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概述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是由β-溶血鏈球菌感染所致,以皮膚片狀壞死為主要特征的一種急性化膿性疾病。β-溶血性鏈球菌具有極強的致病性,其在培養基中能產生溶血素,使菌落周圍出現寬而透明的溶血環,侵襲人體時可迅速破壞局部組織,向四周擴散,進入血液則可導致溶血反應。本病好發於四肢有創傷者,也有人無明顯的外傷史,初起以局部皮膚的紅、熱、痛為主要表現,極似丹毒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病因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是β-溶血性鏈球菌侵襲皮膚組織所致的局部感染。β-溶血性鏈球菌侵及皮膚後釋放透明質酸酶,使皮膚細胞間質溶解,細菌在皮膚組織內迅速繁殖擴散。皮膚小血管因感染而遭受破壞,紅細胞滲出和小血栓的形成進一步加重了皮膚細胞的損傷,導致皮膚組織發生水皰、漿液滲出和大片壞死。皮膚附屬器及分佈的感覺神經末梢,也可受累損傷。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臨床表現

1.畏寒發熱
感染初起時患者即感畏寒、發熱、脈細速和疲倦乏力等全身癥狀。
2.紅腫、疼痛或感覺障礙
感染局部皮膚紅腫,化膿竈與周圍正常組織界限不清,局部感覺疼痛。若皮膚內的感覺神經被破壞,也可表現為皮膚感覺障礙。
3.水皰、潰瘍、皮下組織腫脹
感染2~4天后皮膚局部形成水皰,內含血性漿液和細菌,無惡臭膿液。水皰逐漸壞死、乾涸,外觀酷似燒傷的焦。感染不累及肌肉和骨骼等深部組織。壞死的皮膚在2~3周後脫落,形成潰瘍。因細菌擴散因子的作用,感染在壞死的皮下迅速蔓延致筋膜間壓力迅速增高,皮下組織腫脹,疼痛加劇。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檢查

1.外周血象
(1)白細胞計數升高,絕對值常>10×109/L。
(2)白細胞分類計數升高,常伴有中性粒細胞升高。
2.細菌學鑒定
(1)塗片鏡檢  取病竈分泌物塗片,經革蘭染色後鏡檢,符合鏈球菌的形態特點。
(2)分泌物培養  取病竈分泌物接種於血平板上,分別做需氧及厭氧培養,有助於鑒別是β-型溶血性鏈球菌或肺炎鏈球菌。
(3)血液細菌培養  用硫酸鎂肉湯培養基培養病竈分泌物,菌落呈沉澱式生長,且有自下而上的溶血現象。
3.糖類分解試驗
能分解蕈糖者,對明確人類溶血性鏈球菌有意義。
4.菌種鑒定試驗
(1)馬尿酸鈉水解試驗  有色三苯酸鐵沉澱生成者為β-溶血性鏈球菌。
(2)牛乳美藍試驗  美藍還原為美白者為糞鏈球菌和乳鏈球菌。
5.B型超聲
有助於瞭解皮下組織受累範圍,幫助鑒別梭菌性肌壞死。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診斷

根據臨床典型癥狀及相關檢查可確診。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鑒別診斷

1.蜂窩織炎
有明確的外傷史,或其他部位的皮膚感染史。感染髮生在皮下、筋膜下、肌間隙或深部疏鬆結締組織,較少形成水皰和壞死性焦痂,膿液有惡臭。
2.丹毒
是β-溶血性鏈球菌侵及淋巴管所致的感染,局部皮膚有玫瑰色斑,較少化膿,與正常組織界線較清楚,伴近側的淋巴結腫大
3.梭菌性肌壞死
有深部組織損傷的病史,致病菌為厭氧產氣莢膜桿菌,故腫脹的皮下組織含有大量氣體,膿液有惡臭。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併發症

1.敗血症
β-溶血性鏈球菌具有透明質酸酶、鏈激酶和溶血素等多種毒素,吸收入血後可致全身嚴重的中毒癥狀,是致死的主要原因。
2.血管內溶血和腎小管壞死
β-溶血性鏈球菌有兩種溶血素:①SIO,是含-SH基的蛋白質,能溶解紅細胞,破壞白細胞和血小板;②SLS為小分子糖肽,可致腎小管壞死。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治療

1. 一般治療
(1)支持療法  卧床休息,提高患者身體素質;加強營養,給予易消化、富含營養的食物;全身癥狀明顯者對症治療。
(2)抬高患肢並制動  防止感染的進一步擴散。
2.大劑量抗生素
手術實施前即應給予大劑量有效抗生素,首選青黴素類如青黴素G、氨苄西林。磺胺甲惡唑與甲基苄啶聯合使用對鏈球菌有良效。青黴素過敏者,可選用紅黴素萬古霉素或頭孢類抗生素。
3.切開引流
早期即需手術,將皮膚潛行病變部分及皮下完全切開,清除壞死組織,必要時作筋膜切開減壓。傷口充分暴露,以大量抗生素溶液沖洗,每日更換敷料。有時需多次手術才能將壞死組織徹底清除。皮膚缺損部分待創面清潔後可行植皮術。

急性鏈球菌性皮膚壞死預後

因β-溶血性鏈球菌致病性較強,病情發展迅速,全身中毒癥狀重,若處理不及時死亡率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