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糠疹

玫瑰糠疹概述

玫瑰糠疹(pityriasis rosea)是常見的的急性、自限性炎症皮膚病,好發於軀幹和四肢近端、大小不等、數目不定玫瑰色斑片,其上覆有糠狀鱗屑,一般持續6~8周而自愈。但也有經久不愈的情況,由於有患者延誤治療後遺留色素沉著。應及早治療。

玫瑰糠疹病因

尚未明確,可能與病毒感染或自身免疫有關。因為本病有季節性發作,皮疹有自限性,很少複發,初起為前驅斑,又未發現任何確定的變態反應性物質引起本病,因此多數認為與病毒感染有關。研究結果提示玫瑰糠疹的發病與柯薩奇B組病毒感染有關係。此外,真菌、細菌感染或螺旋體等其他微生物的病源說法也未被證實。也有人認為是某種感染的一種過敏反應或胃腸中毒皮膚表現。

玫瑰糠疹臨床表現

本病多發於青年人或中年人,兒童與老年人少見,但也有見於出生3個月的嬰兒。無性別差異。以春秋季多發。初起損害是在胸、頸、軀幹或四肢出現直徑1~3cm大小的玫瑰色淡紅斑或黃褐色斑片,邊緣微高起,有細薄的糠秕樣鱗屑,稱為前驅斑或母斑,數目為1~3個。如無瘙癢症狀易被忽視。1~2周後軀幹與四肢近側端相繼有泛發性成批的皮損出現,常對稱分佈,皮損較母斑為小,形態與母斑基本相同,稱為繼發斑。斑片大小不一,直徑約0.2~1cm大小,常呈橢圓形,斑片中間有細碎的鱗屑,而四周圈狀邊緣上有一層游離緣向內的細薄鱗屑,斑片的長軸與肋骨或皮紋平行。可伴有不同程度的瘙癢。少數患者的皮損僅限於頭頸部或四肢部位。
有少數患者開始皮損為紅色丘疹,可互相融合成斑片,這類患者常有劇癢,稱為丘疹型玫瑰糠疹。
另有一類患者,發病急驟,無前驅斑,多在下腹部或大腿內側出現大片紅色斑片或斑丘疹,有劇癢,損害迅速擴至軀幹與四肢,這些損害漸漸在中央部位出現結性損害,痂皮脫落而呈玫瑰糠疹樣皮損,這類患者可能是自身敏感性反應所引起,故稱之為玫瑰型自身敏感性皮炎
也有一些特殊類型的玫瑰糠疹:如僅發生母斑,之後並無子斑,稱之為“頓挫型”;如皮疹有明顯的滲出傾向,常有瘙癢,稱之為“滲出型”;此外還有丘疹型、水皰型、蕁麻疹型、紫癜型、膿皰型、多形紅斑型等,以及以頭、面、四肢遠端為主的皮疹。
患者大多無全身癥狀,但也有出現輕度頭痛咽喉痛低熱頸部淋巴結腫大等癥狀。

玫瑰糠疹檢查

1.血常規
嗜酸性白細胞淋巴細胞可稍有增高。
2.組織病理
表現為非特異性慢性炎症的改變,表皮可見竈性角化不全,輕度棘層增厚,海綿形成和細胞內水腫,或有小水皰出現。真皮淺層有中度血管擴張,水腫和淋巴細胞浸潤。

玫瑰糠疹診斷

根據前驅斑,好發部位,皮疹的形態有典型紅色圈狀游離緣向內的糠狀鱗屑性斑片,皮疹長軸與皮紋平行,不難診斷。
1.問診主要有發病季節、病期長短、病損發生順序,自覺癥狀。
2.檢查“母斑”存在與否,病損是否重在軀幹及肢体近端屈側,是否為玫瑰色橢圓形斑丘疹、長軸與皮紋或肋骨方向是否平行,邊緣有無糠狀鱗屑,有無咽部充血、表淺淋巴結腫大發熱等。

玫瑰糠疹鑒別診斷

需與下列疾病鑒別:
1.銀屑病
皮疹好發於四肢伸側及肘膝部,有銀白色鱗屑,刮除鱗屑可見點狀出血。早期皮疹冬季加重,夏季消退或減輕,病程長,易複發。
2.脂溢性皮炎
皮疹好發於頭、面及胸部,頭髮部位皮疹可見油膩性鱗屑,可有脫髮,軀幹部位皮疹無特殊排列特征,也無前驅斑。
3.花斑癬
皮疹形態及發疹部位有時與玫瑰糠疹相似,在軀幹部位皮疹排列無特殊性,真菌鏡檢陽性。
4.梅毒
由梅毒螺旋體引起,二期梅毒疹的特點是沒用明顯的瘙癢針狀。皮疹早期為直徑約0.5cm大小的圓形或橢圓形淡紅色斑,各個獨立,不融合,亦可進一部出現丘疹,鱗屑性丘疹及膿皰疹等。掌跖可見脫屑性斑疹,黏膜可出現黏膜斑,外陰及肛門可發生扁平濕疣,頭髮可呈蟲蛀樣脫落,淺表臖核腫大。斑疹性梅毒損害大小一致,並很快變為淡棕色,無鱗屑或僅有少許鱗屑,有全身淋巴結腫大,血清反應陽性。
5.體癬
相當於圓癬,皮膚損害多較局限,泛發者一般較少見。邊緣有丘疹或小水皰。真菌檢查陽性。

玫瑰糠疹治療

因為本病有自限性,故治療的目的是為了減輕癥狀和縮短病程。
1.一般治療
在急性期禁忌熱水洗燙和肥皂外洗。禁用刺激性較強的外用藥。臨床上見到許多患者由於局部護理不當使病情加重,延長病程。
2.抗組胺藥
可適當應用抗組胺藥物,例如撲爾敏,賽庚啶,特非那丁及克敏能等,也可用維生素C、維生素B12、葡萄糖酸鈣及硫代硫酸鈉等。
3.中醫中藥
中醫的治療原則是清熱涼血,祛風止癢,一般用涼血消風湯有效,輕型患者可用紫草,水煎服,每日一次有效。
4.紫外線照射
急性炎症期過去後,進行期皮疹廣泛時,採用紫外線紅斑量或亞紅斑量分區交替照射能促進損害的消退。
5.外用藥治療
可採用爐甘石洗劑外塗或用少量皮質類固醇激素製劑,避免使用刺激性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