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疽病

炭疽病概述

炭疽是由炭疽桿菌所致,一種人畜共患的急性傳染病。人因接觸病畜及其產品及食用病畜的肉類而發生感染。臨床上主要表現為皮膚壞死、潰瘍、焦和周圍組織廣泛水腫毒血症癥狀,皮下及漿膜下結締組織出血性浸潤;血液凝固不良,呈煤焦油樣,偶可引致肺、腸和腦膜的急性感染,並可伴發敗血症。自然條件下,食草獸最易感,人類中等敏感,主要發生於與動物及畜產品加工接觸較多及誤食病畜肉的人員。

炭疽病病因

炭疽散佈於世界各地,尤以南美洲、亞洲及非洲等牧區較多見,呈地方性流行,為一種自然疫源性疾病。近年來由於世界各國的皮毛加工等集中於城鎮,炭疽也暴發於城市,成為重要職業病之一。
1.傳染源
患病的牛、馬、羊、駱駝等食草動物是人類炭疽的主要傳染源。豬可因吞食染菌青飼料;狗、狼等食肉動物可因吞食病畜肉類而感染得病,成為次要傳染源。炭疽患者的分泌物和排泄物也具傳染性。
2.傳播途徑
人感染炭疽桿菌主要通過工業和農業兩種方式。接觸感染是本病流行的主要途徑。皮膚直接接觸病畜及其皮毛最易受染,吸入帶大量炭疽芽胞的塵埃、氣溶膠或進食染菌肉類,可分別發生肺炭疽或腸炭疽。應用未消毒的毛刷,或被帶菌的昆蟲叮咬,偶也可致病。
3.易感者人群
主要取決於接觸病原體的程度和頻率。青壯年因職業(農民、牧民、獸醫、屠宰場和皮毛加工廠工人等)關係與病畜及其皮毛和排泄物、帶芽胞的塵埃等的接觸機會較多,其發病率也較高。

炭疽病臨床表現

潛伏期1~5日,最短僅12小時,最長12日。臨床可分以下五型。
1.皮膚炭疽
最為多見,可分炭疽癰和惡性水腫兩型。炭疽多見於面、頸、肩、手和腳等裸露部位皮膚,初為丘疹斑疹,第2日頂部出現水皰,內含淡黃色液體,周圍組織硬而腫,第3~4日中心區呈現出血性壞死,稍下陷,周圍有成群小水皰,水腫區繼續擴大。第5~7日水皰壞死破裂成淺小潰瘍,血樣分泌物結成黑色似炭塊的乾痂,痂下有肉芽組織形成為炭疽癰。周圍組織有非凹陷性水腫。黑痂壞死區的直徑大小不等,自1~2cm至5~6cm,水腫區直徑可達5~20cm,堅實、疼痛不著、潰瘍不化膿等為其特點。繼之水腫漸退,黑痂在1~2周內脫落,再過1~2周愈合成疤。發病1~2日後出現發熱頭痛、局部淋巴結腫大及脾腫大等。
少數病例局部無黑痂形成而呈現大塊狀水腫,累及部位大多為組織疏鬆的眼瞼、頸、大腿等,患處腫脹透明而堅韌,擴展迅速,可致大片壞死。全身毒血症明顯,病情危重,若治療貽誤,可因循環衰竭而死亡。如病原菌進入血液,可產生敗血症,並繼發肺炎腦膜炎
2.肺炭疽
大多為原發性,由吸入炭疽桿菌芽胞所致,也可繼發於皮膚炭疽。起病多急驟,但一般先有2~4日的感冒樣癥狀,且在緩解後再突然起病,呈雙相型。臨床表現為寒戰、高熱、氣急、呼吸困難喘鳴、發紺、血樣痰、胸痛等,有時在頸、胸部出現皮下水腫。肺部僅聞及散在的細濕啰音,或有腦膜炎體徵,體徵與病情嚴重程度常不成比例。患者病情大多危重,常併發敗血症和感染性休克,偶也可繼發腦膜炎。若不及時診斷與搶救,則常在急性癥狀出現後24~48小時因呼吸、循環衰竭而死亡。
3.腸炭疽
可表現為急性胃腸炎型和急腹症型。前者潛伏期12~18小時,同食者可同時或相繼出現嚴重嘔吐腹痛、水樣腹瀉,多於數日內迅速康復。後者起病急驟,有嚴重毒血症癥狀、持續性嘔吐、腹瀉、血水樣便、腹脹、腹痛等,腹部有壓痛或呈腹膜炎徵象,若不及時治療,常併發敗血症和感染性休克而於起病後3~4日內死亡。
4.腦膜型炭疽
大多繼發於伴有敗血症的各型炭疽,原發性偶見。臨床癥狀有劇烈頭痛、嘔吐、抽搐,明顯腦膜刺激徵。病情凶險,發展特別迅速,患者可於起病2~4日內死亡。腦脊液大多呈血性。
5.敗血型炭疽
多繼發於肺炭疽或腸炭疽,由皮膚炭疽引起者較少。可伴高熱、頭痛、出血、嘔吐、毒血症、感染性休克、DIC(彌散性血管內凝血)等。

炭疽病檢查

1.周圍血象
細胞總數大多增高(10~20)×109/L,少數可高達 (60~80)×109/L,分類以中性粒細胞為高。
2.塗片檢查
取水皰內容物、病竈滲出物、分泌物、痰液、嘔吐物、糞便、血液及腦脊液等作塗片,可發現病原菌,塗片中發現病原菌時可作革蘭或莢膜染色,亦可作各種特異性熒光抗體(抗菌體,抗莢膜、抗芽胞、抗噬菌體等)染色檢查。
3.培養
檢材應分別接種於血瓊脂平板、普通瓊脂平板、碳酸氫鈉平板。血標本應事先增菌培養。如見可疑菌落,則根據生物學特征及動物試驗進行鑒定,如青黴素串珠和抑制試驗、噬菌體裂解試驗等。
4.動物接種
取患者的分泌物、組織液或所獲得的純培養物接種於小白鼠或豚鼠等動物的皮下組織,如註射局部處於24小時出現典型水腫,動物大多於36~48小時內死亡,在動物內臟和血液中有大量具有莢膜的炭疽桿菌存在。
5.鑒定試驗
用以區別炭疽桿菌與各種類炭疽桿菌(枯草桿菌、蠟樣桿菌、蕈狀桿菌、嗜熱桿菌等),主要有串珠濕片法、特異性熒光抗體(抗菌體、抗莢膜、抗芽胞、抗噬菌體等)染色法,W噬菌體裂解試驗、碳酸氫鈉瓊脂平板CO2培養法、青黴素抑制試驗、動物致病試驗、莢膜腫脹試驗、動力試驗、溶血試驗、水楊酸苷發酵試驗等。
6.免疫學試驗
有間接血凝法,ELISA(酶聯免疫吸附實驗)法、酶標-SPA法、熒光免疫法等,用以檢測血清中的各種抗體,特別是莢膜抗體及血清抗毒性抗體,一般用於回顧性診斷和流行病學調查之用。阿斯可里沉澱試驗,對已腐敗或乾涸的標本,作細菌培養有困難時可採用本試驗。如患者、病畜的病竈痂皮、屍體組織及血液、染菌的皮毛及其製品等標本,加水經煮沸或高壓提出抗原成分與炭疽沉澱素血清作環狀沉澱試驗,以間接證明有無炭疽桿菌感染,但本法常出現一些假陽性,對其結果判定應慎重。

炭疽病診斷

患者如與牛、馬、羊等有頻繁接觸的農牧民、工作與帶芽胞塵埃環境中的皮毛接觸,皮革加工廠的工人等,對本病診斷有重要參考價值。皮膚炭疽具一定特征性,一般不難作出診斷。確診有賴於各種分泌物、排泄物、血、腦脊液等的塗片檢查和培養。塗片檢查最簡便,如找到典型而具莢膜的大桿菌,則診斷即可基本成立。熒光抗體染色、串珠濕片檢查、特異噬菌體試驗、動物接種等可進一步確立診斷。

炭疽病鑒別診斷

皮膚炭疽須與癰、蜂窩織炎恙蟲病的焦痂、兔熱病的潰瘍等相鑒別。肺炭疽需與各種肺炎、肺鼠疫相鑒別。腸炭疽需與急性菌痢及急腹症相鑒別。腦膜炎型炭疽和敗血症型炭疽應與各種腦膜炎、蛛網膜下腔出血和敗血症相鑒別。

炭疽病治療

1.對症治療
對患者應嚴格隔離,對其分泌物和排泄物按芽胞的消毒方法進行消毒處理。必要時於靜脈內補液,出血嚴重者應適當輸血。皮膚惡性水腫者可應用腎上腺皮質激素,對控制局部水腫的發展及減輕毒血症有效,一般可用氫化可的松,短期靜滴,但必須在青黴素的保護下採用。有DIC者,應及時應用肝素、雙嘧達莫(潘生丁)等。
2.局部治療
對皮膚局部病竈除取標本作診斷外,切忌擠壓,也不宜切開引流,以防感染擴散而發生敗血症。局部可用1:2000高錳酸鉀液洗滌,敷以四環素軟膏,用消毒紗布包扎。
3.病原治療
對皮膚炭疽,青黴素分次肌註,療程7~10日。對肺炭疽、腸炭疽、腦膜炎型及敗血症型炭疽應作靜脈滴註,並同時合用氨基糖苷類,療程需延長至2~3周以上。
青黴素過敏者可採用環丙沙星、四環素、鏈黴素紅黴素氯黴素抗生素。抗炭疽血清治療目前已少用。對毒血症嚴重者除抗生素治療外,可同時應用抗炭疽血清肌註或靜脈註射,應用前需作皮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