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哮

熱哮概述

熱哮,病證名。哮病在發作期,主要可以分為寒哮和熱哮。熱哮為肺熱熾盛,痰壅氣升所致的哮吼,俗稱痰火
《內經》雖無哮病之名,但有“喘鳴”、“夠貽”之類的記載,與哮病的發作特點相似。漢·《金匱要略》將哮病稱為“上氣”,不僅具體描述了本病發作時的典型癥狀,提出了治療方藥,而且將其歸屬於痰飲病中的“伏飲”,堪稱後世頑痰伏肺為哮病夙根的淵源。隋·《諸病源候論》稱哮病為“呷嗽”,明確指出哮病為“痰氣相擊,隨嗽動息,呼呷有聲”,治療“應加消痰破飲之藥”。直至元代朱丹溪才首創“哮喘”病名,闡明病機專主於痰,提出“未發以扶正氣為主,既發以攻邪氣為急”的治療原則,不僅把本病從籠統的“喘鳴”、“上氣”中分離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病名,而且確定了哮病的施治要領。明·《醫學正傳》進一步對哮與喘作了明確的區別。後世醫家鑒於哮必兼喘,故一般通稱“哮喘”,為與喘病區分故定名為“哮病”。
根據本病的定義和臨床表現,哮病相當於西醫學的支氣管哮喘,西醫學的喘息性支氣管炎、或其他急性肺部過敏性疾患所致的哮喘均可參考本病辨證論治。
哮病為本虛標實之病,標實為痰濁,本虛為肺脾腎虛。發作時以標實為主,表現為痰鳴氣喘;在間歇期以肺、脾、腎等臟器虛弱之候為主,表現為短氣、疲乏,常有輕度哮症。若哮病大發作,或發作呈持續狀態,邪實與正虛錯綜並見,肺腎兩虛而痰濁又復壅盛,嚴重者因不能治理調節心血的運行,命門之火不能上濟於心,則心陽亦同時受累,甚至發生“喘脫”危候。

熱哮病因病機

熱哮病發作的基本病理變化為“伏痰”遇感引觸,邪氣觸動停積之痰,痰隨氣升,氣因痰阻,痰氣壅塞於氣道,氣道狹窄攣急,通暢不利,肺氣宣降失常而喘促,痰氣相互搏擊而致痰鳴有聲。《證治匯補·哮病》說:“因內有壅塞之氣,外有非時之感,膈有膠固之痰,三者相合,閉拒氣道,搏擊有聲,發為哮病。”《醫學實在易·哮證》也認為哮病為邪氣與伏痰“狼狽相因,窒塞關隘,不容呼吸,而呼吸正氣,轉觸其痰,鼾駒有聲。”
由此可知,哮病發作時的病理環節為痰阻氣閉,以邪實為主。由於病因不同,體質差異,又有寒哮、熱哮之分。因熱邪誘發,素體陽盛,痰從熱化,屬痰熱為患則發為熱哮。或寒痰內鬱化熱,寒哮亦可轉化為熱哮。

熱哮辨證施治

1.證候
氣粗息涌,喉中痰鳴如吼,胸高脅脹,張口抬肩,咳嗆陣作,咯痰色黃或白,黏濁稠厚,排吐不利,煩悶不安,汗出,面赤,口苦,口渴喜飲,舌質紅,苔黃膩,脈弦數或滑數。
2.治則
清熱宣肺,化痰定喘。
3.主方
定喘湯。方用麻黃、杏仁宣降肺氣以平 喘;黃芩、桑白皮清肺熱而止咳平喘;半夏、款冬花、蘇子化痰止咳,降逆平喘;白果斂肺氣以定喘,且可防麻黃過於耗散之弊;甘草和中,調和諸藥。全方合用,宣、清、降俱備,共奏清熱化痰,宣降肺氣,平喘定哮之功。
若痰稠膠黏,酌加知母、浙貝母、海蛤粉、瓜蔞、膽南星之類以清化熱痰。氣息喘促,加葶藶子、地龍瀉肺清熱平喘。內熱壅盛,加石膏、銀花、魚腥草以清熱,大便秘結,加大黃、芒硝通腑利肺。表寒里熱,加桂枝、生薑兼治表寒。若病久熱盛傷陰,痰熱不凈,虛實夾雜,氣急難續,咳嗆痰少質粘,口燥咽乾,煩熱顴紅,舌紅少苔,脈細數者,又當養陰清熱,斂肺化痰,可用麥門冬湯。偏於肺陰不足者,酌 加沙參、冬蟲夏草、五味子、川貝母;腎虛氣逆,酌配地黃、山萸肉、胡桃肉、紫石英、訶子等補腎納氣定喘。若哮病發作時寒與熱俱不顯著,但哮鳴喘咳甚劇,胸高氣滿,但坐不得卧,痰涎壅盛,喉如曳鋸,咯痰粘膩難出,舌苔厚濁,脈滑實者,此為痰阻氣壅,痰氣壅盛之實證,當滌痰除壅,降氣利竅以平喘逆,用三子養親 湯加葶藶子、厚樸、杏仁,另吞皂莢丸以利氣滌痰,必要時可加大黃、芒硝以通腑瀉實。

熱哮預防護理

預防方面,註重宿根的形成及誘因的作用,故應註意氣候影響,做好防寒保暖,防止外邪誘發。避免接觸刺激性氣體及易致過敏的灰塵、花粉、食物、藥物和其他可疑異物。宜戒煙酒,飲食宜清淡而富營養,忌生冷、肥甘、辛辣、海膻發物等,以免傷脾生痰。防止過度疲勞和情志刺激。鼓勵患者根據個人身體情況,選擇太極拳、內養功、八段錦、散步或慢跑、呼吸體操等方法長期鍛煉,增強體質,預防感冒。在調攝方面, 哮病發作時,尚應密切觀察哮鳴、喘息、咳嗽、咯痰等病情的變化,哮鳴咳嗽痰多、痰聲漉漉或痰黏難咯者,用拍背、霧化吸人等法,助痰排出。對喘息哮鳴,心中悸動者,應限制活動,防止喘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