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障礙

睡眠障礙概述

睡眠量不正常以及睡眠中出現異常行為的表現﹐也是睡眠和覺醒正常節律性交替紊亂的表現。可由多種因素引起,常與軀體疾病有關,包括睡眠失調和異態睡眠。睡眠與人的健康息息相關。調查顯示,很多人都患有睡眠方面的障礙或者和睡眠相關的疾病,成年人出現睡眠障礙的比例高達30%。專家指出睡眠是維持人體生命的極其重要的生理功能,對人體必不可少。

睡眠障礙病因

睡眠根據腦電圖、眼動圖變化分為二個時期,即非快眼動期(HREM)和快眼動期(REM)。非快眼動期時,肌張力降低,無明顯的眼球運動,腦電圖顯示慢而同步,此期被喚醒則感倦睡。快眼動期時肌張力明顯降低,出現快速水平眼球運動,腦電圖顯示與覺醒時類似的狀態,此期喚醒,意識清楚,無倦怠感,此期出現豐富多彩的夢。
研究發現腦乾尾端與睡眠有非常重要的關係,被認為是睡眠中樞之所在。此部位各種刺激性病變引起過度睡眠,而破壞性病變引起睡眠減少。另外還發現睡眠時有中樞神經介質的參與,刺激5-羥色胺能神經元或註射5-羥色胺酸,可產生非快眼動期睡眠,而給5-羥色胺拮抗藥,產生睡眠減少。使用去甲腎上腺素拮抗藥,則快眼動期睡眠減少,而給去腎上腺素激動藥,快眼動期睡眠增多。

睡眠障礙臨床表現

1.睡眠量的不正常
可包括兩類:一類是睡眠量過度增多,如因各種腦病、內分泌障礙、代謝異常引起的嗜睡狀態或昏睡,以及因腦病變所引起的發作性睡病,這種睡病表現為經常出現短時間(一般不到15分鐘)不可抗拒性的睡眠發作,往往伴有摔倒、睡眠癱瘓和入睡前幻覺等癥狀。另一類是睡眠量不足的失眠,整夜睡眠時間少於5小時,表現為入睡困難、淺睡、易醒或早醒等。失眠可由外界環境因素(室內光線過強、周圍過多噪音、值夜班、坐車船、剛到陌生的地方)、軀體因素(疼痛、瘙癢、劇烈咳嗽、睡前飲濃茶或咖啡、夜尿頻繁或腹瀉等)或心理因素(焦慮、恐懼、過度思念或興奮)引起。一些疾病也常伴有失眠,如神經衰弱、焦慮、抑鬱症等。
2.睡眠中的發作性異常
指在睡眠中出現一些異常行為,如夢游症、夢囈(說夢話)、夜驚(在睡眠中突然騷動、驚叫、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全身出汗、定向錯亂或出現幻覺)、夢魘(做噩夢)、磨牙、不自主笑、肌肉或肢体不自主跳動等。這些發作性異常行為不是出現在整夜睡眠中,而多是發生在一定的睡眠時期。例如,夢游和夜驚,多發生在正相睡眠的後期;而夢囈則多見於正相睡眠的中期,甚至是前期;磨牙、不自主笑、肌肉或肢体跳動等多見於正相睡眠的前期;夢魘多在異相睡眠期出現。

睡眠障礙檢查

通常包括主觀評估方法(臨床癥狀、睡眠習慣和睡眠衛生情況、藥物使用情況和睡眠相關評估量表等)與客觀評估方法(體格檢查、多導睡眠圖等)。

睡眠障礙診斷

1.有效睡眠時間不足
入睡困難(超過30 min)、熟睡維持困難、易醒(夜醒2次或2次以上)和早醒。
2.睡眠質量下降
以淺睡眠為主,慢波睡眠第3、4期缺乏或明顯減少,或由於頻繁覺醒而導致睡眠結構斷裂(睡眠碎片),降低了睡眠質量。
3.白日缺睡表現
疲勞或全身不適;註意力、註意維持能力或記憶力減退;學習、工作和(或)社交能力下降;情緒波動或易激惹;日間思睡;興趣、精力減退;工作或駕駛過程中錯誤傾向增加;緊張、頭痛頭暈

睡眠障礙治療

中醫關於睡眠障礙的辨證論治頗為豐富,近年來不少醫者從臨床實際出發,探求其發生的機理,提出了些新的辨證思路。
1.從五臟論治
有學者認為失眠症其病因病機主要表現於肝、脾及五臟,統顧五臟實體病證。提倡“五臟皆有不寐”的整體觀,從肝論治,兼顧他臟,辨證加減的證治體系,並由此分臟制定了失眠症證治方案。
2.從精神情志論治
精神情志與不寐關係密切,由此將不寐分成煩惱型、多疑型、緊張型、抑鬱型,分別選用清熱瀉火、疏肝降逆法,滋陰清熱、理氣解鬱法,清心寧神、調和肝脾法等治之,取得良好效果。
3.從晝夜節律論治
人體的睡眠是一種具有晝夜節律性的生理活動,失眠則是這種正常睡眠-覺醒節律紊亂的結果。遵循這一規律,提出“因時制宜”治療失眠。
4.從心腎相交論治
所有的失眠都是“火不歸根”引起的,所有的治療方案最終都需要回到“引火歸根、心腎相交”的問題上來,並將失眠分為五型:肝氣鬱結型、腎精不足型、心火旺盛型、經脈瘀阻型、痰濕阻滯型。
5.從肝脾論治
導致失眠症產生的諸多病因病機均與肝脾失調有關,中醫治失眠的理法方藥的選擇應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註重調理肝脾。

睡眠障礙預防

睡眠障礙,常常由於長期的思想矛盾或精神負擔過重、腦力勞動、勞逸結合長期處理不當、病後體弱等原因引起。患此病後首先要解除上述原因,重新調整工作和生活。正確認識本病的本質,起病是慢慢發生的,病程較長,常有反覆,但預後是良好的。要解除自己“身患重病”的疑慮,參加適當的體力勞動和體育運動有助於睡眠障礙的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