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熱病

黃熱病概述

黃熱病是由黃熱病毒引起,主要通過伊蚊叮咬傳播的急性傳染病。臨床以高熱、頭痛黃疸、蛋白尿、相對緩脈和出血等為主要表現。本病在非洲和南美洲的熱帶和亞熱帶呈地方性流行,亞洲尚無本病報告。由於黃熱病的死亡率高及傳染性強,已納入世界衛生組織規定之檢疫傳染病之一。

黃熱病病因

黃熱病病毒屬蟲媒病毒B組披膜病毒科,病毒直徑22~38納米,呈球形,有包膜,含單股正鏈RNA。易被熱、常用消毒劑、乙醚、去氧膽酸鈉等滅活,但在血中能於4℃保存1個月,在50%甘油中於0℃下可存活數月,於-70℃或冷凍乾燥條件下可保持活力數年。最初分離的黃熱病毒Asibi株通過組織培養弱化成17D株,用以製備減毒活疫苗,預防效果良好。

黃熱病臨床表現

潛伏期3~6天。多數受染者癥狀較輕,可僅表現為發熱、頭痛、輕度蛋白尿等,持續數日即恢復。重型患者只發生在約15%的病例。病程經過可分為4期。
1.感染期
急起高熱伴有寒戰、劇烈頭痛及全身痛,明顯乏力、食欲不振、噁心、嘔吐腹瀉便秘等。患者煩躁不安,結膜充血,面、頸潮紅。心率與發熱平行,以後轉為相對心搏徐緩。本期持續約3天,此時病毒在血中達高滴度,成為蚊蟲感染的來源。期末可有輕度黃疸、蛋白尿。
2.緩解期
發熱部分或完全消退,癥狀緩解,持續數小時至24小時。
3.中毒
發熱與癥狀復現,且更加重。此期毒血症消退,出現肝、腎、心血管功能損害以及出血癥狀。血清膽紅素明顯升高,凝血酶原時間延長,蛋白尿、少尿與氮質血症的程度和病情成正比。本期突出癥狀為嚴重的出血如齒齦出血、鼻出血皮膚黏膜淤斑、胃腸道、尿道和子宮出血等。心臟常擴大,心搏徐緩,心音變弱,血壓降低。常伴有脫水、酸中毒,嚴重者出現譫妄昏迷、尿閉、頑固性呃逆、大量嘔血休克等。本期持續3~4天或2周。常在第7~10天發生死亡。
4.恢復期
體溫下降至正常。癥狀和蛋白尿逐漸消失,但乏力可持續1~2周或更久。此期仍需密切觀察心臟情況,個別病例可因心律不齊或心功能衰竭死亡。存活病例一般無後遺症。

黃熱病實驗室及其他檢查

1.一般常規和生化檢查
外周血白細胞總數正常或升高,但在本病早期中性粒細胞數常減少。血小板計數正常或減少。血清膽紅素、ALT和AST升高,死亡病例更為明顯。有黃疸的病例凝血酶原時間及部分凝血活酶時間延長。尿蛋白增多、血清尿素及肌酐升高。
2.病毒分離
採取病初3~4天內血標本接種小白鼠腦內或細胞培養可分離出病毒並用血清學方法進行鑒定。
3.血清學檢查
可作血凝抑制試驗、補體結合試驗或中和試驗檢測特異性抗體,急性期與恢復期雙份血清標本4倍以上增高可以診斷本病。目前多採用抗體捕獲酶免疫試驗檢測黃熱病病毒IgM抗體,在感染後一周即呈陽性,有助於早期診斷,早期亦可用抗原捕獲試驗檢測病毒抗原。
4.反轉錄/聚合酶鏈反應(RT/PCR)
檢測黃熱病毒RNA有很強的特異性。有報告血清中病毒RNA較活病毒更為穩定,在27℃常溫下能保存相當長時間,優於病毒分離法。
5.其他輔助檢查
心電圖可見PR及QT間期延長及ST-T波異常。

黃熱病診斷

對於典型病例黃熱病的診斷不難,而對於散髮的、早期或輕型病例不易確診,需借助於實驗室檢查。

黃熱病鑒別診斷

在黃熱病的診斷過程中應註意:與流行性出血熱鉤端螺旋體病登革熱病毒性肝炎、惡性瘧疾藥物中毒肝炎等進行鑒別。

黃熱病治療

至今尚無特效療法。
1.一般治療
黃熱病的治療應卧床休息直至完全恢復,應住在無蚊蟲的屋內,尤其在病兒發熱期間有病毒血症應使用蚊帳。給予流質或半流質飲食,頻繁嘔吐者可禁食、給予靜脈補液,註意水、電解質和酸鹼平衡
2.對症治療
高熱時黃熱病的治療宜採用物理降溫為主,禁用阿司匹林退熱,因可誘發或加重出血。頻繁嘔吐可口服或肌註胃復安。有繼發細菌感染或併發瘧疾者給予合適的抗生素或抗瘧藥。心肌損害者可試用腎上腺皮質激素。對重症病例應嚴密觀察病情變化,如發生休克、急性腎功能衰竭消化道出血等即予以相應處理。

黃熱病預後

輕症患者一般順利恢復,不留後遺症。重症患者的病死率隨每次流行而異,受種族、年齡、其他乙組蟲媒病毒引起的免疫狀態等多因素影響,可達30%~50%。

黃熱病預防

1.管理好傳染源
由於我國已經發現輸入性病例,所以黃熱病的預防應加強邊境檢疫,對於來自疫區的人員必須出示有效的預防接種證書,以防止該病傳入我國。對來自黃熱病流行區的人員開展體溫檢測、醫學巡查、流行病學調查和醫學檢查,重點關註有發熱、黃疸等癥狀人員。
2.切斷傳播途徑
防蚊、滅蚊是防止本病的重點措施。
3.保護易感人群
17D黃熱病減毒活疫苗。一次皮內接種0.5ml,7~9天即可產生有效的免疫力並可持續達10年以上。在進入疫區、已知或預測有黃熱病疫情活動的區域,對9個月以上的兒童應常規進行預防接種。但不宜用於4個月以下的嬰兒,因接種後發生神經系統的併發症幾乎均為小於4個月的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