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疽

鼻疽概述

鼻疽屬於人獸共患病,其病原體是不運動的革蘭陰性鼻疽假單胞菌。人對鼻疽十分易感,主要是接觸感染動物引起。其癥狀是在鼻腔、喉頭、氣管黏膜或皮膚形成特異的鼻疽結節、潰瘍或瘢痕,在肺臟、淋巴結或其他實質性器官產生鼻疽結節。可通過病原學及血清學方法進行診斷。

鼻疽病因

鼻疽桿菌為革蘭陰性桿菌,平均長度2~5um,寬度0.5~1.0um,不形成芽胞及莢膜,無鞭毛,不能運動,生化反應不活潑。鼻疽桿菌有兩種抗原,一種為特異性抗原,另一種為與類鼻疽桿菌的共同交叉反應抗原。其內毒素有一種引起變態反應的蛋白質,名為鼻疽菌素。
單蹄類家畜是保存本菌的宿主。鼻疽病馬的鼻液及潰瘍分泌物中,含有大量的鼻疽桿菌。可以通過消化道、損傷的皮膚和黏膜感染,還可以通過氣溶膠經呼吸道感染。

鼻疽臨床表現

潛伏期不定,平均為4天,一般為數小時至3周,部分攜菌者可潛伏數月甚至幾年。臨床上可有急性和慢性兩種類型。
1.急性型
起病急驟,病初表現體溫升高,呈不規則熱(39~41℃)、頜下淋巴結腫大。據臨診癥狀分為皮膚鼻疽、鼻腔鼻疽、肺鼻疽。
(1)皮膚鼻疽 併發部位在四肢、胸側和腹下等處。出現急性蜂窩織炎,局部腫脹,繼則壞死及潰破排出膿汁,形成邊緣不整、噴火口狀的潰瘍,並覆有灰黃色的滲出物。皮膚附近淋巴結腫大,結節性膿腫可沿淋巴管附近組織蔓延,膿腫潰破後排出紅色或灰白色膿液,難以愈合,可形成瘺管
(2)鼻腔鼻疽 如致病菌侵入上呼吸道,可引起鼻腔鼻疽,出現蜂窩織炎,鼻腔黏膜上有小米粒至高梁粒大小結節,鼻腔、口腔黏膜潰瘍及壞死,鼻中隔穿孔,齶和咽部亦有潰瘍形成,可見一側或兩側鼻孔流出漿液、黏液性膿性分泌物。
(3)肺鼻疽 致病菌亦可侵犯下呼吸道,出現肺鼻疽,患者有胸痛乾咳,肺部可出現半濁音、濁音和不同程度的呼吸困難
急性發病患者還可出現全身不適、頭痛、發冷、周身酸痛、食欲缺乏嘔吐腹瀉及脾腫大等。患者常極度衰竭,臨床上酷似傷寒或播散性結核。如細菌進入血液,可產生菌血症和膿毒血症引起循環衰竭而死亡。
2.慢性型
臨床癥狀不明顯,僅有低熱或長期不規則發熱、出汗及四肢、關節酸痛。皮膚癥狀與急性期相似。血液系統、關節、骨髓、肝、脾、肺、眼和中樞神經系統均可累及。病情發展緩慢,時好時發,攜菌者可常年帶菌。患者漸見贏瘦,呈惡病質狀,自行痊愈,但常因逐漸衰竭或突然惡化而死亡。

鼻疽檢查

1.膿液或分泌物塗片檢查
去皮膚膿液或者鼻腔分泌物塗片後作亞藍、吉姆薩、瑞特等染色,可見兩極濃染的桿菌,但類鼻疽伯克霍爾德菌染色也呈陽性,故此方法無法鑒別鼻疽伯克霍爾德菌與類鼻疽伯克霍爾德菌。
2.接種培養檢查
將病菌接種於豚鼠,待豚鼠病發死亡,取膿汁作細菌培養分離檢查,可獲得陽性結果。血液培養:伴有敗血症者,可獲陽性結果,一般患者陽性率不高。
3.皮內試驗
將鼻疽菌素作1∶1000稀釋後,取0.1ml註入前臂皮內,經24~48小時,於局部出現紅腫現象為陽性反應,常在病程4周內呈陽性反應,可持續數年。
4.免疫學檢查
血清可作血凝及補體結合試驗,血凝試驗敏感性較高,效價在1∶640以上才有診斷價值,補體結合試驗特異性較強,但操作麻煩,效價>1∶20才有參考意義。目前較為簡便的固相補體結合試驗已用於檢查,對照孔與試驗孔溶血環直徑差在6mm以上者,判為陽性。
5.影像學檢查
急性肺部感染,胸部X片或CT檢查可見大葉性肺炎或局限性密度增高影。
6.其他
近來應用新的鼻疽檢驗方法,如間接乳膠凝集試驗、對流免疫電泳試驗、斑點酶聯免疫吸附試驗、單擴散溶血試驗、熒光抗體試驗和基因探針法等,但國內尚未廣泛應用。

鼻疽診斷

鼻疽的臨床表現較複雜,常不易診斷,有與患病的馬類接觸或實驗室中曾處理過致病菌等流行病學史,分泌物,穿刺液及血液培養,血清學檢查(血凝及固相補體結合試驗),鼻疽菌素皮內試驗,感染物豚鼠接種等檢查,均有助於本病的診斷。

鼻疽治療

1.一般治療
患者須隔離,分泌物、排泄物及換藥的敷料紗布等均應徹底消毒。膿腫必須切開引流,但要小心謹慎,以免感染擴散。對病變嚴重的組織可考慮手術切除。
2.藥物治療
過去多採用磺胺類氨基糖苷類抗生素治療人類鼻疽。常用藥物有鏈黴素慶大霉素、土霉素、四環素、磺胺類藥物。多採用肌肉註射和靜脈註射的方法。一般採用鏈黴素或慶大霉素,與磺胺嘧啶或四環素類聯合應用,直至癥狀消失。此外,環丙沙星氧氟沙星喹諾酮類頭孢他啶和亞胺培南等均對鼻疽桿菌有較強的抑菌作用,因此選用喹諾酮類或第三代頭孢菌素類抗菌藥物治療也會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