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桿菌肺炎

腸桿菌肺炎概述

腸桿菌肺炎過去極為罕見。近幾十年。隨著廣譜抗生素和呼吸醫療器械應用的增多,腸桿菌肺炎已占院內獲得性肺炎的9.4%,僅次於銅綠假單胞菌肺炎、金葡菌肺炎和克雷白桿菌肺炎,居第4位,其中以陰溝腸桿菌和產氣腸桿菌所致者多見。臨床上,腸桿菌肺炎多發生於衰弱或免疫抑制者,易由污染的醫療器械引起暴發流行,常伴菌血症和對多種抗生素治療反應差等特征。

腸桿菌肺炎病因

腸桿菌屬分陰溝腸桿菌、產氣腸桿菌、聚團腸桿菌、傑高菲腸桿菌、阪琦腸桿菌和泰勒腸桿菌。其中陰溝腸桿菌和產氣腸桿菌是臨床上較重要的條件致病菌,可引起肺炎、敗血症尿路感染腦膜炎等;聚團腸桿菌是重要的醫院內感染病原菌,可污染輸液引起敗血症和其他感染。腸桿菌屬細菌廣泛分佈於自然環境中。土壤、污水、腐爛蔬菜和乳製品中均可發現。陰溝腸桿菌和產氣腸桿菌可寄殖於胃腸道和呼吸道,為正常菌群的一部分。

腸桿菌肺炎臨床表現

腸桿菌肺炎與其他革蘭陰性桿菌肺炎相似。起病急驟,突起畏寒發熱體溫常於37.7℃~38.8℃之間。咳嗽明顯,咳痰量較多,呈黏液膿性,但與克雷白桿菌肺炎不同,咯血和血性痰少見。如病變廣泛,可有呼吸困難。體格檢查可有氣急、發紺。常於兩肺聞及濕性啰音,肺部實變體徵少見。如系血源性感染者,肺部體徵有時缺如,但常常發現尿路和消化道等肺外感染的表現。

腸桿菌肺炎檢查

1.血象
細胞總數可增高或正常,但中性粒細胞常明顯增加,貧血較常見。
2.尿常規、腎功能和肝功能
腸桿菌敗血症合併肺炎者,尿常規、腎功能和肝功能可能異常。
3.痰液細菌培養
確診腸桿菌肺炎的惟一手段。臨床咳出的痰受口咽部其他細菌的污染,可採用經環膜穿刺、經皮肺穿刺和經纖支鏡獲得標本。若採用咳痰培養,標本需先進行培養前處理和應用合適的選擇培養基,以提高結果的可靠性。
(1)咳痰的處理  咳出的痰液先用生理鹽水清洗5~9次後(可平均減少污染菌達100倍),直接塗片檢查若低倍視野下,白細胞>25、鱗狀上皮細胞<10,再取這樣的痰液加1%~2%蛋白酶或乙酰半胱氨酸於37℃下孵化。當細菌濃度>106/毫升,則認為培養有診斷意義,進一步進行一系列生化反應和分型以確定菌種株和型。
(2)選擇培養基  因痰標本中有時腸桿菌屬濃度較低,需用選擇培養基提高培養陽性率。選擇培養基的成分:2%纖維素二糖0.1%酵母浸膏、0.03%去氧膽酸鈉10μg/ml頭孢菌素、1%瓊脂和Andrade's指示劑。多數陰溝腸桿菌經37℃24小時培養後,由於pH變化而產生色素,多數糞大腸菌群生長緩慢或根本不生長。產氣腸桿菌在此培養基上也能生長。
4.X線檢查
X線檢查胸片常顯示雙下肺支氣管肺炎,但有少數僅見肺紋理增多而無明顯的肺實質浸潤。少數吸入感染患者,右肺上葉後段及下葉背段可見較大範圍的實變影,其間可見空洞,但遠較克雷白桿菌肺炎少見血源感染的病例,胸片見為不規則結節狀密度增高,直徑4~10mm,遍佈全肺。如病情發展,則結節增大融合。

腸桿菌肺炎診斷

腸桿菌肺炎的臨床表現不具特征性,與其他革蘭陰性桿菌肺炎相似,僅憑臨床表現難以確診。高危人群在住院期間出現發熱、支氣管膿性分泌物增多、白細胞數增多、肺部出現病竈或在原肺部病變的基礎上出現新的浸潤,均為診斷的依據。確診和鑒別診斷有賴於細菌學檢查。

腸桿菌肺炎鑒別診斷

應與革蘭陰性桿菌肺炎如銅綠假單胞菌肺炎克雷白桿菌肺炎流感嗜血桿菌肺炎變形桿菌肺炎相鑒別。

腸桿菌肺炎併發症

腸桿菌肺炎常見的併發症之一為菌血症。文獻報道在各種原因的腸桿菌菌血症中,先由呼吸道感染,再發展為菌血症者占11%,僅次於腹部臟器和泌尿系感染者。因此當疑及肺部感染系血源播散所致者或伴有菌血症者,應進行血培養。如腸桿菌陽性,即可確診。

腸桿菌肺炎治療

1.一般治療
包括休息、護理、飲食、吸氧、鎮咳祛痰等一般治療。
2.抗菌治療
選用針對致病菌並結合藥敏試驗選用抗生素。
3.併發症治療
對併發膿胸等及時穿刺或引流,若影響到其他臟器的功能,應作相應的處理。
4.原發病的治療
原發病性質往往是決定腸桿菌屬細菌感染預後的重要因素。因此,在抗菌治療的同時,積極治療原發病。

腸桿菌肺炎預後

年老體弱伴有嚴重基礎疾病免疫功能低下者預後較差。

腸桿菌肺炎預防

1.減少預防性應用抗生素據研究,抗生素,特別是頭孢類抗生素的預防應用,可增加住院患者腸桿菌屬的攜帶率。因此,減少抗生素預防應用,可預防腸桿菌肺炎的發生。
2.局部應用不吸收的口服抗生素減少口咽和胃腸道腸桿菌屬細菌的寄殖,可以減少ICU中患者腸桿菌屬感染的發生。
3.阻止局部腸桿菌屬寄殖發展為感染有研究表明,應用主動的或被動免疫製藥,可阻止寄殖的腸桿菌屬發展為感染,但目前大多處於實驗階段。
4.防止患者之間的感染傳播醫務人員在進行呼吸道護理和治療時,註意洗手,嚴格無菌操作。
5.疑及發生暴發感染立即進行分型以確定相應的控制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