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痹

皮痹概述

皮痹,名中醫病證。以局部或全身皮膚進行性腫硬、萎縮,嚴重者可累及臟腑為主要表現的痹病類疾病。出《素問·痹論》。《張氏醫通》捲六:“皮痹者,即寒痹也。邪在皮毛,癮疹風瘡,搔之不痛,初起皮中如蟲行狀。”多因脾腎陽虛,衛不能外固,風寒濕邪乘虛鬱留,經絡氣血痹阻,營衛失調而成。治宜溫經助陽,祛風散寒,調合營衛。

皮痹病因病機

外邪侵襲是皮痹的主要病因,其中以風寒濕邪為主,即所謂“感於三氣則為皮痹”。臟腑失調則是皮痹的內在因素。飲食勞倦損傷脾胃,氣血化源不足,皮膚失榮;先天稟賦不足或房勞傷腎,腎陽虛則皮膚無以溫煦,腎陰虛則皮膚無以濡潤,均能誘發皮痹,或使皮痹加重。外邪留滯皮膚,或氣虛陽虛,使氣血津液運行障礙,進而形成痰濁瘀血,痰濁瘀血阻滯於皮膚是皮痹的繼發因素。總之,外邪侵襲、痰濁瘀血以及氣血陰陽的不足,皮膚之經絡瘀阻,皮膚失養是皮痹的基本病機,其中痰瘀病機常可貫穿本病的始終。

皮痹臨床表現

皮痹是以皮膚浮腫,繼之皮膚變硬、萎縮為主要癥狀,是五體痹之一。皮痹臨床上除有皮膚損害的表現外,還常伴有肌肉、關節及臟腑功能失調的癥狀。本病發病年齡以20~50歲為多,女性多於男性。
本病臨床表現輕重程度有很大差異。輕者皮膚病變局限,皮膚呈片狀、點狀或條狀損害,皮膚顏色呈淡紫色或似象牙色,繼之變硬、萎縮。重者皮膚病變廣泛,四肢、胸頸、面部皮膚均可累及,皮膚堅硬如革,錶面有蠟樣光澤,不能捏起,手指伸屈受限,面無表情,張口不利,眼瞼不和,胸背如裹,後期皮膚萎縮變薄。若累及臟腑可見吞咽困難腹脹納獃、胸悶氣短心悸心痛等症。

皮痹檢查

  檢測抗PM-1抗體、抗Sm抗體、抗核仁抗體、抗心磷脂抗體、抗著絲點抗體、狼瘡細胞類風濕因子淋巴細胞轉化率。

皮痹診斷

皮痹的臨床表現輕重差異很大,皮痹的不同階段表現也殊異。皮痹中晚期臨床癥狀典型,診斷並不困難。皮痹初發,癥狀不典型,診斷有一定困難,需仔細檢查,全面分析,才能確診。
1.本病好發於中青年,女性多於男性。
2.發病前有勞累或觸冒寒濕史。
3.皮損開始多見於手、足、面部,逐漸發展至上肢、頸部或胸背部,亦有首發於胸背部,漸及頸、面部及四肢者,可發於一處,亦可發於多處。皮膚損害呈斑片狀、點狀、條狀。重者皮膚呈瀰漫性損害。
4.皮損的特點:早期可見皮膚水腫,皮緊而硬,皮膚呈淡紅、紫紅、淡黃或蒼白色,繼之皮膚堅硬如革,皮膚緊張而有光澤,或皮膚色暗滯,緊而不能用手捏起。皮痹在手則手指屈伸不利;在面則面無表情、張口困難、眼瞼不合、口唇變薄、鼻尖耳薄、偏側面瘦;在胸則狀如披、緊束如裹等。疾病晚期則皮膚萎縮而薄,毛髮脫落,肌肉消瘦若無,皮膚緊貼於骨。
5.初起可有發熱惡寒頭痛、關節酸痛,其後可見納少腹脹、氣短心悸、月經不調、遺精陽痿等全身癥狀。
6.本病深入臟腑可見各臟腑的病癥,入於肺則見胸悶、氣喘,入於脾胃則見吞咽困難、腹脹嘔吐,入於心則見心悸心痛等。
7.參考指標:實驗室檢查多見抗核抗體陽性,部分患者類風濕因子陽性,免疫球蛋白IgG顯著增高,IgA、IgM也可增高。血沉可明顯增快。皮膚活檢為膠原纖維腫脹或纖維化。累及心者,心電圖可見PR、QRS、QT間期延長,ST段及T波異常。累及消化道者,食道x線檢查可見食管狹窄,或食管下端擴張,食管蠕動減弱或消失。

皮痹辨證施治

1.寒濕痹阻證
證候:皮膚緊張而腫,或略高於正常皮膚;皮膚不溫,肢冷惡寒,遇寒加重,遇熱減輕,膚色淡黃,關節冷痛,肢節屈伸不利,常伴有口淡不渴、舌淡苔白、脈緊等。皮膚緊張略有腫脹、膚冷肢寒、舌淡苔白為本證的辨證要點。治則:祛風散寒,除濕通絡。主方:獨活寄生湯加減。方藥:獨活、羌活、桑寄生、秦艽、川芎、當歸、杭白芍、桂枝、制附片、細辛、絲瓜絡。
若舌苔厚膩濕勝者,加苡仁、蒼術;皮膚晦暗者加丹參;關節疼痛者加威靈仙、海風藤。
2.濕熱痹阻證
證候:皮膚緊張而腫,膚色略紅或紫紅,觸之而熱,或皮膚疼痛。身熱不渴,大便乾,小便短赤,舌紅苔黃厚膩,脈滑數有力。皮膚緊張紅腫而熱、身熱、舌紅苔黃膩是本證的辨證要點。治則:清熱除濕,佐以通絡。主方:二妙丸合宣痹湯加減。方藥:黃柏、蒼術、牛膝、苡仁、苦參、連翹、知母、蠶砂、滑石、甘草。
發熱者加柴胡、黃芩;肢体疼痛者加忍冬藤;口渴加天花粉;舌體暗紅加川芎、丹參。
3.氣血虧虛證
證候:皮膚緊硬,膚色淡黃,局部毛髮稀疏或全無;或皮膚萎縮而薄,肌肉削瘦,肌膚麻木不仁;周身乏力頭暈目眩,聲怯氣短,面色不華,爪甲不榮,唇舌色淡,舌有齒痕,苔薄白,脈沉細無力。皮膚硬而薄、以及全身氣血不足諸症為本證辨證要點。治則:益氣養血,佐以通絡。主方:黃芪桂枝五物湯加減。方藥:黃芪、桂枝、芍藥、當歸、川芎、雞血藤、生薑、大棗。
頭暈目眩者加柴胡、升麻;肌膚麻木者加絲瓜絡;肌肉削瘦明顯加山藥;納少加炒山楂、炒麥芽;不寐加炒棗仁、首烏藤。
4.痰阻血瘀證
證候:皮膚堅硬如革,捏之不起,膚色暗滯,肌肉削瘦,關節疼痛強直或畸形,屈伸不利,胸背緊束,轉側仰俯不便,吞咽困難,胸痹心痛,婦女月經不調,舌質暗,有瘀斑、瘀點,苔厚膩,脈滑細。皮膚堅硬如革、捏之不起、膚色暗滯、舌暗等為本證辨證要點。治則:活血化瘀,祛痰通絡。主方:身痛逐瘀湯合二陳湯加減。方藥:地龍、穿山甲、丹參、桃仁、紅花、川芎、當歸、羌活、陳皮、半夏、浙貝母。
關節痛甚加用青風藤;肢冷膚寒者加制附片、桂枝;肌肉削瘦者加黃芪、山藥;吞咽困難者加蘇梗、枳殼;胸痹心痛加薤白、元胡。
5.脾腎陽虛證
證候:皮膚堅硬,皮薄如紙,肌肉削瘦,精神倦怠,毛髮脫落,肢冷形寒,面色晄白,腹痛泄瀉腰膝酸軟,舌質淡,舌體胖,苔白脈沉細無力。皮膚堅硬而薄、肌肉削瘦、肢冷膚寒是本證的辨證要點。治則:補益脾腎,溫陽散寒。主方:右歸飲合理中湯加減。方藥:熟地、山萸肉、山藥、制附片、肉桂、乾薑、黨參、白術、枸杞子、鹿角霜、巴戟天、淫羊藿。
肌肉削瘦明顯者加黃芪、當歸;皮膚顏色暗滯,或舌暗有瘀斑者,加赤芍、丹參;納少者加炒山楂;大便溏瀉者加苡仁、蓮子肉;腹脹者加厚樸、木香;關節痛甚者加烏梢蛇、威靈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