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病癥

疑病癥概述

疑病癥又稱疑病性神經症,目前歸類為軀體形式障礙中,主要指患者擔心或相信患有一種或多種嚴重軀體疾病,病人訴軀體癥狀,反覆就醫,儘管經反覆醫學檢查顯示陰性以及醫生給予沒有相應疾病的醫學解釋也不能打消病人的顧慮,常伴有焦慮或抑鬱。本病多在50歲以前發病,為慢性波動病程,男女均可發生。

疑病癥病因

1.人格基礎
孤僻、固執、內向、過分關註自身、敏感、自我中心、自戀、興趣狹窄、膽怯、脆弱、暗示性強的人格特征可成為疑病癥發病的人格基礎。
2.社會環境因素
得知自己親屬或朋友死於某種嚴重疾病,就會懷疑自己也步其後塵。見到別人得肝癌,就會覺得肝區不適。醫生的不恰當言論,過多的醫學儀器檢查,不必要的過分治療,不必要的手術等等都可能促進疑病觀念的產生。
3.軀體因素
處於青春期或更年期的人容易出現一些軀體感覺上的變化和自主神經不穩定的癥狀,如心悸潮熱、生殖器官的發育或萎縮等,對這類生理現象的不合理認知會促成疑病觀念的產生。
4.心理因素
有人認為此病起因於知覺和認知異常。患者的認知系統會對一些軀體感覺和變化做出不恰當的解釋,導致疑病觀念。

疑病癥臨床表現

本病的基本特征是持續存在先占觀念,認為自己患了某種或多種嚴重的進行性疾病或目前尚未被認識的軀體疾病。患者表現為過分關心自身健康和身體的任何輕微變化,並做出與實際健康狀況不相符的疑病性解釋。疑病癥狀可為全身不適、某一部位的疼痛或功能障礙,甚至是具體的疾病。癥狀表現多種多樣,有的定位清楚,描述清晰如肝臟腫脹感、胃腸扭轉的體驗、頭部充血感、咽喉部堵塞感等,有的則體驗到定位不清楚、性質模糊的不適感。
疼痛是最常見的癥狀,就部位而言,以頭、頸、背、胸部居多。軀體不適癥狀可涉及不同器官,如噁心、反酸腹瀉、心悸、胸痛呼吸困難等。有些患者疑有五官不正,特別是鼻子,耳朵以及乳房形狀異樣,還有訴體臭或出汗等。常伴有焦慮、憂慮、恐懼和植物神經功能障礙癥狀。患者對各種陰性檢查結果和醫生的解釋保證不能相信和接受,仍堅持自己的疑病觀念,繼續到各醫院反覆要求檢查和治療。由於患者的註意力大部分或全部都集中於健康問題,以至於明顯影響到日常的學習、工作、生活和人際交往。

疑病癥檢查

心理方面檢查以原發性疑病癥狀為主要臨床特征;患者對自己的健康狀態過分擔心,對有時出現的異常感覺或生理現象作出疑病性解釋,有牢固的疑病觀念,反覆就醫,不接受醫生解釋、說理和保證;病程在6個月以上,即可診斷為本病。如疑病癥起病在其他疾病之後,應考慮為繼發性疑病癥。

疑病癥診斷

1.符合神經症的診斷標準。
2.以疑病癥狀為主要臨床徵象,表現為下述的至少一項。
(1)對身體健康或疾病過分擔心,其嚴重程度與實際情況明顯不相稱。
(2)對通常出現的生理現象和異常感覺做出疑病性解釋。
(3)牢固的疑病觀念,缺乏充分根據,但不是妄想。
3.反覆就醫或反覆要求醫學檢查,但檢查結果陰性或醫生的合理解釋不能打消顧慮。
4.排除強迫症抑鬱症、偏執性精神病等診斷,疑病癥狀不只限於驚恐發作。

疑病癥鑒別診斷

1.器質性疾病 
一些全身系統的疾病多發性硬化、系統性紅斑狼瘡甲狀腺疾病等。因此在診斷疑病癥前需進行全面檢查以排除相關軀體疾病。
2.抑鬱症
最常伴有疑病癥狀,重性抑鬱患者常有一些生物學方面的癥狀,如早醒,晨重夜輕的晝夜節律改變,體重減輕及精神運動遲滯,自罪自責等癥狀可資鑒別。隱匿性抑鬱症應特別註意與疑病癥相鑒別,隱匿性抑鬱症以軀體癥狀掩蓋了抑鬱症的本質,但往往經過抗抑鬱治療常能獲得顯著的療效,而疑病癥則較困難。
3.軀體化障礙
疑病癥患者關註的重點是障礙本身及其將來的後果,其先占觀念僅涉及一種或兩種軀體疾病。而軀體化障礙患者更關註具體的軀體不適癥狀,且其主訴常常變換,涉及的系統也較多。
4.焦慮和驚恐障礙
焦慮時的軀體癥狀有時被病人解釋為嚴重軀體疾病的徵象,但這些障礙的患者通常能接受醫生給出的醫學解釋並感到放心,也不會確信自己患有某種軀體疾病。
5.精神分裂症
早期有疑病癥狀,但其內容多為離奇、不固定,常有思維障礙和感知覺障礙,病人並不積極求治,可以鑒別。

疑病癥治療

在排除軀體疾病、診斷明確之後,應該建議患者停止各種不必要的檢查。疑病癥的治療一般以心理治療為主,輔以藥物治療。
1.心理治療
以支持性心理治療為主,開始要耐心細緻的聽取患者的訴述,讓他們出示各種檢查結果,持同情關心的態度。與患者建立良好的關係,在患者信賴醫生的基礎上引導患者認識其疾病的本質不是軀體疾病,而是一種心理障礙。在認可接納患者確實存在明顯軀體不適感的基礎上,對疾病的性質進行科學合理的解釋,避免糾纏於討論癥狀本身。另外,環境的轉移,生活方式的改變,參加各種社交活動可轉移患者的註意力,引導患者做另一種有趣的事情,也可獲得一定的改善。
森田療法對消除疑病可有一定作用。認知行為治療技術可提供新的信息,幫助患者改變對癥狀的看法,從使患者能認識到引起這些軀體癥狀的真正原因。
2.藥物治療
藥物治療主要針對患者的抑鬱、焦慮等情緒癥狀,可使用抗焦慮與抗抑鬱藥如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製劑,苯二氮卓類藥物等。對於確實難以治療的病例可選用小劑量的非典型抗精神病藥,如喹硫平、利培酮等以提高療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