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性高血壓

假性高血壓概述

假性高血壓是指用普通袖帶測壓法所測血壓值高於經動脈穿刺直接測的血壓值。2013年歐洲高血壓指南提出,假性高血壓是指由於嚴重的動脈硬化阻礙了肱動脈的壓縮,使得血壓測值假性升高的現象,這在老年人中,尤其是在動脈嚴重鈣化的老年人中較常見。
迄今為止,對假性高血壓的流行病學研究尚較少,研究例數也有限,各研究對假性高血壓的界定並不統一,因此假性高血壓的流行病學目前仍不明確。

假性高血壓病因

1.生理因素
直接測量上肢血壓和同時測量主動脈的血壓明顯不同,外周的SBP較高而DBP較低。這種由近端至遠端進行性變化與脈搏波反射強度和時程有關。
2.技術因素
無論是動脈穿刺直接測壓或袖帶法測量肱動脈血壓,其準確性均會收到一些技術細節的限制。許多研究發現袖帶測壓會高估血壓值。SBP、DBP分別高出約5mmHg和5~10mmHg。
3.袖帶充氣高血壓的發生原理
袖帶充氣高血壓是指在袖帶充氣時血壓上升,這種現象是由神經介導的,只在少數人中出現,具體機制不明。

假性高血壓病理生理

假性高血壓多見老年、尿毒症糖尿病、嚴重動脈硬化的患者,是由於肱動脈內膜增厚、硬化,偶爾是由於包裹性纖維化,造成動脈壁“嚴重的緊扣性壓力”,引起相關的聽診讀數錯誤造成收縮期假性高血壓。 
舒張期假性高血壓的發生機制是由於袖帶壓力還未達到動脈內DBP時,柯氏音提前消失。這是由於柯氏音的產生和動脈壁“鬆弛擺動”有關,如果動脈壁硬度增加會減少機械刺激引起的這種擺動,那麼袖帶放氣時,在較高的壓力下動脈壁擺動即會中止,從而造成聽診法測得的DBP高於動脈內DBP。

假性高血壓臨床表現

假性高血壓在臨床上分為三種類型:
1.收縮期假性高血壓
如上所述,“嚴重的緊扣性壓力”可能造成聽診讀數錯誤長生收縮期假性高血壓。此外,動脈壁增厚如門克伯格動脈中膜鈣化性硬化症也可產生之,甚至由於肱動脈的不可壓縮性而無法用水銀血壓計測量血壓,常見於老年人。
值得註意的是,部分青少年也表現為單純收縮期高血壓,多為男性,身高較高,不吸煙,愛運動,中心動脈壓與肱動脈壓的差值高於正常血壓對照組。這種現象曾一度認為具有良好的預後,但隨著研究規模擴大,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這部分患者無論肱動脈壓或是中心動脈壓均升高,其心血管風險會高於正常血壓對照,但還需長期隨訪研究進一步證實。
2.舒張期假性高血壓  
通常認為DBP聽診標準是柯氏音消失,舒張期假性高血壓為柯氏音提前消失。1993年的醫學儀器進展協會評價了5項研究,對比袖帶肱動脈壓和血壓金標準肱動脈內壓發現:對於收縮壓,動脈內壓高於聽診血壓3~4mmHg,然而對於舒張壓聽診血壓高於動脈內壓約10mmHg。
3.袖帶充氣高血壓  
在袖帶充氣時血壓上升,這種現象只在少數病人中出現。 

假性高血壓檢查

1.Osler手法袖帶法測壓時,當袖帶測壓超過患者SBP時,如能清楚捫到患者橈動脈或肱動脈,則為Osler手法陽性,反之為陰性。65%Osler手法陽性的患者袖帶DBP比經動脈測壓高10mmHg。在老年人中相當常見,且有隨年齡增加而增加的趨勢,Osler手法敏感性及特異性均較差。
2.自動次聲血壓探測儀能較好的反映動脈內血壓。一項研究提示,如果次聲血壓檢測儀和標準聽診測量的血壓DBP無差異,則可排除舒張期假性高血壓的診斷。
3.直接測壓法採用導管插入動脈內直接測量主動脈血壓,這一有創檢查不適合日常醫療工作和臨床試驗,但卻是診斷假性高血壓的金指標。目前導管頂端有一個很小的探頭,可以直接插入肱動脈進行測量。
4.測量中心動脈壓將脈波傳感器對準橈動脈搏動明顯點,收集30秒的脈搏波圖形,同時記錄肱動脈血壓,中心動脈壓檢測裝置可自動計算並顯示出中心動脈壓。
5.血管造影示前臂動脈鈣化。

假性高血壓診斷

1.臨床診斷思路  
假性高血壓多見於老年、尿毒症、糖尿病、嚴重動脈硬化的患者,當高血壓患者出現降壓藥物治療無效及長期高血壓或嚴重高血壓而缺乏靶器官損害時,特別是老年、脈壓較大的病人,要高度懷疑假性高血壓,結合無創性中心動脈壓檢測可初步做出診斷。 
2.診斷標準  
最終診斷假性高血壓需要經動脈內測壓的同時進行袖帶測壓。2010年中國高血壓防治指南指出:假性高血壓為袖帶法所測血壓值高於動脈內測壓值的現象,收縮壓(SBP)高≥10mmHg或舒張壓(DBP)高≥15mmHg。

假性高血壓治療

假性高血壓的治療應根據患者的臨床情況決定。部分患者由於動脈僵硬度增加,心血管事件的風險是升高的,臟器的血管也有動脈硬化,因此常伴有臟器供血不足。因此,診斷假性高血壓不代表治療與否,而應該發現適宜的治療人群及降壓目標。如降壓J型曲線的存在很可能是由於根據袖帶法測量的血壓值調整目標值,而導致過度降壓,由此出現嚴重併發症。因此假性高血壓患者在未確定合理的降壓目標前不宜貿然進行降壓治療,確診後應同時評估動脈硬化和臟器供血不足,針對動脈硬化的易患因素進行綜合干預,監控血壓,從而保護腦、心、腎等重要臟器的功能。

假性高血壓預防

當高血壓患者出現降壓藥物治療無效及長期高血壓或懷疑嚴重高血壓而缺乏靶器官損害時,要警惕假性高血壓的可能,應進一步進行相關的檢查,以便早期確診。