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質性角膜炎

基質性角膜炎概述

基質性角膜炎是位於層內的炎症,屬非潰瘍性的深層角膜炎。指角膜基質內的瀰漫性炎症浸潤,不引起潰瘍性組織缺損的病變,為角膜的抗原抗體反應。主要有結核性角膜基質炎梅毒性角膜性基質炎、麻風性角膜基質炎等。大多數為先天性梅毒,其次為結核、風濕等感染引起,病原微生物可通過上皮或角膜緣血管直接侵犯角膜;但更多的是抗原-抗體反應結果。

基質性角膜炎病因

1.結核性角膜基質炎
結核性角膜病變是在眼部其他部位有結核病竈的基礎上發生,為繼發性,可見於以下幾種情況:①由周圍的結膜或鞏膜的結核病變蔓延而來;②從葡萄膜沿著房角或角膜的後面延伸波及;③睫狀體的結核結節突破鞏膜靜脈竇,引起結核桿菌散播於角膜後部;④由結核性色素膜炎擴展,直接侵犯角膜的後部所致。多單眼發病,僅侵入角膜的一部分,在基質的中層和深層出現斑狀或結節狀浸潤竈,呈灰黃色,有新生血管侵入,遺留濃厚的瘢痕。病程緩慢,有反覆發作傾向。
2.梅毒性角膜基質炎
系角膜對梅毒螺旋體過敏反應所致基質層瀰漫性炎症。其發病機理為免疫性炎症反應,胚胎期或後天感染的螺旋體,隨血行播散達角膜、致敏角膜組織。此後,當隱存體內其他部位的螺旋體抗原或毒素隨血流到達已致敏的角膜時,因局部抗原抗體反應或抗原抗體補體反應而發病。梅毒性角膜基質炎主要發生於先天性梅毒患者,兩眼同時或先後發病。後天梅毒偶然也會發生,但多為單眼性,此病在國內已幾乎絕跡。眼部表現:明顯刺激癥狀,角膜後沉澱物,角膜實質層呈霧狀混濁,毛刷狀新生血管侵入,最後在角膜基質層內殘留或多或少的混濁斑和萎縮的血管。
3.麻風性角膜基質炎
麻風桿菌可通過血源感染眼和麵部,造成面神經的顳顴支和三叉神經的面支受損,使眼瞼位置異常,正常的眨眼動作和角膜反射消失,導致暴露性角膜炎,引起角膜的混濁和損傷,麻風桿菌也可直接侵襲角膜引起角膜基質炎。主要表現為早期細小點狀角膜炎,後發展為瀰漫性表層點狀角膜炎,繼而出現盤狀基質浸潤或瀰漫性基質浸潤和新生血管長入。

基質性角膜炎臨床表現

1.梅毒性角膜性基質炎
先天性梅毒引起者,發病年齡多為5~20歲的青少年。兩眼同時或先後發病,並伴有耳聾、上門牙下緣缺損、鞍鼻等特征,後二者和角膜改變構成;血清康華氏反應陽性。後天梅毒引起者少見。眼部病變一開始,即有明顯的刺激癥狀。從角膜周邊部開始發生浸潤,逐漸向中央區擴展,最後在角膜中心區會合。角膜基質因浸潤、水腫、呈灰白色霧狀混濁,失去原有的光澤。睫狀充血或混合充血明顯。隨著角膜病變的發展,可見新生的深層血管呈毛刷狀從角膜緣四周侵入角膜基質,逐漸伸向角膜中央,使角膜變成暗紅色磨砂玻璃樣混濁。一般兩周後浸潤可擴展到全部角膜,約1個月炎症達高峰;同時佈滿新生血管。此病總是伴有虹膜睫狀體炎。恢復期,睫狀充血減輕,炎症漸消退。角膜混濁的吸收,也從周邊部開始;炎症消退後角膜光澤恢復正常。最終,在角膜中央區遺留下不同程度的瘢痕,影響視力;如瘢痕緻密或變成扁平角膜時,可嚴重影響視力。角膜新生血管逐漸變細萎縮。多年後,在角膜深層留下極細的灰白色絲狀影子血管,成為本病永存的特殊標誌。有的病例因併發虹睫狀體炎,可導致繼發性青光眼
2.結核性角膜基質炎
多單眼發病。在角膜基質中、後層發生浸潤。初期靠近角膜緣,後漸向角膜中央發展。浸潤性混濁多呈結節狀或團塊狀。其數目不定,多局限於一定區域,不像梅毒性的全面蔓延。在炎症浸潤的同時,出現新生血管,其分佈也呈區域性,由少增多,併在結節狀混濁的周圍呈絲球狀盤繞。病程經過緩慢,可成年累月反覆加重,最後大部角膜受累。愈後留下較厚的、濃淡不一的瘢痕,視力可嚴重受到影響。

基質性角膜炎檢查

除根據特征性的眼部診斷,還可從其他一些先天性梅毒的體徵如馬鞍鼻,Hutchinson氏齒及血清康華氏反應陽性得到證實。哈氏齒(Hutchinson氏牙齒)又叫郝秦生齒、半月形門齒。其特點即恆齒的兩個中切牙游離緣狹小,由於牙釉質發育不全切緣中央呈半月形缺陷,短小而尖,前後徑增大,齒角鈍園,齒列不整。第一臼齒形體較小,齒尖集中於咬合面中部,形如桑椹,稱為桑椹齒。哈氏齒(Hutchinson氏牙齒)與間質性角膜炎、馬刀脛和馬鞍鼻是發生於2歲以上幼兒的晚發性先天性梅毒的特殊體徵。

基質性角膜炎診斷

根據病因、臨床表現及實驗室檢查即可做出診斷。

基質性角膜炎治療

針對不同病因,進行驅梅、抗結核、抗風濕等療法。局部可使用皮質類固醇點眼或結膜下註射。再者是散瞳、熱敷等。對遺留的角膜瘢痕,視力不及0.1者,可考慮行光學性角膜移植術。
光學性角膜移植(PK)術常見的適應證為圓錐角膜、各種原因所致的角膜瘢痕、各種角膜營養不良、各種原因的所致的角膜內皮細胞功能衰竭。隨著眼科顯微鏡技術、手術器械以及新的檢測儀器的更新,已使光學性角膜移植術得到了發展,已成為最主要的角膜移植手術之一。而光學性角膜移植術後手術源性散光(規則及不規則散光)、屈光不正一直未得以解決。是困擾眼科醫生的一個難題。如何獲得更好的術後視力,已成為該手術追求的目標。對術中植片與植床切取的方法進行改進,與研究植片、植床大小的最佳配置,並對光學中心的對合、瞳孔的形成、縫線方式,縫線調整技術等,手術角膜計的應用和術後角膜地形圖指導下的選擇性拆線等技術進行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手術的光學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