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道綜合徵

尿道綜合徵概述

尿道綜合徵是指有尿頻、尿急、尿痛等癥狀,但膀胱和尿道檢查無明顯器質性病變的一組非特異性癥候群。多見於已婚的中青年女性。常由於尿道外口解剖異常(如小陰唇融合、尿道處女膜融合、處女膜傘等)、尿道遠端梗阻、泌尿系感染以及局部化學性、機械性刺激等因素所引起。

尿道綜合徵病因

1.泌尿系統感染
患者尿道口組織的病理改變均為慢性炎症反應。多數患者尿培養可能陽性,厭氧菌培養可增加陽性發現。
2.尿道梗阻
如膀胱頸梗阻、尿道遠端周圍組織纖維化或括約肌痙攣導致遠端尿道縮窄。
3.尿道外口解剖異常
如尿道處女膜融合、處女膜傘、小陰唇融合等。有報道,尿道外口至陰道口距離與尿道綜合徵關係密切,間距越近患病率越高,間距在3mm以下者患病率達72.15%。
4.神經功能異常
損傷、感染、X線照射等引起尿道內纖維組織增生,使神經發生異常反射。
5.心理因素
如緊張焦慮、多疑及內向等心理狀態是尿道綜合徵的易感因素。
6.其他
免疫因素、雌激素水平下降、鎂離子缺乏、醫源性因素等。

尿道綜合徵臨床表現

1.癥狀
有尿頻、尿急、尿痛癥狀,部分患者伴尿道燒灼感及排尿困難癥狀。同時,可出現恥骨上膀胱區疼痛、腰痛和性交痛等。
2.體徵
於尿道外口處可見黏膜水腫、尿道分泌物,有時還可見尿道肉阜、尿道處女膜融合和處女膜傘等。尿道、膀胱頸部有壓痛且伴尿道硬結。
女性尿道綜合徵是在排除其他可以引起尿路刺激癥狀的疾病後才能確診定為尿道綜合徵。

尿道綜合徵檢查

1.尿常規檢查
在非感染性尿道綜合徵無異常發現;在感染性尿道綜合徵,僅有少許膿細胞,少於5個/高倍視野。
2.無真菌性細菌尿
三次中段尿細菌培養均為陰性。同時排除結核菌、厭氧菌、真菌等致尿路感染的假陰性之可能。
3.衣原體支原體檢查
在感染性尿道綜合徵,有時可尋及膀胱、尿道或鄰近器官感染之病竈,合併衣原體、支原體檢查陽性。
4.IVU(靜脈尿路造影
IVU可初步排除泌尿系畸形、結核、腫瘤結石以及膀胱憩室等疾病。
5.膀胱尿道鏡檢查
瞭解尿道、膀胱有無感染、腫瘤、結石,有無尿道狹窄及間質性膀胱炎等。
6.尿動力學檢查+排尿期膀胱尿道造影/影像尿動力學檢查
表現為膀胱過度活動、膀胱逼尿肌收縮力減退、遠端尿道縮窄和尿道壓力增高等。其中遠端尿道狹窄最常見,而膀胱過度活動症往往是其癥狀遷延的病理基礎。

尿道綜合徵診斷

具有典型的癥狀:如尿頻、尿急、尿痛、排尿困難及尿瀦留等;盆腔檢查未發現生殖道尖銳濕疣,萎縮性外陰陰道的改變、宮頸炎、尿道旁腺感染、局部化學物質刺激和罕見的外陰惡性病變等。

尿道綜合徵治療

1.一般治療
休息、利尿、熱水坐浴、下腹熱敷、理療及針刺治療等。
2.行為治療
包括心理治療及生物反饋治療。醫生需與患者進行耐心的交談,使患者對疾病能有正確的認識,並積極配合治療。
膀胱功能訓練是行為治療和生物反饋治療的重要內容,通過膀胱功能訓練能增強神經系統對排尿的控制能力,降低膀胱的敏感性,重建正常的排尿功能,從而緩解或消除尿頻及尿急癥狀。具體方法是白天鼓勵多飲水,進行其他勞作或休閑活動,分散對尿意的註意力。主動控制排尿時間,逐漸延長排尿間隔時間,適量配合有關藥物治療。
3.藥物治療
(1)α-受體阻滯藥  如阿夫唑嗪、萘哌地爾、特拉唑嗪多沙唑嗪或坦洛新(哈樂)等口服。
(2)解痙鎮痛藥  抗膽鹼類藥物如溴丙胺太林(普魯本辛)、山莨菪鹼(氫溴酸山莨菪鹼);或選擇性平滑肌鬆弛劑如泌尿靈;毒蕈鹼受體阻滯藥如舍尼亭等。
(3)鎂離子口服液  可以提高細胞外液鎂離子的濃度,降低逼尿肌的興奮性,使之處於舒張狀態,提高膀胱的順應性。
(4)鎮靜及抗抑鬱藥  如阿普唑侖(佳樂定)或氟西汀(百憂解),有抗焦慮、抗抑鬱的協同作用。
(5)抗生素  感染仍可能是本症的基本因素,故仍主張在發作時,適當選用抗生素治療,但應避免長時間應用。
(6)局部封閉治療  常用封閉藥物如慶大霉素地塞米松加入普魯卡因。可用於膀胱頸及近端尿道封閉,膀胱三角區封閉。
(7)雌激素  用於雌激素水平低下者,分全身用藥和局部用藥。常用尼爾雌醇每半月或1月1次;或己烯雌酚(5mg,1次/日)連用3周,停藥1周,酌情重覆1療程;或替勃龍(利維愛)或己烯雌酚霜劑,外陰或陰道局部應用等。
4.外科治療
(1)尿道擴張  適用於不同程度包括無癥狀的尿道梗阻,在尿道黏膜麻醉下施行,每周1次,尿道擴張器號碼應逐漸增大直至F36,多數患者癥狀得到改善。如果治療中斷仍可再次出現排尿梗阻癥狀。
(2)尿道松解術  尿道狹窄經擴張術無效者,可在局麻下行此術,待傷口愈合後可配合使用每兩周1次的尿道擴張。手術去除尿道陰道膈間遠端1/2彈力組織索或多處環形切開彈力組織索,可降低尿道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