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傳性補體缺陷病

遺傳性補體缺陷病概述

補體系統的組成成分中,幾乎每一種可有遺傳缺陷。大多數補體遺傳缺陷屬常染色體隱性遺傳,少數為常染色體顯性遺傳,而備解素缺陷則屬X染色體連鎖隱性遺傳。補體缺乏常伴發免疫性疾病及反覆細菌感染。總的來說,補體系統的第一前端反應成分,如 C1、C4和C2缺陷,常伴有免疫複合物性疾病,尤其是系統性紅斑狼瘡(SLE);C3、H因子和I因子缺乏增加了患者對化膿性細菌感染的易感性,而備解素、C5、C6、 C7和C8缺陷的患者則易於發生嚴重的萘瑟菌感染。

遺傳性補體缺陷病流行病學

補體缺陷的男女發病率相似,但C2缺陷多見於女性,備解素缺陷僅見於男性。在整個人群中,遺傳性補體缺陷的發病率為萬分之一。C2遺傳缺陷為最常見的補體缺陷,C2雜合遺傳缺陷的發病率可高達1%。

遺傳性補體缺陷病病因

大多數補體遺傳缺陷屬常染色體隱性遺傳,少數為常染色體顯性遺傳,而備解素缺陷則屬X染色體連鎖隱性遺傳。
根據遺傳特征,可將補體遺傳性缺陷病分為4類:純合遺傳缺陷,雜合遺傳缺陷,補體蛋白功能紊亂和同種異型所致的補體缺陷。純合遺傳缺陷者體內該補體成分完全缺失,常表現為無血清總補體活性(CH50活性),而其他補體水平均正常;雜合缺陷患者所缺乏的補體的水平為正常水平的一半,CH50也是正常水平的一半,而其他補體成分水平正常;補體蛋白功能紊亂,患者血中補體水平在正常範圍內,有時甚至高出正常水平,但補體蛋白功能卻十分低下;補體的同種異型遺傳缺陷通常是常染色體共顯性遺傳,另外補體缺陷也可分為完全缺陷和部分缺陷,這是因為補體的調節特點和其結構間的相關性。
在臨床上,雖然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所缺陷的補體成分水平明顯降低或檢測不到,而其他補體水平正常,但也有一些例外,如在純合C1r缺陷時,C1s的濃度也有所降低,一些C2缺陷的患者伴有B因子水平降低,這是由於原發缺陷的補體蛋白和繼發缺陷的補體蛋白間有高度的結構同源性,另外,B因子和C2的基因在第6號染色體上位置十分相近,因而與它們具有相似的調節機制也有關,在遺傳性血管神經性水腫(HAE)中,C4和C2的水平降低,I因子和H因子缺陷時B因子和C3水平降低分別是由於經典和旁路途徑過度激活所致,由於缺乏補體成分使經典和(或)旁路激活系統功能受損及對T細胞依賴性抗原抗體反應缺陷,造成患者對病毒感染時間延長或免疫複合物在循環中存在時間延長。

遺傳性補體缺陷病臨床表現

當患者反覆發生細菌感染,尤其是化膿性細菌感染或萘瑟菌感染時應考慮到補體缺陷的可能。補體溶血試驗CH50和CH100可確定是否有C1、C2、C3、C4、C5、C16、C7及C8功能缺陷。缺乏上述任何一種成分,CH50都會降低,CH50是在補體存在時使抗體致敏的羊紅細胞發生溶血所致,因而是測定經典途徑成分的。應用含唾液酸低的兔紅細胞即補體旁路途徑溶血活性(APH50)測定的溶血試驗可檢測旁路途徑成分缺陷。APH50正常提示有B因子、D因子、備解素、C3及C5-8存在。如果上述篩選試驗結果顯示CH50活性十分低下,則需進行每種補體成分的檢測。如果一個患者有重度感染但無抗體缺陷或吞噬細胞異常時,應行CH50檢查;若CH50檢查結果正常,則行APH50檢查;如果APH50非常低或測不出其活性,則應行B因子測定,因H因子或I因子缺乏時都會有B因子過度消耗,而B因子的原發缺陷至今尚未發現。如果家族史提示有X連鎖遺傳時,則可能為備解素缺陷,但最後確診仍需對每種補體成分作出定量分析。

遺傳性補體缺陷病檢查

補體溶血試驗CH50和CH100可確定是否有C1、C2、C3、C4、C5、C16、C7 及C8功能缺陷。缺乏上述任何一種成分,CH50都會降低,CH50是在補體存在時使抗體致敏的羊紅細胞發生溶血所致,因而是測定經典途徑成分的。應用含唾液酸低的兔紅細胞即APH50測定的溶血試驗可檢測旁路途徑成分缺陷。APH50正常提示有B因子、D因子、備解素、C3及C5—8存在。如果上述篩選試驗結果顯示CH50活性十分低下,則需進行每種補體成分的檢測。如果一個患者有重度感染但無抗體缺陷或吞噬細胞異常時,應行CH50檢查;若CH50檢查結果正常,則行APH50檢查;如果APH50非常低或測不出其活性,則應行B因子測定,因為在H因子或I因子缺乏時都會有B因子過度消耗,而B因子的原發缺陷至今尚未發現。

遺傳性補體缺陷病診斷

根據病史、臨床癥狀和實驗室檢查資料可以診斷。

遺傳性補體缺陷病治療

總地來講,補體缺陷併發感染時對抗生素治療的反應良好,但根本治療應在於糾正補體缺陷。有些學者採用替補性治療,即將純化的缺陷成分輸入患者體內以糾正缺陷。替補療法可將缺陷的補體成分水平補足至正常水平,又可改善臨床癥狀。有些學者採用輸入新鮮血漿的方法治療補體缺陷,但從理論上講,多次輸註可使患者產生免疫反應是其潛在危險。
對於HAE的治療研究較多,治療HAE有3種措施:①促進正常染色體對人補體C1抑製劑(C1INH)的表達  人工合成雄性激素達那唑和康力龍可刺激正常染色體合成更多的(C1INH),使C1INH水平恢復正常。這種治療很有效,可有效地控制發作。②通過抑制與其相互作用的酶而降低對C1INH的消耗。6-氨基已酸的衍生物凝血酸可抑制血漿素原生成血漿素,還可通過自身分解途徑在一定程度上活化C1,凝血酸對控制HAE發作十分有效。③上述2種治療方法都屬於預防性治療  最理想的治療方法是靜脈輸液C1INH使其恢復正常水平,輸註純化的C1INH較血漿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