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熱

血熱概述

eatin blood),是指外感熱邪入血中,血行加速而異常,表現為出血、發瘀等的病理狀態。血熱多由邪熱入血所致,也可由於情志鬱結,五志過極化火而導致血熱。亦稱血分熱。即血分有熱。證見吐衄、咳咯、溺血,午後發熱,女子月事先期而來,脈弦而數,法當涼血。血熱亦是小兒發熱證型之一。

血熱病因病機

加速:中醫認為如果體內陽氣過盛,火氣很大,血液過熱則血行加速,脈搏跳動變急,甚至會傷害脈絡、耗損陰氣。
2.動血:在血行加速與脈道擴張的基礎上,血分有熱,可灼傷脈絡,引起出血,稱為“熱迫血妄行”,或稱動血。
3.熱象:《幼科全書》:“血熱者,每日以午間發熱,遇夜則涼,此心熱也。輕則導赤散,重則四順飲治之。”
血熱風燥型、血熱風盛證,由於機體蘊熱偏盛,時值青壯年,血氣方剛之際,或因性情急躁,心緒煩擾,心火內生;或因恣食魚腥、辛辣之品,傷及脾胃,鬱而化熱;或復感風熱邪氣,均可致使血熱內盛,熱盛生風化燥,外發肌膚,出現紅斑,丘疹為主症的證候。可見於現代醫學銀屑病的進行期。

血熱臨床表現

風盛證                        
初發或複發病不久,皮疹發展迅速,呈點滴狀、錢幣狀或混合狀。常見丘疹、斑丘疹、大小不等的斑片,潮紅、鮮紅或深紅色。散佈於體表各處或幾處,以軀幹、四肢多見,亦可先從頭面開始,逐漸發展至全身。新皮疹不斷出現,錶面覆有銀白色鱗屑,乾燥易脫落,剝刮後有點狀出血。可有同形反應;伴瘙癢、心煩口渴。大便秘結、小便短黃,舌質紅赤,苔薄黃或根部黃厚,脈弦滑或滑數。
2.血熱熾盛
主要表現在熱象、血行加速、動血和擾動心神等四個方面。可見皮膚潮紅、愛出油,容易長痤瘡;愛發脾氣,手心、腳心熱;經期提前,血量多,顏色深紅或紫,或經期較長,淋漓不斷;容易出鼻血,晚上多夢面紅目赤、舌色深紅(即舌絳)、紅斑,丘疹、出血、心煩或躁擾發狂等症。
血熱是熱毒侵入血分,常發生在熱帶地區,或是在非常熱的環境中工作,或是在炎熱的季節,曝曬過度,或是出汗過度,沒有補充水分,久渴,失水,或吃煎炒、油炸等燥熱性食物,或是服用一些興奮劑,可能導致熱血妄行,皮下出現小紅點、皮膚斑疹、心煩不安,舌紅絳,譫狂,昏迷等證候。
3.臟腑火熱熾盛
熱迫血分的證候。臨床以血液妄行,發熱,甚者神昏等為主要表現。多因煩勞,恣食辛熱,惱怒傷肝,房事過度等因素引起。血之運行,有其常道,臟腑火熱,內迫血分,絡脈受傷,血不循常道而外溢。故臟腑血熱證以出血和熱象為主要特征。肺絡傷則咳血,胃絡傷則吐血,膀胱絡傷則尿血,大腸絡傷則便血;體表出血可見鼻衄、齒衄、舌衄,肌衄等。婦女月經前期,經量過多也是血熱的表現。伴見心煩,面赤,口渴喜冷飲,舌紅,脈弦數有力等熱象見證。
血分火熱熾盛,有內傷外感之別,以上為內傷雜病中所見的血熱證,外感病熱入血分,見衛氣營血辨證

血熱辨證施治

病,熱邪入血
證候:身熱夜甚,心煩失眠,或有譫語,或口渴,或發斑疹,舌絳而乾,脈細數等。治則:養陰清熱,解毒透疹。主方:清營湯。方藥:犀角、生地黃、麥冬、玄參、丹參、竹葉心、銀花、黃連、連翹。
2.血熱妄行
證候:吐血,尿血,便血,斑疹顏色紫黑,或蓄血發狂,便色黑等。治則:清熱解毒,涼血散瘀。主方:犀角地黃湯。方藥:犀角、生地黃、丹皮、赤芍。
3.熱毒入血
證候:高熱神昏,斑疹顏色紫黑,舌絳起刺等。治則:清熱涼血,解毒透疹。主方:犀角大青湯。方藥:犀角、大青葉、梔子、淡豆豉。
4.皮炎見血熱
證候:皮膚或黏膜發紅斑,顏色鮮紅,甚有血皰、水皰,口腔、陰部黏膜糜爛,或伴有口乾,便秘溲赤,舌紅苔薄,脈弦細數。治則:清熱涼血,佐以利濕。方藥:生地、赤芍、丹皮、紫草、生槐花、銀花、蒲公英、土茯苓、土大黃、車前草、生甘草。水煎服。每日1劑,分2次服。
5.胞宮血熱證
證候:陰道突然大量下血,或淋漓日久,血色深紅或紅,質黏稠,口乾喜飲,頭暈面赤,煩躁易怒,便秘尿黃,舌質紅,舌苔黃,脈弦數。治則:清熱涼血止血。主方:清熱固經湯加炒蒲黃、血餘炭、益母草等。方藥:炙龜板(研粗末,先煎)、牡蠣粉(包煎)、清阿膠(陳酒燉沖)、大生地、地骨皮、焦山梔、生黃芩、地榆片、陳棕炭、生藕節、生甘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