癲病

癲病概述

於中醫經典《內經》。《素問•長刺節論》:"病初發,歲一發,不治,月一發,不治,月四、五發,名曰癲病。"《乙經•捲十一•第二》癲病,作"癲疾"。指以神志錯亂,精神抑鬱,表情淡漠,沉默獃滯,語無倫次,靜而少動為主要表現的精神疾病,屬於中醫學“鬱證”範疇,多見於現代醫學憂郁症、強迫症、精神分裂等。

癲病病因病機

精神刺激,情志不暢,氣鬱痰結,矇蔽神明,或因頭顱損傷、腦部疾患、中毒傷神等所致,並常與先天遺傳、性格特殊等因素有關。

癲病臨床表現

亂,精神抑鬱,表情淡漠,沉默獃滯,語無倫次,靜而少動為主要表現。

癲病診斷

性格內向,近期多有情志刺激,意欲不遂等誘發因素。可有家族史。
2.有精神抑鬱,多疑多慮,表情淡漠,或焦急膽怯,喃喃自語,語無倫次,靜而少動,或悲鬱善哭,痴獃嘆息等表現。
3.缺乏自知力,自認為無病,無求治欲望,不易受暗示及環境的影響,不能適應現實社會環境。
4.可有面容憔悴目光獃滯,食欲不振,疲倦乏力性欲減退,陽萎,閉經等表現。

癲病鑒別診斷


表現以情感高潮與低落、狂躁與抑鬱交替出現,不若癲病之但抑鬱無狂躁。
2.卑惵
表現為抑鬱、膽怯、自卑、恐懼等。頗類癲病,但其病人自知力完整,僅以情緒抑鬱,心情不暢為主。
3.神勞
神疲,失眠,健忘,頭昏等為主要表現,無癲病之神志抑鬱、語無倫次等症,且自知力完好。
4.痴獃
以獃傻愚笨為主要表現,系智能低下而非神志錯亂。頭部CT如發現腦萎縮等有利於鑒別。

癲病辨證施治


(1)痰氣鬱結證  證候:精神抑鬱,神情獃鈍,胸悶嘆息,憂慮多疑,喃喃自語或不語,不思飲食,舌苔薄白而膩,脈弦滑。治則:解鬱化痰。主方:順氣導痰湯加鬱金、合歡花、菖蒲、遠志等。
(2)脾虛痰濕證  證候:精神抑鬱,表情淡漠,寡言少語,甚則目瞪若獃,妄聞妄見。面色萎黃,舌體淡胖,苔白膩脈濡緩或滑,形體肥胖。治則:健脾益氣、燥濕化痰。主方:六君子湯加菖蒲、遠志、鬱金等。
(3)肝鬱脾虛證  證候:精神抑鬱,常喜太息,沉默寡言,哭笑無常,神疲乏力,或見脘腹脹滿,脅肋不舒,食欲不振,便溏不爽,舌淡苔薄白,脈弦緩。治則:疏肝解鬱、補脾益氣。主方:逍遙散加減。
(4)心脾兩虛證  證候:神志恍惚,妄聞妄見,語言錯亂,心悸易驚,善悲欲哭,夜寐不安,食少倦怠,舌質淡,苔薄白,脈弱。治則;補益心脾。主方:歸脾湯加減。
(5)心虛神怯證  證候:沉默寡言,善悲欲哭,頭暈健忘,心悸,膽怯易驚,神疲乏力,或見失眠多夢,舌淡,脈弱。治則:補心安神。主方:琥珀養心丹加減。
(6)脾腎陽虛證  證候:沉默寡言,表情淡漠,畏寒肢冷,腹脹便溏,腰部或少腹冷痛,腰膝酸軟,小便清長,夜尿多,或性欲減退,舌淡苔白,脈沉遲無力。治則:溫補脾腎。主方:附子理中湯加菖蒲、遠志等。
(7)瘀阻腦絡證  證候:神志痴獃,健忘失眠,或神情錯亂,或頭痛如刺,頭暈目眩,面色紫暗,舌暗或有瘀點,脈弦澀。治則:化瘀通腦。主方:通竅活血湯加菖蒲、鬱金等。
2.外治法
(1)體針療法  取風池、內關、神門、腎俞、肝俞、足三里、天樞、關元、三陰交等,每用3~5穴,平補平瀉法。
(2)穴位註射療法  冬眠靈,神門穴註射。
(3)耳針療法  取神門、交感、腦乾、內分泌、心、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