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人類皰疹病毒感染

小兒人類皰疹病毒感染概述

人類皰疹病毒(human herpes virus,HHV)6、7、8型是近十年發現的皰疹病毒,臨床致病範圍廣。HHV-6,7型是引起幼兒急疹和高熱驚厥的重要病因,HHV-8型是卡波濟肉瘤的致病因子,並與艾滋病相關性淋巴系統腫瘤的發生直接相關,HHV-6、7、8型是嚴重威脅人類健康的新病毒。

小兒人類皰疹病毒感染病因

1.HHV-6(Human herpes virus-6)
美國Salahuddin從淋巴增生性疾病患者外周血單核細胞(PBMCs)中分離出一種新病毒。
2.HHV-7(Human herpes virus-7)
Frenkel1990 年首次從一健康成人外周血T淋巴細胞中分離出HHV-7。此後又從一患慢性疲勞綜合徵患者體內分離出該病毒。病毒顆粒直徑約為200nm。HHV-7有囊膜。與HHV-6,CMV同屬於β-皰疹病毒科。基因研究顯示HHV-7與HHV-6和HCMV的DNA同源性較高。HHV-7可在臍帶血單核細胞和正常人外周血淋巴細胞中培養,方法類似HHV-6。此病毒也常存在於健康成人的唾液中。
3.HHV-8(Human herpes virus-8)
Chang等於1994年用PCR方法從合併卡波濟肉瘤(KS)艾滋病患者的肉瘤組織中發現HHV-8。當時將這種與某些皰疹病毒具有很高同源性的病毒命名為KS相關皰疹病毒(KSHV),後更名為HHV-8。

小兒人類皰疹病毒感染臨床表現

1.HHV-6感染引起的疾病
HHV- 6原發感染後,其核酸可長期潛伏於體內。HHV-6的核酸主要潛伏在外周血單核細胞、唾液腺、腎及支氣管的腺體內。在一定條件下,HHV-6可被激活,引起再感染。HHV-6激活機制尚不清楚,研究顯示體內存在HIV、EB病毒、麻疹病毒、巨細胞病毒感染時,可激活HHV-6。
(1)幼兒急疹(ES)  幼兒急疹是嬰幼兒常見的一種以高熱、皮疹為特點的疾病,多發生於春秋季。典型臨床表現是:①發熱1~5天,體溫多達39℃或更高。②熱退後出疹,皮疹為紅色斑丘疹,分佈於面部及軀幹,可持續3~4天。部分患兒軟齶可出現特征性紅斑。③其他癥狀:包括眼瞼水腫、前囟隆起、咳嗽腹瀉、驚厥等。
(2)高熱驚厥及神經系統併發症  兒童原發或再激活HHV-6感染後只有40%表現為ES,60%並不出現典型ES癥狀,而只以發熱為臨床表現。對以發熱為表現的急診患兒的病因學檢查發現,39.6%是由HHV-6感染引起。
(3)非嗜異性傳染性單核細胞增多症  傳染性單核細胞增多症(IM)是由EB病毒(EBV)原發感染引起的自限性淋巴細胞增生性疾病。HHV-6感染也可引起IM,病患年齡與典型EBV IM相似。發熱,病程較EBV性IM長,部分患者可超過30天。有咽峽炎,扁桃體充血、腫大、覆蓋假膜。肝脾腫大。腹膜後淋巴結腫大。視力模糊。
(4)Kikuchi-Fujimoto(KF)病   本病是首先由日本人發現的一種壞死性淋巴結炎性疾病。目前在美國、歐洲及亞洲一些地區均有報道。好發年齡為10~60歲,尤以10~40歲多見。臨床表現以快速進展的頸部淋巴結疼痛或無痛性腫大為其典型癥狀,伴咽痛、畏寒肌痛等癥狀。除頸部淋巴結腫大外,鎖骨上、腋下、臂淋巴結也可受累,肝脾腫大少見。病理改變以副皮質區的擴大及淋巴濾泡活化為其特點,副皮質區也可消失,擴大及消失的改變可在同一淋巴結內見到。局竈性壞死也是其特點,但並不是其固有特點。
(5)器官移植後感染   接受心、腎、肝、骨髓移植的一些病例在移植後一段時間HHV-6 IgG抗體可以出現明顯增高。另外研究者曾從移植病例的移植器官、淋巴細胞、巨噬/單核細胞、骨髓、肺組織分離出HHV-6病毒。已經證實,移植後發生的HHV-6感染,其中50%以上為感染再激活。再激活時間在骨髓移植病例平均為移植後80天,範圍39~102天。HHV-6再激活時,臨床上可出現發熱及白細胞減少。骨髓移植後,HHV-6再激活可引發間質性肺炎腦炎。移植後HHV-6感染的再激活可引發對移植器官的排斥。
2.HHV-7感染引起的疾病
雖然流行病學研究證實,HHV-7感染普遍存在,但到目前為止,幼兒急疹是唯一明確的與HHV-7感染存在因果關係的疾病。HHV-7感染引起的其他疾病範圍尚在研究之中。
(1)幼兒急疹(ES)  最近的研究證實,HHV-7感染是引起幼兒急疹的另一病原,可占幼兒急疹病因的10%。由HHV-7感染引起的ES,約30%有既往ES發作史,2次發作間隔幾個月不等。病因學檢查可測到HHV-7 IgM抗體,HHV-7 DNA及HHV-7 IgG抗體恢復期有≥4倍增高,從部分病人可分離到HHV-7。
(2)高熱驚厥與神經系統併發症  當病患出現與幼兒急疹相關的神經系統癥狀時,除考慮HHV-6感染外,還應考慮HHV-7感染的可能性。
(3)其他疾病  除上述疾病外,嬰兒肝炎綜合徵、單核細胞增多症樣疾病、慢性疲勞綜合徵和移植後感染的也可能與HHV-7感染有關,但僅見個例報道。
3.HHV-8感染引起的疾病
(1)卡波濟肉瘤(Kaposis sarcoma,KS)  KS是內皮細胞增生性惡性腫瘤,組織病理學上可出現新生血管等獨特表現。病變可累及皮膚、淋巴結、內臟等。KS可分為4種類型:①Ⅰ型  典型散髮性KS,又稱特髮型皮膚多形性色素沉著性肉瘤,以老年男性多見,好發人群為意大利裔及東歐猶太人種。②Ⅱ型  非洲型KS,流行於非洲中部,以兒童和年輕男性為主,多累及內臟淋巴系統及淋巴結,預後差。③Ⅲ型  醫源性或移植後KS,其發生與移植後長期使用免疫抑製劑有關,臨床表現與Ⅱ型接近,發生率不高。④Ⅳ型  流行性或AIDS相關性KS,40%的艾滋病患者可合併KS,其中95%是同性戀或異性戀。
(2)淋巴系統疾病  ①以體腔為主的淋巴瘤(BCBL) BCBL是1989年後發現的一種發生於艾滋病病人體腔內的淋巴細胞癌,並無固體瘤組織。免疫正常者也可患BCBL,但很少見。BCBL的診斷需考慮流行病學、病理學、基因以及臨床等各方面情況。該病預後差,生存時間為2~6個月。②多發性Castleman病(MCD)  MCD又稱多發性血管濾泡性淋巴增生性疾病,是非典型性多克隆淋巴增生,累及多個淋巴器官,表現為嚴重的多系統受累。MCD與KS疾病關係密切,特別是在艾滋病患者,KS與MCD的關係更密切。在艾滋病相關性MCD患者HHV-8感染的發生率可達100%,這些患者可以合併或不合併KS,在免疫正常的MCD患者,HHV-8的檢出率達40%。這些結果提示HHV-8感染是引起MCD的致病因素。
(3)皮膚疾患  有研究者從增生性和非增生性皮膚疾病的病變組織內檢出了HHV-8 DNA。前者包括棘皮細胞癌(SCC)、紫外線角化症(AK)、Bowen病(BD)、Paget病(PD)等,後者包括:慢性皮炎、局限性硬皮病表皮膿皰等。從BD和SCC的HHV-8檢出率分別為71.4%和50%,AK為33.3%,PD為16.7%,而非增生性皮膚疾患的總檢出率為16.7%。這些結果表明,HHV-8感染與部分增生性及非增生性皮膚疾病有關。

小兒人類皰疹病毒感染檢查

1.病毒分離
病毒分離是HHV-6、7、8型感染的確診方法。由於病毒分離培養費時,不適於早期診斷。
2.病毒抗原的檢測
病毒抗原檢測適於早期診斷,但病毒血症維持時間短,很難做到及時採取標本。目前廣泛採用免疫組化方法檢測細胞和組織內病毒抗原。抗原陽性結果可作為確診的依據。
3.病毒抗體的測定
採用ELISA方法和間接免疫熒光方法測定HHV-6、7、8型IgG、IgM抗體,是目前最常用和最簡便的方法。IgM抗體陽性,高滴度IgG以及恢復期 IgG抗體4倍增高等均可說明HHV-6、7、8感染的存在。
4.病毒核酸檢測
採用核酸雜交方法及PCR方法可以檢測HHV-6、7、8的DNA。由於HHV-6、7、8均存在潛伏感染,因此有時檢測出病毒的DNA,並不能確定處於潛伏狀態或激活狀態。可用定量、半定量PCR來測定DNA的量,來明確是否存在活動性感染。高濃度的病毒DNA提示活動性感染的存在。
5.血象檢查
ES患者的白細胞計數明顯減少,淋巴細胞增高,最高可達90%以上,淋巴細胞包括非典型性淋巴細胞。
6.影像學檢查
X線胸片、心電圖和B超為常規檢查,必要時做腦CT等檢查。

小兒人類皰疹病毒感染診斷

對HHV-6、7、8感染的診斷,應結合臨床表現及多項病因學檢查結果進行綜合判斷。根據臨床表現特點和實驗室檢查,除外細菌等其他感染性疾病即可確診。

小兒人類皰疹病毒感染治療

1.HHV-6感染
原發性HHV-6感染一般不需特殊治療,但如果感染嚴重、危及生命,如發生暴髮型肝炎、移植相關性疾病(間質性肺炎、骨髓抑制)、壞死性Kikuchi-Fujimoto病、慢性疲勞綜合徵伴危及生命表現、艾滋病患者感染HHV-6後病情加劇、中樞神經系統感染癥狀嚴重,則均應考慮使用抗病毒療法。
更昔洛韋和膦酸鈉對HHV-6感染具有療效,特別對HHV-6 B型感染效果較好;齊多夫定、阿昔洛韋則無效。有研究表明,靜脈用免疫球蛋白(IVIg)治療HHV-6感染相關的慢性疲勞綜合徵和多發性淋巴細胞增生取得良好療效。
2.HHV-7感染
有報道西多福韋和膦甲酸鈉對HHV7感染有效。
3.HHV-8感染
更昔洛韋、西多福韋和膦甲酸鈉對HHV-8有抑製作用,需要進一步研究。卡波西肉瘤的治療方法還包括冷凍療法、光療、化療、放療及外科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