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原體尿路感染

支原體尿路感染概述

支原體尿路感染又稱泌尿及生殖道支原體感染支原體是一群介於細菌與病毒之間、目前所知能獨立生活的最小微生物。1937年Drsnes等從巴氏腺膿腫分離出支原體,這是支原體在人類致病的首例報道。從泌尿生殖道檢出的支原體有7種之多,主要是人型支原體(MH)和尿素分解支原體(UU)。
支原體尿路感染從少數嬰兒(主要是女嬰)的生殖道中能分離到支原體UU占多數,多來自母體,3個月以後迅速減少。青春期前男性生殖道很少有支原體寄居,但8%-22%的女性攜帶支原體。青春期後生殖道出現支原體主要是性接觸的結果。一項調查表明性成熟、無癥狀的女性下生殖道UU分離率為56.8%。支原體的檢出率與年輕、多性伴黑色人種及非屏障避孕等因素有關,正常男性的支原體分離率約14%。

支原體尿路感染病因

UU引起原發性非淋球菌性尿道炎的可能性較少,而主要在尿道發生炎症損傷、局部免疫力下降的基礎上,引起繼發性感染。UU感染前列腺是通過小管內上行感染所致。從微生態學觀點看,當泌尿生殖道發生炎症時,其黏膜上錶面受損,易黏附病原體,並激發宿主細胞吞噬作用增強,促使支原體進人宿主細胞導致泌尿生殖道細胞損害。

支原體尿路感染臨床表現

支原體引起的尿路感染,其臨床表現與一般的細菌性尿感相似,可有發熱腰痛、膀胱刺激症等急性腎盂腎炎表現,也可表現為下尿路感染癥狀。典型表現為尿道刺癢及輕重不等的尿痛及燒灼感,尿道口輕度紅腫,常有漿液性或漿液膿性尿道分泌物,較淋病尿道炎分泌物稀薄而少,或僅在晨起時發現尿道口有白膜形成,有部分患者可完全無任何尿路感染的癥狀和體徵,因此臨床上常易漏診。女性患者主要感染部位為子宮頸,尿道炎癥狀不明顯,表現為急慢性宮頸炎白帶增多或者輕度排尿困難尿頻,亦可完全無癥狀。

支原體尿路感染檢查

1.支原體分離培養
取新鮮清潔中段尿液,接種於支原體培養基,在適宜的培養條件下,支原體易被分離。當發現有菌落生長時,應作同型特異性抗體抑制試驗,以作支原體的分型。
2.血清學診斷
試驗是診斷支原體感染的實用方法。可用支原體製成抗原,與患者血清作補體結合試驗,在疾病後期的血清補體結合抗體滴度比初期升高4倍或以上,有診斷意義。
3.其他輔助檢查
分子生物學診斷方法用於臨床試驗的有MG缺口翻譯全基因組DNA探針、UU-rRNA特異的DNA探針及MH-rRNA基因探針等。利用DNA探針進行的核酸印跡試驗診斷生殖道支原體感染,其敏感性稍差,但特異性較高,可鑒別各種支原體甚或種間的生物型。為彌補敏感性的不足,現多開展多聚酶鏈式反應以幫助診斷。

支原體尿路感染診斷

支原體尿路感染的臨床診斷較難,提高診斷率的前提是對本病的警惕性。根據患者有不潔性接觸史,尿道炎癥狀較淋病輕,分泌物檢查找不到淋球菌,高倍鏡下(400×)白細胞10~15個,油鏡(1000×)白細胞5個以上即可初步診斷,凡臨床懷疑尿感、而反覆尿細菌培養陰性者均應及時作尿支原體檢查。

支原體尿路感染鑒別診斷

註意與淋球菌尿路感染、衣原體尿路感染艾滋病性尿路感染及其他細菌性尿路感染相鑒別,可借助實驗室檢查鑒別。

支原體尿路感染治療

支原體尿路感染體外實驗發現,妨礙細胞壁合成的β-內酰胺類藥物、萬古霉素和桿菌肽對MH無效,抑制蛋白合成的氨基甙類藥物、氯黴素利福平對支原體有中等療效。MH、UU對四環素敏感,MH偶見耐四環素但對林可霉素敏感,臨床上常用藥物有:
1.四環素類
四環素或鹽酸多西環素米諾環素
2.其他抗生素
對以上藥物不能耐受或療效不佳者,可用紅黴素阿奇霉素,亦可應用氧氟沙星。配偶應接受相應治療,療程結束1周後重覆檢查,治愈標準是癥狀消失,無尿道分泌物,尿沉渣塗片白細胞數正常(<5個/高倍視野)。
3.中藥
支原體尿路感染確診後,多採用廣譜抗生素治療,如四環素、氧氟沙星、羅紅黴素、阿齊霉素、紅黴素等。但由於強調要連續不間斷用藥,西藥雖然起效更快,但是長期使用易產生耐藥性,損傷人體器官,毒副作用驚人。且當細菌進入人體後會產生內毒素外毒素兩種物質,外毒素是由細菌產生,而內毒素卻是由細菌被殺死後殘留在人體中所產生的毒素。抗生素只能殺滅細菌,卻對內毒素不起作用。只有配合抗生素選用有效的中藥一同服用,才能有效減輕抗生素對人體的毒害,起到更好的清熱解毒,利濕通淋的作用。

支原體尿路感染預後

支原體尿路感染的支原體對理化因子的抵抗力弱,在人體外僅存活很短時間,人與人之間的性傳播是其主要的生存方式。預防支原體尿路感染主要是避免性亂和積極治療帶菌者,對患者的配偶或性伴侶應雙方同治,以防繼續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