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肥大症

乳房肥大症概述

乳房肥大症,即巨乳症。是指由於乳房過度發育所導致的體積過度增大,超過體重的3%,與人體各部分比例明顯失調[1]。可伴有肩背酸痛、濕疹、體型臃腫等癥狀。其發病原因可能是由於乳腺組織對激素敏感性增加和(或)血液中激素水平增高[2],具體的發病原因及發病機制尚未明確。巨乳症為良性乳腺組織增生,多為雙側,也可為單側,目前主要採取手術治療。

乳房肥大症病因

乳房肥大症的病因尚未明確,部分可能的原因簡述如下。
1.原因不明
無明顯原因所致乳房肥大。
2.遺傳
部分青春型乳房肥大症患者有家族遺傳傾向。
3.肥胖
有研究表明對於體重指數>30kg/m2乳房肥大症患者,乳房的過度增長與患者體重有一定的關聯。通過體重控制,部分患者肥大乳房的體積可以縮小到一定程度。而體重指數<30 kg/m2的患者,乳房體積與體重缺乏相關性[3]。
4.圍妊娠期激素波動
妊娠期乳腺組織對催乳素、孕激素出現高反應性,妊娠相關的乳房肥大症可能與體內激素波動相關[3]。
5.藥物
某些病例報道提示服用或接觸某些藥物,也可能導致乳房肥大,如青黴素胺、環孢霉素、丙硫硫胺、蛋白酶抑製劑、糖皮質激素等[4,5]。
6.其他疾病
乳房肥大可作為其他疾病的癥狀之一,如重症肌無力、慢性關節炎橋本甲狀腺炎、多缺陷綜合徵等[3,6]。
7.激素或生活方式
環境雌激素或不健康的生活方式[7]。

乳房肥大症臨床表現

1.典型癥狀
乳房輕度或中度增大,一般並無不適或癥狀輕微;中度或極度增大,乳房飽滿沉重,皮膚緊張,可造成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胸部有壓迫感,常伴有慢性乳腺炎和疼痛。因肥大乳房的墜積,牽拉胸罩肩帶勒壓雙肩部,可以產生酸痛沉重的癥狀,乳房下皺襞因受汗液浸漬和皮膚間斷摩擦易於糜爛破潰並繼發感染,夏季尤甚。為保持身體軸線的均衡,長期姿勢代償,可導致脊柱畸形和頸椎關節炎[8]。青春型乳房肥大的典型表現是在6個月內乳房迅速增大,此後緩慢增大。部分青少年女性乳房緩慢增大,可伴有乳頭的增生,重度青春型乳房肥大可能伴有陰蒂增生。妊娠相關乳房肥大多發生於妊娠開始時或者孕16~20周,如果乳房肥大發生於生育後,可能會影響泌乳功能[9]。
2.分類與分度
(1)分類   目前對肥大乳房的分類尚無統一的標準。根據病理及臨床癥狀可分為乳腺過度增生性乳房肥大、肥胖型乳房肥大、青春型乳房肥大。而根據病因學大致可分為:不明原因而自發起病、內分激素刺激和藥物誘發引起[10] 。
(2)分度   根據乳房肥大及乳房下垂的程度,可分為輕度肥大下垂(乳頭下降1~7cm,切除的乳房組織量<200g)、中度肥大下垂(乳頭下降7.1~12cm,切除的乳房組織量200~500g)、重度肥大下垂(乳頭下降>12.1cm,切除的乳房組織量>501g)[10]。亦有許多作者根據乳房的體積大小將其分為輕度(400~600ml)、中度(600~800ml)及重度(800~1000ml)乳房肥大和巨乳症(體積大於1000ml),但此類分度方法對臨床指導意義有限。

乳房肥大症檢查

乳房肥大症主要依靠癥狀診斷。若採取手術治療,術前需完善以下輔助檢查:
1.乳房及全身體格檢查
完善全身體格檢查,排除心腦血管、肝腎功能等慢性疾病。由乳腺外科大夫完善乳房常規體格檢查。
2.乳腺超聲或者鉬靶檢測
排除乳腺其他疾病,以免誤診或漏診。
3.術前常規檢查
血常規、血生化、感染四項、凝血功能、心電圖、胸片等。
4.術後病理檢查
明確乳腺的性質,篩檢性病變。

乳房肥大症診斷

依據臨床癥狀完成診斷。

乳房肥大症鑒別診斷

乳房肥大症,尤其單側乳房肥大症需與乳房惡性腫瘤、乳腺纖維瘤及纖維肉瘤等相鑒別,以免誤診漏診。

乳房肥大症治療

乳房肥大症的治療以外科治療為主,非手術治療較少能夠產生療效。
1.保守治療
針對與體重相關的乳房肥大症,體重控制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乳房體積。
2.藥物治療
某些學者報道激素調節劑如他莫昔芬、孕酮等在青少年乳房肥大症中可起到一定的作用。然而療效並不確切。該類藥物亦可應用於術後的預防[7,9]。
3.手術治療
保守治療及藥物治療作用有限,乳房縮小整形術作為乳房肥大症的根本治療措施,可以有效地緩解患者生理及心理上的壓力,術後滿意度較高,是乳房肥大症的一線治療方案[11]。乳房縮小術的手術方法很多,較為經典的有倒T型切口乳房縮小整形術、垂直切口上蒂法乳房縮小整形術、環乳暈切口中央蒂乳房縮小整形術、L型切口乳房縮小整形術,等[12]。
乳房肥大症除了產生身體的癥狀重要的是對心理及社交活動的影響。因此,對患有乳房肥大症的患者,尤其是伴有臨床癥狀時,建議手術治療。
參考資料
[1] Dafydd H, Roehl KR, Phillips LG, Dancey A, Peart F.  Shokrollahi, K. Redefining gigantomastia.  Journal of Plastic, Reconstructive & Aesthetic Surgery, 2011.  64(2):307–313.
[2] Ohlsén L, Ericsson O, Beausang-Linder M.  Rapid, massive and unphysiological breast enlargement.  European Journal of Plastic Surgery ,1996.  19(6): 160–163.
[3] Dancey A, et al.  Gigantomastia--a classification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 Plast Reconstr Aesthet Surg, 2008.  61(5): 493-502.
[4] Sakai Y, et al.  Gigantomastia induced by bucillamine. Ann Plast Surg, 2002.  49(2): 193-195.
[5] Troccola A, et al.  Cortisone-induced gigantomastia during chemotherapy.  G Chir, 2011.  32(5): 266-269.
[6] Sood A, et al.  A patient with congenital hypertrichosis, gum hyperplasia and macromastia.  J Pediatr Endocrinol Metab, 2000.  13(5): 561-563.
[7] Denzer C, et al.  Pubertal development in obese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t J Obes (Lond), 2007.  31(10): 509-1519.
[8] 朱洪蔭主編. 中國醫學百科全書——整形外科學: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07:116
[9] Casciola, Cheri(June–July 2005).  Gigantomastia.  Leaven(Chandler, Arizona) 41(3): 62–63.  Retrieved October 26, 2009.
[10] 楊艷清,孫家明.  女性乳房肥大的病因學研究進展.  中華整形外科雜誌, 2011. 27(5): 398-400. 
[11] Hoppe IC, et al.  Virginal mammary hypertrophy: a meta-analysis and treatment algorithm.  Plast Reconstr Surg, 2011.  127(6):2224-2231.
[12] 王煒主編. 整形外科學:浙江科學技術出版社,2007: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