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戰

寒戰概述

指感覺寒冷的同時伴有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的表現。見《素問玄機原病式•六氣為病》形寒作顫抖狀。體內寒盛多見此證,亦可由熱鬱所致,多為邪正劇烈交爭,相持不下,是惡寒的嚴重表現。在諸熱病中,瘧疾“先寒後熱”之寒,多表現為寒戰。
現代醫學認為寒戰是體溫調節功能異常引發的肌肉顫抖。機體引起發熱時,全身發冷、起雞皮疙瘩和顫抖,即肌肉不自主活動,此稱為惡寒戰慄,簡稱寒戰。寒戰是高熱的先聲,寒戰期間,體溫已有升高;在發熱不高的前期,有時病人僅有全身發冷感,而無戰慄,稱為發冷。二者在程度上不同,但可反映發熱性疾病在性質方面的區別。寒戰常見於大葉性肺炎敗血症、急性膽道系統感染、急性腎盂腎炎膿胸肺膿腫丹毒等急性細菌性感染疾病,表現為先寒戰後高熱,繼而出現各種疾病本身特有的癥狀。此外,驚恐或精神上受到打擊,貧血低血壓營養不良、身體衰弱、年老等,也可能成為寒戰的原因。

寒戰病因

因暴感寒邪,或心火熱甚,陽氣被遏所致。體內寒盛多見此證,亦可由熱鬱所致。見於外感熱病、瘧疾、暴受寒冷、飲酒、恐懼等情況。《素問玄機原病式·六氣為病》:“戰慄動搖,火之象也。”此由心火熱甚,亢極而戰,表現為先戰慄而後高熱,發作有時。寒戰見於熱病,乃因里熱熾盛,陽氣不得發越所致。

寒戰臨床表現

自覺寒冷的同時,全身不自主地顫抖。

寒戰辨證施治

由於導致寒戰的病因、病證不能一一列舉,此處僅以瘧疾的辯證施治為例。
1.熱毒內陷證(熱瘴)
證候:寒戰壯熱,煩躁口渴,面紅目赤頭痛嘔吐頸項強直神昏譫語,或四肢抽搐,或皮膚黃染,小便短赤或色黑,舌絳苔焦黑,脈洪或弦數。治則:清熱解毒截瘧。主方:清瘴湯加減,送服安宮牛黃丸或紫雪丹。
2.寒毒內閉證(冷瘴)
證候:寒戰較甚而熱微,嗜睡,胸悶嘔吐,或神昏不語,面色蒼白,四肢厥冷,舌苔白厚,脈沉細。治則:溫陽散寒、闢穢化濁。主方:不換金正氣散加減,送服玉樞丹或蘇合香丸。

寒戰針灸療法

1.宣通陽氣,祛邪解表
主穴大椎、陶道,配穴後溪、間使。大椎是手足三陽經與督脈之會,可宣通諸陽之氣而祛邪,為治瘧要穴。陶道為督脈之穴,主治瘧疾熱病、頭痛等。後溪是太陽經的輸穴通於督脈,能宣發太陽與督脈之氣祛邪外出。間使屬於厥陰經,為治瘧的驗方效穴。四穴同用,可奏通陽祛邪之效。
若熱盛,用三棱針點刺商陽、關沖之穴,商陽為手陽明經井穴,關沖為手少陽經井穴,點刺出血,以清泄熱邪。耳針取腦、屏間、下屏尖、肝、脾。在發作前1~2小時針刺,留針20~30分鐘,連續針3天。
2.平肝息風,清熱豁痰
取穴水溝、十二井、太沖、豐隆、勞宮。針刺或三棱針點刺放血。取十二井穴或水溝,點刺放血,有開閉泄熱、醒腦開竅的作用;瀉太沖以平肝息風;豐隆為足陽明胃經的別絡穴,以宣通脾胃二經之氣機,蠲化濁痰。勞宮瀉之以清心泄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