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症

恐怖症概述

恐怖症是以恐怖癥狀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種神經症。患者對某些特定的對象或處境產生強烈和不必要的恐懼情緒,而且伴有明顯的焦慮及自主神經癥狀,並主動採取迴避的方式來解除這種不安。患者明知恐懼情緒不合理、不必要,但卻無法控制,以致影響其正常活動。恐懼的對象可以是單一的或多種的,如動物、廣場、閉室、登高或社交活動等。本病以青年期與老年期發病者居多,女性更多見。國外報道一般人口中的患病率為6‰(1983),我國各地調查患病率的平均值為0.59‰(1982)。但1969年Agras的研究報告的患病率為77‰。

恐怖症病因

1.遺傳因素
雙生子研究發現同卵雙生子比異卵雙生子出現恐怖症同病的現象多一些,提示遺傳因素可能與發病有關。但也有對恐怖症的家系研究並未發現雙生子同病率增加。因此尚無明確證據表明遺傳在該病的發生中起重要作用。
2.素質因素
患者在病前性格偏向於幼稚、膽小、害羞、依賴性強和高度內向。
3.心理社會因素
在發病中常起著更為重要的作用。例如某人遇到車禍,就對乘車產生恐懼。可能是在焦慮的背景上恰巧出現了某一情境,或在某一情景中發生急性焦慮而對之發生恐懼,並固定下來成為恐怖對象。對特殊物體的恐怖可能與父母的教育、環境的影響及親身經歷(如被狗咬過而怕狗)等有關。心理動力學派認為恐怖是被壓抑的潛意識衝突的象徵作用和置換作用的結果。條件反射和學習理論在該症發生中的作用是較有說服力的解釋。

恐怖症臨床表現

恐怖症的核心癥狀是恐懼緊張,並因恐怖引起嚴重焦慮甚至達到驚恐的程度。因恐怖對象的不同可分為以下幾種:
1.社交恐怖症
主要是在社交場合下幾乎不可控制地誘發即刻的焦慮發作,並對社交性場景持久地、明顯地害怕和迴避。具體表現為患者害怕在有人的場合或被人註意的場合出現表情尷尬、發抖,臉紅、出汗或行為笨拙、手足無措,怕引起別人的註意。因此迴避誘發焦慮的社交場景,不敢在餐館與別人對坐吃飯,害怕與人近距離相處,尤其迴避與別人談話。赤面恐怖是較常見的一種,患者只要在公共場合就感到害羞臉紅、局促不安、尷尬、笨拙、遲鈍,怕成為人們恥笑的對象。有的患者害怕看別人的眼睛,怕跟別人的視線相遇,稱為對視恐怖。
2.特定的恐怖症
特定的恐怖症是對某一特定物體或高度特定的情境強烈的、不合理的害怕或厭惡。兒童時期多發。典型的特定恐怖是害怕動物(如蜘蛛、蛇)、自然環境(如風暴)、血、註射或高度特定的情境(如高處、密閉空間、飛行)。患者會因此而產生迴避行為。
3.場所恐怖症
不僅害怕開放的空間,而且擔心在人群聚集的地方難以很快離去,或無法求援而感到焦慮。場所恐怖性情境的關鍵特征一是沒有即刻可用的出口,因此患者常迴避這些情境,或需要家人、親友陪同。

恐怖症檢查

本病無特異性實驗室檢查指標。
神經系統檢查,排除神經、器官器質性病變。

恐怖症診斷

1.符合神經症的診斷標準;
2.以恐懼為主,需符合以下4項:①對某些客體或處境有強烈恐懼,恐懼的程度與實際危險不相稱;②發作時有焦慮和自主神經癥狀;③有反覆或持續的迴避行為;④知道恐懼過分、不合理,或不必要,但無法控制;
3.對恐懼情景和事物的迴避必須是或曾經是突出癥狀;
4.排除焦慮症、分裂症、疑病癥

恐怖症鑒別診斷

1.焦慮症
焦慮症和恐怖症都以焦慮為核心癥狀,但焦慮症患者的焦慮是持續存在的,並非針對某一具體的處境或對象。而恐怖症伴有的焦慮多是境遇性的、針對性的、發作性的,隨著迴避恐懼對象或處境焦慮可減輕或消失。
2.強迫症
強迫癥狀源於患者內心的某些思想或觀念,怕失去自我控制,並非對外界事物的恐懼,常有強迫動作。
3.疑病癥
疾病恐懼的患者可能與疑病癥相似,恐懼情緒一般不突出,而且疑病癥擔心的是自身,認為自己的懷疑和擔心是合理的;而恐怖症所害怕的是外在的對象或處境,並且認為這種恐懼是不合理的,只是無法擺脫。

恐怖症治療

1.藥物治療
減輕緊張、焦慮或驚恐發作,可選用苯二氮卓類藥物或/和抗抑鬱劑,如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製劑、三環類抗抑鬱劑等。
2.心理治療
心理治療是治療該病的重要方法,常用的有:
(1)行為治療  包括系統脫敏療法、暴露療法等,為治療特定恐怖症最重要的方法。其原則包括:一是消除恐懼對象與焦慮恐懼反應之間的條件性聯繫,二是對抗迴避反應。
(2)認知行為治療  認知行為療法是治療恐怖症的首選方法。既往的行為治療方法更強調可觀察到的行為動作,長期療效不甚滿意。認知行為治療在調整患者行為的同時,強調對患者不合理認知的調整,效果更好。尤其對社交恐怖症患者,其歪曲的信念和信息處理過程使得癥狀持續存在,糾正這些歪曲的認知模式是治療中非常關鍵的內容。
(3)社交技能訓練  社交恐怖症的患者常有社交技能缺陷或低估自己的社交技能,因此可以通過一定時間的訓練來改善患者的癥狀。包括:治療師的示範作用、社交性強化、暴露的作業練習、自我肯定訓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