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昏

神昏概述

又稱昏憒,病證名。見於《傷寒明理論》。即指神識喪失,對環境刺激缺乏反應的癥狀。輕者稱暈厥昏厥。中醫文獻還有“昏迷”、“昏蒙”、“昏厥”和“譫昏”等名,均屬神昏的範疇。常因痰濁、熱毒、外傷、氣血逆亂、陰陽衰竭及其他強烈刺激等,使神明失主所致。
現代醫學的急性傳染性和急性感染性疾病,在出現中毒反應過程中常見的神昏,肺性腦病、心腦缺血綜合徵、肝性腦病酸中毒尿毒症、藥物和食物中毒等出現神昏者,均可參照本證辨證救治。

神昏病因病機

神昏是邪熱內陷心包,或濕熱、痰濁矇蔽清竅所出現的癥狀。疾病過程中出現神昏或昏厥時,多為急危重症。神昏的深度常與疾病的嚴重程度有關。
神昏的病因有外感內傷之分,其病必犯心、腦而成。心主神明,腦為元神之府,清竅之所在,主精神意識和思維活動。凡外感時疫,熱陷心營,或內傷痰火,陰陽氣血逆亂,濁邪上擾等,皆可導致神明失守,清竅閉塞而發病。多種外感溫熱、疫病類疾病,各種厥病、脫病、癇病、中風中暑、中毒、頭部內傷、電擊傷等,均可出現神昏或昏厥。

神昏臨床表現

臨床神識不清,不省人事,且持續不能蘇醒為特征。病者的隨意運動喪失,對周圍事物如聲音、光等的刺激全無反應。
本證雖病機複雜,表現多端,但既神昏之後,不外乎分辨其屬於實證或虛證,以及兼濕兼瘀等兼證。一般熱毒、痰濁、風陽、瘀血等阻塞清竅,導致陰陽逆亂,神明矇蔽者,為閉證屬實。閉證以神昏、牙關緊閉、兩手握固、面赤氣粗、痰聲拽鋸等為特征。凡氣血虧耗,陰陽衰竭,不相維繫,清竅失養,神無所倚而神昏者,多為脫證屬虛。脫證以神昏四肢厥次、汗出、目合、口開、鼾聲、手撒、遺尿等為特征。但如屬痰濁壅盛,內蒙清竅,又兼氣血耗散,神不守舍,以致神昏者,乃為內閉外脫的虛實兼見之證。

神昏辨證施治

本證之治療,閉證以開閉通竅為主,脫證則以回陽固脫,救陰斂陽為主要法則。
(一)內治法
1.閉證
(1)熱陷心營證    證候:高熱神昏,煩躁譫語,面赤氣粗,或有抽搐,小便黃赤。舌紅絳而乾,苔黃或焦黃,脈滑數。治則:清心開竅,泄熱護陰。
1)主方:清營湯。方藥:水牛角(先煎)、生地黃、玄參、麥冬、丹參、連翹、竹葉心、黃連、甘草。
2)中成藥:①清開靈註射液。②醒腦靜註射液。
(2)熱結胃腸證    證候:神昏譫語,躁擾不寧,或日晡潮熱,腹滿便秘,按之堅硬,口舌乾燥。舌苔黃燥或起芒刺,脈沉實用力。治則:通腑泄熱。主方:大承氣湯。方藥:大黃、芒硝、枳實、厚樸。
口渴引飲者,加石膏、知母。中成藥參照熱陷心營證中成藥。
(3)喘促痰蒙證    證候:神志獃痴,時昏時醒,咳逆喘促,痰涎壅盛,身熱不揚。舌苔厚膩,脈滑數。治則:豁痰開竅。
1)主方:菖蒲鬱金湯。方藥:石菖蒲、鬱金,梔子、連翹、牛蒡子、牡丹皮、菊花,竹瀝適量(沖服),薑汁適量(沖服),玉樞丹1粒(研沖)。
2)中成藥:菖蒲鬱金註射液。
(4)濕熱上蒸證   證候:神昏譫語,或昏而時醒,或黃疸日深,斑疹衄血,或腹脹如鼓。舌絳苔膩,脈弦數。治則:清熱祛濕,涼血開竅。主方:加味黃連解毒湯。方藥:黃連、黃柏、梔子、板藍根、水牛角(先煎),生地黃、玄參、牡丹皮、綿茵陳、大黃、石菖蒲、鬱金、甘草。中成藥參照熱陷心營證中成藥。
(5)肝陽暴張證    證候: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牙關緊閉,口噤不開,兩手握固,大小便閉,肢体強痙,口眼歪斜,半身不遂,鼾聲時作。舌苔黃而少津,脈弦滑而數。治則:辛涼開竅,清肝熄風。主方:羚羊角湯。方藥:羚羊角,龜板、石決明、鉤藤,菊花、夏枯草、生地黃、白芍,黃芩、天竺黃,水煎。腹脹便秘者,加大黃、枳實、芒硝。中成藥參照熱陷心營證中成藥。
2.脫證
(1)亡陰證    證候:神志昏迷,汗出,面紅身熱,手足溫,唇舌乾紅,脈虛數。治則:救陰斂陽。
1)主方:生脈散加味。方藥:人參、麥冬、五味子、山茱萸、黃精、龍骨、牡蠣。
2)中成藥:參脈註射液。
(2)亡陽證    證候:神志昏迷,目合口開,鼻鼾息微,手撒肢厥,大汗淋漓,面色蒼白,二便自遺,唇舌淡潤,甚則口唇青紫,脈微欲絕。治則:回陽救逆。
1)主方:參附湯(人參、制附子)。
2)中成藥:①參附註射液。②參附青註射液。
(二)外治法
1.針灸療
常用穴位為手十二井穴、百會、水溝、涌泉、神闕、承漿、關元、四神聰。可用強刺激,多用瀉法。若亡陰神昏,上方去神闕,著重補涌泉、關元、絕骨,其餘諸穴平補平瀉。若陰陽俱亡,則用涼瀉法針涌泉,加灸神闕。若亡陽神昏,重灸神闕,溫針關元,用燒山火針涌泉、足三里,其餘諸穴平補平瀉。
2.五絕指針療法
周身多經脈調理加局部選穴刺激治療。

神昏預防護理

預防主要是及時治療各種可引起神昏的病證,防止其惡化。神昏不能進食者,可用鼻飼,給予足夠的營養,並輸液吸氧等。神昏患者應定期翻身按摩,及時作五官及二便的清潔護理等。

神昏飲食調護

要保證供給足夠的營養和水分。神昏初期可從靜脈補充營養和水分,2~3天后仍神昏不醒,可採用鼻飼法供給營養。神昏初期以實證居多,鼻飼飲食宜清淡易消化,如米湯、果汁、牛奶、豆漿、雞蛋等,後期多轉虛證或虛實夾雜,可根據辨證給予營養豐富易消化吸收的食品,待患者恢復吞咽動作,再改用口服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