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白塞病

神經白塞病概述

神經白塞綜合徵(neuro-Behcet syndrome)指兼有神經系統損害的白塞綜合徵,又稱神經白塞病(NBD)。其臨床特點除口腔黏膜阿弗他口腔炎、眼葡萄膜炎和外陰部痛性潰瘍三大特征外,常間隔一定時間後出現癱瘓腦膜刺激徵、性格改變等神經系統損害癥狀。為感染後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常見於早年發病的男性患者。

神經白塞病病因

1.病因
神經白塞病是以某種細菌或病毒為抗原而引起的變態反應性血管炎
白塞病的病因至今仍不十分清楚。
2.發病機制
神經白塞病作為白塞病的併發症之一,其發病機制與白塞病類似。文獻報道有以下幾種學說:
(1)感染學說  Behcét等認為該病的發生與病毒感染有關,許多學者發現NBD患者病前有發熱史及齶扁桃體發炎史併在患者健康的血清中找到了病毒感染的證據。
(2)免疫機制學說  早期可在患者的血清中找到抗口腔黏膜細胞抗體,Kansu等發現患者CSF中淋巴細胞增多,補體C3、IgG升高,Hamza發現患者血清中T4/T8減少、NK細胞增多,同時NK的活力卻下降,這可能與白細胞介素-2(IL-2)和細胞因子IFN-r的缺乏有關。
(3)遺傳因素學說  該病具有地區性發病傾向,主要見於日本、中國伊朗和地中海東部的一些國家,有學者認為可能與具有某種HLA抗原(特別是HLA-B51和HLA-DRW52)的人種有關,在其高發病區的人群中HLA-DR1和HLA-DQW1抗原明顯減少。
(4)其他  少數學者提出BD的發病與性激素的分泌和鋅元素的缺乏有關。
3.病理改變
NBD的基本病變是顱內小血管損害。其主要的病理改變是顱內瀰漫性中、小血管炎性改變,早期以小血管周圍炎性細胞浸潤為主,晚期則出現竈性壞死、神經膠質細胞增生、局部脫髓鞘及腦膜不同程度的增生和纖維化。腦實質(大腦腳腦乾、基底核、丘腦或小腦等)可有大小不等的梗死性病竈。大體可見腦組織水腫和腦乾萎縮等。

神經白塞病臨床表現

NBD的中樞神經系統受累較周圍神經系統為多,據統計白塞病(BD)的周圍神經損害僅占NBD總數的1%,各部位均可受累,且白質受累多於灰質,NBD的臨床表現依其受累部位的不同而異,一般無典型的臨床形式,目前,根據其受累的部位分為以下幾型:
1.腦膜腦炎
多呈急性或亞急性發病,主要表現為頭痛,發熱,頸項強直,噁心,嘔吐復視意識障礙,人格改變,記憶力減退等,數天后可出現偏癱失語,構音和吞咽困難
2.腦乾型
常表現為腦乾病變綜合徵或稱之為類多發性硬化綜合徵,可表現為典型的交叉性癱瘓,小腦性共濟失調癥狀等。
3.脊髓型
NBD合併脊髓損害並不多見,文獻報道稱可出現截癱或四肢癱瘓,大小便功能障礙等脊髓損害的表現。
4.周圍神經型
此型較少見,可有單神經病和神經根損害。
5.小腦病變型
常表現為小腦性共濟失調。
6.腦神經癱瘓型
以展神經,面神經受累為多見。

神經白塞病檢查

1.血象
常偏高。
2.腦脊液(CSF)檢查
絕大多數患者CSF檢查異常,CSF的細胞數輕度增高,以淋巴細胞為主,總數常小於60×106/L;蛋白含量中度增高,多低於1.00g/L。CSF中γ球蛋白增多,CSF細菌培養呈陰性,CSF的變化常與臨床表現不相平行,且每次發病的CSF變化差異較大。患者CSF中若見到抗髓鞘因子(AMSF),常提示疾病處於活動期。活動期患者的CSF中還可見C3、IgA、IgM、IgG等免疫指標增高,且CSF中IL-6水平較正常人高,白細胞介素-6(IL-6)持續增高常提示患者預後不佳,可作為臨床監測治療的指標。
3.血清免疫指標檢查
與CSF類似,臨床意義也相同。
4.腦CT
診斷NBD敏感性較差,僅少數患者於腦乾、丘腦或大腦半球發現低密度病竈。
5.MRI(磁共振成像
敏感性較高,急性期患者於T2加權圖像上可見高密度影,而於T1加權圖像上則為等密度或低密度影。多呈圓形、線形、新月形或不規則形,主要分佈於腦乾。特別是中腦的大腦腳和腦橋周圍。此外,在丘腦基底核、大腦半球、脊髓及小腦等部位也可發現類似的異常信號影。病情嚴重時,還可見到水腫帶和占位效應。反覆發作的慢性NBD患者,晚期可見到腦乾萎縮。
6.腦血管造影
可顯示大、中小血管廣泛狹窄和血栓形成,其中以大腦前、大腦中動脈的狹窄為多見。

神經白塞病診斷

根據患者有腦膜炎和(或)腦炎、腦乾損害等神經癥狀,並伴有口腔、生殖器潰瘍及眼病史,診斷本病並不困難。因此,對臨床高度懷疑本病時,應反覆詳細詢問病史,結合臨床查體,給予血清免疫指標檢查、腦MRI、腰穿及腦血管造影等輔助檢查,必要時進行皮膚黏膜的活檢。

神經白塞病鑒別診斷

因NBD可呈緩解與複發的病程,且同一患者在不同時期可有神經系統多部位受累。臨床上應與多發性硬化(MS)、無菌性腦膜炎、假性延髓性麻痹等相鑒別。

神經白塞病治療

1.目前對NBD仍沒有根治的方法,腎上腺皮質類固醇激素和免疫抑製藥可使NBD的病情有所改善,起到一定的治療緩解作用。在急性期或亞急性階段,可給予地塞米松10~20mg/d,2周為一療程,靜脈滴註,以後改為潑尼松口服。
2.療效不佳者,可加用硫唑嘌呤環磷酰胺等免疫抑製藥治療。苯丁酸氮介,靜脈滴註有一定療效,但應註意不良反應
3.還可給予免疫球蛋白血漿置換等治療,但療效不肯定。
4.對症治療其他系統併發症。

神經白塞病預後

1.NBD預後不佳,病死率高達40%,不少患者常在發病後1年內死亡。從臨床分型看,脊髓型和周圍神經病變型預後相對較好,腦膜腦炎型和腦乾型預後較差
2.早期診斷及早期治療,有可能改善NBD的預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