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系統遺傳病

神經系統遺傳病概述

神經系統遺傳性疾病是由於生殖細胞或受精卵遺傳物質的數量、結構或功能改變,使發育的個體出現以神經系統功能缺損為主要臨床表現的疾病。它與胎兒在母體內受到風疹病毒感染引起的先天性疾病不同,也與由某種相同家族的環境因子引起的家族聚集性疾病如家族性甲狀腺功能減退症不同,後者均為非遺傳性。

神經系統遺傳病病因

神經系統遺傳病病種繁多,具有家族性和終身性特點,不少疾病的病因和發病機制尚未闡明。隨著神經系統遺傳病的基因定位、克隆、基因產物及基因診斷和治療等方面的突破,必將推動神經遺傳學的發展。

神經系統遺傳病臨床表現

1.智能減退
又稱為精神發育不全,根據智能減退程度可以分為白痴、痴愚和愚魯3個等級。白痴者智商(IQ)在0~30,痴愚者智商在30~50,愚魯的智商為50~70。若智商在70以上者為低能。
2.行為異常
是神經系統常見的遺傳病癥狀之一,常與智能減退伴存,表現為興奮、易激惹、煩躁、人格改變等,少數患者可有衝動行為而被誤診為精神病。
3.言語障礙
神經遺傳病中的言語障礙可由中樞神經的發育不全而致失語,或由發音器官的不協調所引起的構音障礙所致。前者表現為聽不懂、不認識、不理解和不能表達。後者講話緩慢無力、發音頓挫、鼻音、吐詞含糊等,具體表現為:
(1)痙攣性發音困難  如痙攣性截癱和腦癱病者爆破性構音障礙,如小腦性共濟失調性語言。
(2)無力性語言  見於咽肌萎縮和無力的肌營養不良者的發音,常見於錐體外系疾病的扭轉痙攣、肌陣攣、舞蹈動作時發出的時高時低的陣發性發音障礙。
4.不自主運動
是累及錐體外系統的遺傳病的常見癥狀,可表現以肌張力增高、動作減少為特征的震顫,張力降低動作增多的舞蹈動作,肌張力不規則的手足徐動、扭轉痙攣等,以及節律性肌肉收縮的肌陣攣,如肌陣攣性癲癇-腦橋-小腦變性等。
5.抽搐
是遺傳性神經系統疾病中常見癥狀之一,抽搐類型可為局竈性、全身性、大發作或小發作,常與智能減退並存,如結節硬化、苯丙酮尿症等。
6.某些特征體態和其他異常
如面-肩-肱型肌營養不良症、強直性肌營養不良症、黏多糖沉積病的特殊面容,神經纖維瘤病顱骨缺損遺傳性共濟失調的眼外肌麻痹,肝豆狀核變性的角膜K-F環,遺傳性小腦性共濟失調的眼球震顫,以及白內障、晶狀體移位、顱骨狹小、脊柱裂、四肢短小、弓形足、痙攣步態等均有一定的診斷價值。

神經系統遺傳病檢查

1.染色體檢查
常規的染色體檢查包括染色體數目、形狀,觀察染色體有否單倍體、三倍體出現,染色體有否畸變、易位、倒錯等情況。有下列情況者應作染色體檢查:
(1)有先天畸形的家庭成員
(2)有多次流產病史的婦女及其丈夫
(3)有唐氏綜合徵的兒童、兄妹及父母
(4)有明顯智能減退和體態異常的神經系統疾患病者  
2.生化酶檢測
許多遺傳性代謝病的診斷依賴於血清、皮膚成纖維細胞,以及白細胞中某些特殊酶的缺乏予以診斷。
3.細胞學檢查
某些遺傳病,如Gaucher病的肝、脾或骨髓中發現Gaucher細胞。Niemann-Pick病者的骨髓中可以發現“泡沫細胞”。
4.基因檢測技術
採集患者血液,提取DNA,進行體外擴增測序等技術,為神經系統遺傳病的診斷開闢了新途徑。目前國內大型醫院和基因檢測機構已開展部分疾病的常規檢測。
5.產前診斷
利用妊娠婦女羊水細胞或絨毛細胞作DNA探針檢測予以產前診斷。電生理、影像學X線、CT、MRI檢查和病理檢查等,對診斷及鑒別診斷也頗有意義。

神經系統遺傳病診斷

神經系統遺傳病診斷首先依賴於病史、癥狀體徵及常規輔助檢查等。家譜分析是遺傳病診斷的重要依據,但不是絕對依據。只要有遺傳病的典型臨床癥狀、體徵時,即使沒有家族史仍可以做出診斷。詳細的神經系統檢查做出神經系統受累的定位診斷,同時註意體態檢查,有助於遺傳性疾病的診斷。遺傳學特殊診斷方法如系譜分析、染色體檢查、DNA和基因產物分析等可為診斷提供重要的證據,成為確診的關鍵。

神經系統遺傳病治療

隨著醫學的發展能夠醫治的遺傳病逐漸增多,如能早期診斷及時治療可使癥狀減輕或緩解,如肝豆狀核變性患者用銅的螯合劑青黴胺治療促進體內銅排除,苯丙酮尿症患兒用低苯丙氨奶粉和苯丙氨酸降氨酶治療等,其他治療如神經營養飲食療法、酶替代(如黏多糖Ⅰ型和Ⅱ型)、康復和手術矯正等有一定的療效。
基因治療是應用基因工程技術替換、增補或校正缺陷基因達到治療遺傳病目的。引入外源性基因方法是利用病毒載體把正常基因攜帶到靶細胞中,並產生有生理意義的表達。隨著人類基因組計劃完成、分子遺傳學發展和神經系統遺傳病的病因和發病機制闡明,預期基因治療在不久的將來在遺傳病治療方面會發揮重要作用。

神經系統遺傳病預後

大多數神經系統遺傳病在30歲前出現癥狀。神經系統遺傳病目前大多數尚無有效的治療方法,故多數神經系統遺傳病預後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