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驚風

慢驚風概述

驚風是小兒時期常見的一種急重病癥,以臨床出現抽搐、昏迷為主要癥狀。又稱“驚厥”,俗名“抽風”。任何季節均可發生,一般以1~5歲的小兒為多見,來勢凶猛,變化迅速,甚至可威脅小兒生命。所以,古代醫家認為驚風是一種惡候。如《東醫寶鑒•小兒》雲:“小兒疾之最危者,無越驚風之證”。《幼科釋謎•驚風》:“小兒之病,最重惟驚”。臨證常將驚風分為急驚風和慢驚風,本篇簡述慢驚風,急驚風已分篇述之。
本病可見於現代醫學的小兒驚厥。其中伴有發熱者,多為感染性疾病所致。顱內感染性疾病常見有腦膜炎腦膿腫腦炎、腦寄生蟲病等;顱外感染性疾病常見有高熱驚厥、各種嚴重感染(如中毒性菌痢、中毒性肺炎敗血症等)。不伴有發熱者,多為非感染性疾病所致,除常見的癲癇外,還有水及電解質紊亂低血糖藥物中毒、食物中毒、遺傳代謝性疾病、腦外傷、腦瘤等。臨證要詳細詢問病史,進行細緻體格檢查,及相應的實驗室檢查,以明確診斷,及時進行針對性治療。

慢驚風病因病機

慢驚風為小兒驚風的另一種類型,來勢緩慢,以反覆抽痙、昏迷或癱瘓為主症,預後一般較差。多因大病久病後,氣血虧虛,陰陽兩傷,或由急驚風轉化而成,或由於先天不足,後天調護不當,精氣俱虛所致。多系脾胃受傷,土虛木旺化風;或熱病陰血受傷,風邪入絡;或先天不足,腎虛肝旺。病位在肝、脾、腎,多以虛為主,也可虛中夾實。

慢驚風臨床表現

1.虛寒可見面色蒼白或萎黃,精神萎倦,嗜睡,四肢發冷,舌淡,苔薄;虛熱則虛煩疲憊,面色潮紅,身熱消瘦,手足心熱,舌紅,苔少;血虛有肢体顫振,強直不利;虛中夾實可見身熱起伏不定,口渴心煩,胸悶氣粗,泛吐痰涎,苔黃膩。
2.病在肝脾僅有形神疲憊,面色萎黃,抽搐,大便稀溏,四肢不溫;病在肝脾腎則面色晄白,囟門低陷,四肢厥冷,手足蠕動,大便清稀,舌淡,脈細無力。

慢驚風辨證施治

以補虛治本為主,治療過程中,可結合活血通絡、化痰行瘀之法。
1.脾虛肝旺證
證候:面色萎黃,形神疲憊,嗜睡露睛,四肢不溫,陣陣抽搐,大便清稀水樣或帶綠色,舌質淡,苔白,脈沉弱。治則:溫運脾陽、扶土抑木。主方:緩肝理脾湯加減。方藥:黨參、茯苓、白術、山藥、扁豆、炙甘草、煨薑、桂枝、白芍、鉤藤。
陽虛寒盛去桂枝,加附子、肉桂;腹瀉不已加訶子、肉豆蔻、烏梅炭斂腸止瀉;顱方發稀,夜寐哭鬧不安,加生牡蠣、生龍骨。
2.陰虛動風證
證候:面色潮紅,身熱消瘦,手足心熱,肢体拘孿或強直,時或抽搐,虛煩疲憊,大便乾結,舌絳少津。苔光剝,脈細數。治則:育陰潛陽,滋水涵木。主方:大定風珠加減。方藥:雞子黃、阿膠、地黃、石斛、麥冬,龜板、鱉、牡蠣。
虛熱者加銀柴胡、青蒿、地骨皮;搐搦不止者,吞服止痙散;強直癱瘓者,加全蝎、蘄蛇、烏梢蛇、地龍、白僵蠶。但須註意,風藥多燥,故多佐以養血潤燥之品。
3.脾腎陽虛
證候:面色晄白或灰滯,精神萎頓,沉睡昏迷,口鼻氣涼,額汗不溫,四肢厥冷,手足蠕動震顫,大便澄澈清冷,舌質淡,苔白,脈沉細。治則:溫補脾腎、回陽救逆。主方:固真湯合逐寒盪驚湯加減。方藥:黨參、黃芪、白術、茯苓、炙甘草、炮附子、肉桂、川椒、炮薑、竈心土。
抽搐頻頻加龍齒、鉤藤;陽氣回覆後改用理中地黃湯或可保立蘇湯,以陽中求陰,使陰陽維繫,陽生陰長而搐定。

慢驚風其他療法

1.針灸療
針刺上肢取內關、曲池、合谷,下肢取承山、太沖,牙關緊閉者取下關、頰車,用於風邪入絡,肢体強直癱瘓。灸法取大椎、脾俞、命門、關元、氣海、百會、足三里等穴,用於脾陽虛弱或脾腎陽虛證。
2.外治療法 
(1)黨參、黃芪、白術、甘草、白芍、陳皮、半夏、大麻、川烏、全蝎、天南星、丁香、硃砂、生薑、紅棗,炒熱,熨臍部。用於慢驚風土虛木亢證;
(2)全蝎、蜈蚣、僵蠶、蟬蛻,研為細未,敷臍。用於慢驚風強直性癱瘓者。

慢驚風預防

1.積極治療原發疾病,加強鍛煉。
2.保持病室安靜,儘量減少刺激。
3.對長期卧床的患兒,註意經常改變體位;昏迷、抽搐、痰多的患兒,註意保持氣道通暢。
4.合理膳食,加強營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