3天即可死亡。死於嚴重出血、休克及神經系統併發症。有些患者可發生腦膜腦炎而伴有頸項強直神志不清乃至昏睡

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檢查

1.實驗室檢查
對診斷有一定價值,如用患者血液早期進行乳鼠接種分離病原體,補體結合試驗、間接血凝試驗或間接熒光抗體試驗為陽性者,即可確診。本病血常規檢查白細胞計數明顯減少,有時可減少至1×109/L,血小板減少尿常規檢查多有蛋白尿和血尿。
2.其他輔助檢查
發病早期可出現輕度的肝功能異常,部分患者血清膽紅素升高。

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診斷

患者近期的活動地點、蜱咬史以及可疑的接觸史等,有助於臨床診斷。根據錶面黏膜和皮膚出現的出血點、淤血斑以及大出血的急性發作癥狀,在疫區和流行季節,本病診斷不難。鼻出血不止及易出血均屬早期常見癥狀,利於早期診斷。

克裡米亞-剛果出血熱治療

本病目前尚無特效治療,原則應採取綜合治療措施,而以控制出血和抗休克為主。為防止出血可輸入血小板、血漿,並用止血劑。阿司匹林以及有抗血小板或抗凝血的藥物均應禁忌。對易於引起繼發感染的處理措施要加強監控,儘量避免採取靜脈內途徑、導管及類似的損害性措施。註意保護心、肺,預防併發症,需要時給予輸氧。對脫水、低血壓和休克應採取得力措施。適當的補充液體和電解質,以免因心肌損害和肺血管通透性增高而發生水腫多巴胺是抗休克有效藥物,但應慎重使用。應恰當地使用洋地黃、毒毛花苷K等強心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