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作性睡病

發作性睡病概述

發作性睡病即Gelincau綜合徵,又稱Navcolepsy綜合徵、Westphl-Gelineausches綜合徵、Gelineau-Redliehsches綜合徵等。其臨床四聯徵為發作性睡眠、猝倒、睡眠癱瘓和入睡前幻覺。
關於發作性睡病的發病率研究相對較少。一項在美國尼蘇達州進行的調查研究中,報道了發作性睡病的發病率為1.37/10000/年,其發病率在20多歲時最高,隨後遞減。發病年齡可以從幼童時期到五十多歲各異,其中大約90%在25歲左右發病,期間存在兩個高峰,較大的一個是在15歲左右,而另一個則在36歲左右。亦有報道稱本病發病年齡10~30歲,5歲前發病少見。且根據本病發於青春期前後的不同,可將發作性睡病分為早髮型與遲髮型。

發作性睡病病因

本病發病與遺傳因素具有相關性,有研究指出一級親屬發生髮作性睡病的猝倒危險度為1%~2%,比同類人群高10~40倍;另一項報道同卵雙生的16對人群的文獻中,發現只有4對為同時患病。雖然遺傳基因對發作性睡病的發生很重要,但是也有報道環境因素在疾病發生中有重要作用,但其可能的具體的環境因素至今尚不很明確。提到較多的因素有頭部外傷、突然的睡眠習慣改變或各種感染。本病在不同國家及地區呈現不同的患病率,這些差異可能是由於不同診斷標準和研究設計的差異。發病年齡趨於年輕化,且男性居多。

發作性睡病臨床表現

發作性睡病是指於白天出現不可剋制的發作性短暫性睡眠,臨床伴有猝倒發生、睡眠癱瘓和入睡前幻覺,如果以上四種癥狀均存在時稱為發作性睡病四聯症。在四聯症之外還可見一些心理、肥胖等其他癥狀。
1.嗜睡發作
發作性睡病的患者大多數都有白天睡眠突然發作現象,其特征是反覆發作的多次打盹、小睡或短時間的睡眠間隔(常少於1小時)。其多在單調靜態的情境下表現最為顯著,常隱匿性發展,導致不可抗拒的日間瞌睡。患者經常處於覺醒水平低落的狀態,下午加重,飯後或溫暖環境中尤其容易發生,每次發作時間至少數秒至數小時,一般十幾分鐘可以喚醒,一日可以發作數次,有時患者通過強迫自己剋服睡意,嘗試集中註意力以保持覺醒,但最終常不能對抗繼續出現的複發性睡眠發作。
該病睡眠時有的可被運動或情感的波動所緩解,然而,與正常人疲勞時的睡眠不同,它不能被充分的睡眠完全解除。有時患者自述不知道在短暫的睡眠發作後自己曾經入睡過,或將夢境混為事實。在過度睡眠周期中,短時間的小睡(10~30分鐘)即可恢復精神的表現,較其他白天過度睡眠性疾病更具特殊性,這種小睡後的倍感精神具有重要的診斷價值。患者可以表現為睡眠發作中可繼續原先的動作,但是不能執行新的任務或者回答覆雜的問題,突然的無意義的一句話能終止發作,但患者對這段幾乎沒有記憶。這種癥狀也十分常見,約有50%的患者中有這種經歷,它是本病致殘致傷的主要原因。發作性睡病患者經常伴有學習問題和註意力受損,但神經心理測試一般正常。
2.猝倒症
猝倒是發作性睡病的特征性癥狀,其對發作性睡病的診斷重要性早已被認識。猝倒被定義為一種短暫突發的肌肉無力,多由情緒因素誘發,多數為興奮情緒如大笑,少數為低落情緒如生氣。抗重力肌肉幾乎都會被受累,導致患者進行性的癱倒,呼吸和眼部肌肉不受影響。典型患者在發作開始時神志清楚,但是可能經歷視力模糊或眼瞼下垂,常為雙側性,持續數秒,然後膝蓋彎曲、頭部下垂、額下垂或上臂無力。經常還伴隨言語含糊和緘默。在部分病例肌肉的無力發作可能持續到幾分鐘。發作性睡病的猝倒發作常出現於EDs(白天過度嗜眠)出現數月至數年後。
3.睡眠癱瘓
睡眠癱瘓占所有患者的20%~50%,通常與入睡前幻覺伴隨。睡眠癱瘓被定義為睡眠剛開始或睡眠結束後持續數秒或數分鐘的一種簡短地無力進行隨意運動的情形。這種發作通常可被輕微刺激所終止,如別人觸及肢体或者同患者講話時就能終止發作,此時患者意識雖然清醒,但全身無力或者不能活動,少數患者在清醒後、努力掙扎後仍可持續數分鐘。此癥狀多會引起患者的恐懼感,特別是在首次出現時。這種恐懼的感覺體驗往往因為睡眠癱瘓常和睡前幻覺同時出現而使之強化。
4.入睡前幻覺
發作性睡病患者經常在入睡時或將醒時存在異常的聽覺或視覺感知。即從睡眠到覺醒之間轉換過程中的幻覺,這些幻覺經歷往往是不愉快的,典型的伴有恐懼感和威脅感。發生於睡眠開始時稱睡前幻覺,發生於覺醒時稱半醒幻覺。幻覺通常包含視、聽和觸覺的成分,常是複雜的、生動的和夢一樣的經歷,也可能伴隨猝倒和睡眠癱瘓發作,但對外界環境的意識通常存在。

發作性睡病檢查

1.多次睡眠潛伏期試驗。
2.醒覺維持試驗。
3.多導睡眠監測。
4.人類白細胞抗原(HLA)分型。
5.磁共振成像
6.情緒評估。
7.認知功能評估。

發作性睡病診斷

自2005年頒佈的國際睡眠障礙分類第二版(ICsD-2),目前多用此標準。其將發作性睡病分為猝倒的發作性睡病、無猝倒的發作性睡病和繼發性發作性睡病三類。其診斷標準如下:
1.有猝倒的發作性睡病
(1)患者主訴日間過度嗜睡,幾乎每天發生,至少持續3個月。
(2)有明確的猝倒史,猝倒被定義為情感誘發的突然動作的一過性肌張力喪失。
(3)此類患者的診斷應盡可能經過複合性睡眠潛伏期試驗(MsLT)及隨後的夜間多導睡眠檢測證實。MLST(多次睡眠潛伏試驗)的平均睡眠潛伏期8分鐘,且經過充足的睡眠(至少6小時)後,次日MLST可見兩次或兩次以上的睡眠始發的REM(快動眼)睡眠。
(4)過度嗜睡難以通過其他睡眠障礙、精神神經疾病、藥物濫用或依賴來解釋。
2.不伴猝倒的發作性睡病
(1)患者主訴日間過度嗜睡,幾乎每天發生,至少持續3個月。
(2)無猝倒發作或僅有可疑或不典型的發作。
(3)此類患者的診斷應盡可能經過MSLT及隨後的夜間多導睡眠檢測證實。MSLT的平均睡眠潛伏期8分鐘,且經過充足睡眠(至少6小時)後,次日MLST可見兩次或兩次以上的睡眠始發的REM睡眠。
(4)過度嗜睡難以通過其他睡眠障礙、精神神經疾病、藥物濫用或過度依賴來解釋。
3.繼發性發作性睡病
(1)患者主訴日間過度嗜睡,幾乎每天發生,至少持續3個月。至少能觀察到下述一項:①有明確的猝倒史,猝倒被定義為由情感誘發的突然發作的一過性肌張力喪失。②若無猝倒或發作不典型,則夜間多導睡眠檢測及隨後的MSLT的平均睡眠潛伏期小於8分鐘,且經過充足睡眠(至少6小時)後,次日MLST可見兩次或兩次以上的睡眠始發的REM睡眠。③患者在非昏迷狀態下,腦脊液的下丘腦分泌素小於110Pg/ml或正常值的30%。
(2)有明確的基礎疾病或神經疾病可解釋日間過度睡眠。
(3)其他睡眠障礙、精神疾病、用藥或物質依賴難以解釋過度嗜睡。

發作性睡病治療

適當選用中樞興奮劑或擬交感神經藥物,如哌甲酯或反苯環丙胺或麻黃鹼。伴有猝倒發作者,可用鹽酸丙米嗪,有一定療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