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魯病

庫魯病概述

庫魯病是最早被研究的人類朊毒體病,曾經僅見於巴布亞—新幾內亞東部高地有食用已故親人臟器習俗的土著部落,自從這一習俗被廢止後已無新發病例。庫魯病潛伏期長,自4~30年不等,起病隱匿,前驅期患者僅感頭痛關節疼痛,繼之出現共濟失調、震顫、不自主運動,後者包括舞蹈症、肌陣攣等,在病程晚期出現進行性加重的痴獃,神經異常。先後有震顫及共濟失調後有痴獃是本病的臨床特征。患者多在起病3~6個月內死亡。

庫魯病病因

1.傳染源
感染朊毒體病的動物和人是本病的傳染源。
2.傳播途徑
本病的傳播途徑尚不十分清楚,但也已證明的途徑有:
(1)消化道傳播  進食朊毒體感染宿主的或加工物可導致感染本病。如庫魯病就是由於巴布亞—新及內亞東部高地的土著部落有食用已故親人的臟器以示懷念的傳播習俗而致該病在當地傳播,而牛海綿狀腦病,又稱瘋牛病,是因使用加工不當的動物內臟作飼料而致該病在動物中傳播。
(2)醫源性傳播  器官移植、註射屍體來源的人體激素等已被證明可引起庫魯病的醫源性傳播。

庫魯病臨床表現

小腦性共濟失調逐漸加重,其中最突出的為寒戰樣震顫,至後期痴獃,癱瘓尿失禁。最終因喪失運動能力而死亡。病程一般3~9月,通常可分為3個階段:
最初階段:病人感到頭疼和關節疼。軀幹震顫、步態蹣跚和共濟失調引起姿勢不穩。患者主觀感覺站立和步態不穩、往往還自覺發聲,手和眼的運動有異常。說話含糊不清,並逐漸加重。病初常常呈現內斜視,並持續存在。運動失調先發於下肢而後逐漸累及上肢。站立時為維持平衡,腳趾用力抓住地面。病初即不能以一隻腳站立幾秒鐘,這對診斷本病很有價值。
中期階段:數周之後出現行走困難,並伴隨著肢体顫抖。已不能行。肢体的僵化常進一步發展,伴有廣泛性的陣攣或不時發生休克樣的肌肉不自主運動,偶爾出現手足徐動症和舞蹈病樣運動。在突然受噪聲或強光刺激時也會發作。通常有踝陣攣,膝陣攣也常見。雖然肌肉活動已很少,但無束狀的或真正的衰弱和肌肉萎縮。病人時常情緒不穩。
晚期階段:病人會喪失記憶,死前伴隨大笑。此期從病人自己不能坐起開始。運動失調、震顫、語音障礙更加嚴重,病人失去行動能力。腱反射亢進,出現抓握反射,部分病人呈現錐體束外性姿勢和運動障礙。最後,兩便失禁,吞咽困難導致饑渴。病人出現衰弱、營養不良和延髓受累的癥狀,多因發生壓瘡和墜積性肺炎而死亡。

庫魯病檢查

1.組織病理學檢查
病變腦組織可見海綿狀空泡、澱粉樣斑塊、神經細胞丟失伴膠質細胞增生,極少白細胞浸潤等炎症反應。
2.免疫學檢查
如免疫組織化學、免疫印記、酶聯免疫吸附試驗等,以用於檢測組織中的PrPsc。採用抗PRP27—30抗體,可在經異硫氰酸胍及壓熱處理或蛋白酶K消化溶解PrPc後的病變組織檢測到PrPsc。單克隆抗體15B3僅能結合PrPsc,因此不需經溶解PrPc的處理即可識別PrPc和PrPsc。取材包括腦、脊髓、扁桃體、脾、淋巴結、視網膜、眼結膜及胸腺等多種組織。應用免疫印記方法,尚可在腦脊液中檢測到一種較具特征性的腦蛋白14—3—3,該蛋白是一種能維持其他蛋白構型穩定的神經元蛋白,正常腦組織中含量豐富但並不出現於腦脊液中,當感染朊毒體時大量腦組織破壞,使腦蛋白14—3—3泄露於腦脊液中。
3.動物接種試驗
將可疑組織勻漿或口服接種於動物(常用老鼠、羊等),觀察被接種動物的發病情況,發病後去其腦組織活檢具朊毒體病的特征性病理改變。此法敏感性受種屬間屏障限制,且需時較久。
4.腦電圖檢查
可有特征性的周期性尖銳複合波,具輔助診斷價值。此外,計算機斷層掃描(CT)及磁共振成像(MRI)的腦影像學檢查,可資鑒別朊毒體病變與其他中樞神經系統疾病。
5.分子生物學檢查
從患者外圍血白細胞提取DNA,對PRNP進行PR擴增及序列測定,可發現家族遺傳性朊毒體病的PRNP性突變。

庫魯病診斷

朊毒體病的確診需依賴腦組織的病理檢查,因此生前診斷較為困難。
1.流行病學資料
進食過瘋牛病可疑動物來源的食品,接受過來自可能感染朊毒體供體的器官移植或可能被朊毒體污染的電極植入手術,使用過器官來源的人體激素以及有朊毒體病家族史,均有助本病診斷。
2.臨床表現
雖然毒體病大多表現為漸進性的痴獃、共濟失調及肌陣攣等,但不同的朊毒體病也有各自的特點如散髮性克—雅病發病年齡較大,多先有痴獃後有共濟失調,而新變異型克—雅病發病年齡較輕;庫魯病震顫顯著,往往先有共濟失調後出現痴獃;傑茨曼—斯脫斯勒—史茵克綜合徵多僅有共濟失調等小腦受損表現少見痴獃;致死性家族性失眠症以進行性加重的頑固失眠為特征。
3.實驗室檢查
腦組織的海綿樣病理改變及PrPsc陽性的免疫學檢測確診本病有重要意義。腦脊液中的腦蛋白14—3—3及腦電圖PSWCs具有輔助診斷價值。PRNP序列鹼基突變的遺傳學分析則有助家族性朊毒體病的診斷。

庫魯病治療

對症及支持治療可減輕癥狀,改善生活質量,但至今尚無有效的病原治療。有報道認為剛果紅、二基亞碸、酚噻嗪、氯丙嗪、分支多胺、磷脂酶C、抗朊毒體抗體及寡肽等可能對延緩病情有一定作用,但效果及適用性有待證實。

庫魯病預防

鑒於朊毒體尚無有效治療,做好預防極為重要。目前尚無疫苗保護易感人群。
1.控制傳染源
屠宰朊毒體病畜及可疑病畜,並對動物屍體妥善處理。有效的殺滅朊毒體方法包括焚化、高壓消毒132℃持續1h、5%次氯酸或1mol/L氫氧化鈉60分鐘浸泡等;限制或禁止在疫區從事血製品以及動物材料來源的醫用品的生產;朊毒體病及任何神經系統退行性疾病患者、曾接受器官提取人體激素治療者、有朊毒體病家族進行家庭史者和在疫區居住過一定時間者,均不可作為器官、組織及體液的供體;對遺傳性朊毒體家族進行監測,予遺傳咨詢和優生篩查。
2.切斷傳播途徑
革除食用人體組織陋習,不食用朊毒體病動物肉類及製品,不以動物組織飼料喂養動物,醫療操作嚴格遵守消毒程序,提倡使用一次性神經外科器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